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警察:“那是她事先用钱从古董店抵押借出的物品,古董店老板都是被她用钱收买,来配合她的。”

    “顺便告诉你,就是给你父亲打电话的朋友,也被她们收买了,所以才会故意和你父亲又提起你孩子的由来,就是为了引你发火,给她挑拨你们夫妻,达到骗你上当的目的。”

    郑子航更加惊讶:“什么?!连他们都是一起在骗我?!”

    警察点头:“幸亏之前报案的人提供了她的体貌特征,我们一直在暗中展开追捕,这次才能及时将她抓获,避免了你的损失。”

    “行了,该跟你核实记录的,都已经完事了,你可以带着你的钱回去了,以后可千万别在随便投入感情,轻易相信别人了。”

    郑子航依然处于懵懂状态,只是茫然地点着头,从警察手中接过了自己的皮包……

    郑子航在警察的陪同下向外走去,当他经过走廊的牢房时候,看到温玉玲被关押在里面。

    郑子航依然带着几分期许地看着温玉玲,似乎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文学

    温玉玲冷冷地:“你还看着我干嘛?”

    郑子航有些迟疑地:“警察说的都是真的,你接触我,真的只是为了我的钱?!”

    温玉玲冷笑:“不然呢?!你还以为我真会喜欢你?笑话!就你这样的,给我提鞋都不配!”

    郑子航看着温玉玲完全变了一副嘴脸,愤恨生气地怒骂着:“骗子,你这个骗子!”

    温玉玲笑着:“没错,我就是骗子,也得有你这种傻子甘心被我骗才行!哈哈……”

    温玉玲得意张狂地大笑着。

    郑子航愤怒了,大声地怒骂着:“骗子,不知廉耻的骗子!”

    温玉玲却不理她,依然大笑着。

    警察不让郑子航再继续谩骂,一边喝止狂笑的温玉玲,一边催促着郑子航离开。

    郑子航怒视着温玉玲,继续骂着被警察推着离开……

    郑子航满脸愤恨地走在街道上,他的眼前不断浮现着李梦洁和父亲装病哄他的样子,以及温玉玲最后狂笑的样子。

    郑子航愤恨地不停地叨念着:“骗子,都是骗子!”

    街道的另一端,周鹤鸣和崔丽神色匆匆地走来,与郑子航擦肩而过。

    周鹤鸣忽然意识到什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郑子航。

    崔丽关切地询问:“鹤鸣,怎么了?!”

    周鹤鸣仔细地观察着郑子航,嘀咕着:这个人的状态很奇怪,我很担心他遇到什么麻烦,会去超能交易所交易。”

    崔丽不以为然地:“遇到麻烦的人多了,你凭什么说他就会去超能交易所?”

    周鹤鸣轻轻摇头:“直觉,不管怎么样,跟上去看看。”

    周鹤鸣和崔丽加快脚步跟上郑子航。

    郑子航家客厅。

    餐桌上摆满了各式菜肴,李梦洁紧急地在餐桌边等候着。

    房门响起,李梦洁赶忙起身迎向门口,看到是郑子航进来,赶忙殷勤地上前,从鞋柜里帮郑子航拿着拖鞋:“子航,回来了,饭我都做好了,赶紧吃饭吧。”

    郑子航回避着李梦洁:“你别忙活了,我没心情吃饭。我想和你谈谈。”

    李梦洁连声答应着:“好,谈,咱们坐下谈。”

    郑子航不理李梦洁,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李梦洁赶忙跟了上去,到了沙发前,却不敢坐下,恭敬地站着。

    郑子航:“你坐下吧,我希望我们两个心平气和的,平等的进行这次谈话。”

    李梦洁迟疑着:“我犯了错,哪儿敢坐呀,你说要怎么惩罚我,咱们就直接来吧。”

    郑子航:“我说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李梦洁这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郑子航的对面。

    郑子航看着李梦洁,很严肃地:“梦洁,我们离婚吧。”

    李梦洁吓得立刻站了起来:“子航,你别吓唬我行吗?我现在怀孕呢,我经受不起这样的惊吓。我的错,我任打认罚,我现在就开始处罚自己。”

    李梦洁说着,从沙发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搓衣板,就要往下跪。

    郑子航认真地:“我没有吓唬你,我说的每句话都是认真的。”

    李梦洁惶恐地:“子航,就因为我和公公串通骗了你,你就真要跟我离婚,不至于吧?前段日子,你不是还说,以后我们要好好踏实过日子吗?!我错了,我向你发誓保证,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

    郑子航看着李梦洁:“李梦洁,我要跟你离婚,和你这次的行为有关系,但不完全是因为这个,主要是前段时间,我真的对你投入了感情,却遭到了欺骗。我心里真的无法接受和一个欺骗过我的妻子在一起生活。”

    李梦洁苦苦哀求地:“子航,我真的错了,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再说离婚这俩字好不好,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你知道,我绝对不是有意的要算计你,我就是太想要个孩子了。”

    郑子航看着李梦洁:“行,我相信你不是故意要算计我。那我问你,你到底是在意我还是在意孩子?!”

    李梦洁:“我都在意,走在意。”

    郑子航有些动怒了:“少跟我说什么都在意。今天,你必须在我和孩子之间做个选择,要想不离婚,可以,明天就找人把孩子拿掉。”

    李梦洁着急:“哎呀,子航,这个时候怎么能拿掉孩子呀,公公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郑子航:“那是我不知道这孩子是你算计我的结果,现在知道了,我就必须要让你受到惩罚。”

    李梦洁狡辩地:“可问题是,打孩子不光我受惩罚,是让公公也受惩罚呀,你知道他有多盼望这个孩子呀,要是现在让他知道孩子没了,他哪儿承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呀?!”

    郑子航愤怒地:“就算被人指责忤逆不孝,我也坚决不要这个你算计我而来的孩子。我必须得知道,你到底更在意谁!”

    李梦洁苦苦哀求:“子航,你别生气了,我求求你了。你说,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留下孩子?!”

    郑子航认真地:“除非生下孩子,咱们就离婚。”

    李梦洁看着郑子航愣住了:“非要这样选吗?”

    郑子航认真地:“对,这是唯一可以留下这个孩子的条件。”

    李梦洁看着郑子航,沉吟片刻,终于抬起头:“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生下孩子,我跟你离婚!”

    郑子航听到李梦洁的话一下愣住:“你,你真要为这个孩子和我离婚?!”

    李梦洁含泪地:“反正这孩子是郑家的骨肉,我这样做,也对得起公公和你对我的百般照顾。”

    李梦洁说完,眼泪落下,她转身冲出了房门。

    看着李梦洁略显臃肿且摇晃的身体,郑子航的心里微微一动,想要开口阻拦,最终还是没有喊出口,看着李梦洁跑了出去。

    郑子航的怒气慢慢消散,他的眼前闪现出了前段时间和李梦洁恩爱相处的情景,他有些懊悔地站了起来,快速开门冲了出去,高声地呼喊着:“梦洁,梦洁……”

    然而,四周一片寂静,却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郑子航开始着急起来,快步地向外跑去,边跑边高声呼喊着:“梦洁……”

    李梦洁独自失落地走在街道上。

    李梦洁无比委屈哀怨地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她明白,郑子航是下定决心要跟她分开了,可难道她真的要等到孩子出世,就要和他离婚,才能把孩子保住吗?

    李梦洁想要坐在旁边的长椅,却感觉口袋里有东西咯到了自己,她伸手入兜,掏出来的却是超能交易所的名片。

    李梦洁看着名片,想起了江离给他名片时的情景,嘀咕着:难道这个超能交易所,真的能帮我解决眼前的问题……

    李梦洁手中的名片放射出了光芒……

    一只手忽然从旁边伸出,从李梦洁的手里抢走了超能交易所的名片。

    郑子航诧异地抬头,看到面前站立的是周鹤鸣和崔丽。

    李梦洁诧异地:“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周鹤鸣看着手里的名片恢复正常,才对李梦洁:“你是要去超能交易所吗?!”

    李梦洁苦恼无奈地:我丈夫说,如果不把孩子打掉,就要和我离婚,我真的没有办法了。超能交易所可以实现我的愿望,我必须要去试试,我要挽救我的婚姻和孩子。

    崔丽急切地:超能交易所的目的是要收取人类的情感,你就算去了,也不见得可以挽救得了,也许还会让你和家人丢掉现在的东西。

    李梦洁咬牙思索着:就算是这样,我也必须试试,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李梦洁猛地冲向周鹤鸣,抓住他的手腕,抢回了名片,重新抓在手中,大声地念着:“超能交易所,快来接我吧!

    周鹤鸣着急地想要阻拦,可看着李梦洁怀孕的身体,又不敢过分接触,只能劝说着:你别去,你会后悔的!”

    李梦洁却根本不听周鹤鸣的劝说,还在大声呼喊着……

    超能交易所会客大厅里,预约墙上出现了李梦洁的名字。

    崔丽赶忙拉扯周鹤鸣:“我们没有穿铠甲,会被认出来,快走!”

    周鹤鸣无奈地被崔丽拉拽着离开。

    红光出现,几名美艳少年出现,随后消失。

    周鹤鸣看着眼前空空的街道,懊恼无比。

    崔丽也只能无奈地站在周鹤鸣的旁边……

    李梦洁走进灯光昏暗的会客室,她猜测地看着面前的情景。

    南笙坐在宝座前,江离站在南笙的旁边。

    李梦洁看着江离:“是你?!”

    江离保持平静地:“李小姐,欢迎你来到超能交易所。”

    李梦洁试探地:“这里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吗?”

    南笙点头,替江离回答:“只要你用超能或者我们需要的天赋来交易,必偿所愿!”

    李梦洁着急地:“子航现在逼着我,要去打掉孩子,不然就跟我离婚,你们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

    南笙:“这完全属于你和你丈夫之间的家庭纠纷,你们应该协商解决,你确定要交易来处理吗?!”

    李梦洁一脸为难地:“唉,你们二位有所不知,我真的是非常爱我的丈夫,从来没有对他大声说过话,更没有违拗过他的话。”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喜欢我,对我不满意。这次为了让他能和我在一起,我又用了一些不正当的方法,他现在在气头上,我怎么哀求也是没有用的。”

    江离奚落着李梦洁:既然你也知道你丈夫不喜欢你,分开未必是坏事,你又何必非要强求呢?!

    李梦洁摇头:“不,不,你根本理解不了,虽然子航对我不在意,可我却是已经深爱他很多年了……”

    李梦洁讲述着:“我很小的时候,我爹就过世了。我娘和家里所有的人就都特别的宠爱我。我只要一撒娇发嗲,她们就什么都答应我。”

    “慢慢地,我也就变成了无论要做什么,都很任性,都要先撒娇和发嗲……”

    “可到了学校,我的撒娇发嗲,就完全没用,尤其是被人欺负的时候。直到有一次,子航出现帮了我。”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0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