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接5个客人的感受|笔趣阁 里面插着笔写作业

  李梦洁愣住:“我对子航的爱?!”

    南笙点头:“这是你的执着,也是你唯一的天赋。交易完成以后,你和郑子航会一直维持着婚姻关系,他也不会再要求你去打掉孩子。”

    “但从此以后,你和他之间再不会有爱情,只有夫妻之名,彼此都无法再感受到对方的关爱,你能接受吗?!”

    李梦洁听着南笙提出的条件,一下子愣住……

    李梦洁一脸为难地看着南笙:“用别的东西来交易不行吗?!”

    南笙轻轻摇头:“这是你可以实现愿望的唯一可能。你也不必太纠结,如果你现在无法决定,还是先回去想清楚再说吧。”

    李梦洁看着南笙和江离,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街边。

 文学

    崔丽看着身边一脸懊恼的周鹤鸣劝说着:“鹤鸣,她那么坚持,咱们是根本不可能拦得住的,她现在到了超能交易所,肯定是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完成交易,我们留在这里,是毫无意义的,还是先回去吧。”

    周鹤鸣眉头紧锁:“我明白。看来,我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我以为只要速度够快,能赶在超能交易所的人来接之前,阻拦住交易者就可以。”

    “却忽略了交易者自身的强烈欲望,不是我们靠几句话就可以改变。我们真的应该回去好好想想,要怎么做,才能真正的改变交易者的欲望,让他们放弃和超能交易所的交易。”

    崔丽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周鹤鸣无奈和崔丽一起离开。

    伴随着一道红光闪过,李梦洁回到了郑家大门外,她颓然地看着面前的家门。

    李梦洁痛苦地想着,为什么会这样?我找到了超能交易所,可还是要面临痛苦的选择,无论是子航还是我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所深爱的,我谁都不想也不能放弃。

    可是,如果仅仅为了保住婚姻和家庭,却和子航之间却再无爱情,那对我,对子航,甚至将来对孩子,都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我到底该怎么办?!

    李梦洁双手抱头,痛苦地低下了头……

    卧室房门被推开,李梦洁颓然地走进,却发现卧室里黑着灯,他疑惑地将灯打开,小心地喊着:“子航,老公……”

    屋里却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李梦洁露出疑惑地神情。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忽然响起,李梦洁赶忙接起:“喂,哪位?!”

    电话里传出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丈夫现在在我们手里,想让他平安无事,就听我们的安排!”

    李梦洁听到电话里的话,烦躁但依然娇滴滴:“你到底谁呀,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一个废旧仓库内。

    郑子航被绳索捆绑,他的身边还有四个男人看护着。

    他的嘴上被贴上了胶带,只能使劲发出“呜呜”的声音。

    温玉玲冷冷地坐在旁边看着他。

    绑匪头目拿着电话:“你要觉得我是开玩笑,你现在就挂电话,我马上就把你老公撕票!”

    李梦洁慌张地:“别,别,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你让我和子航说话!”

    打电话的绑匪对李梦洁厉声地:“放心,盗亦有道,我们只谋财,不害命。不许报警。两小时之内不带钱到地方,或者是报警,又或者有其他人跟你一起来,我都会撕票。”

    “要不要你丈夫的命,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梦洁着急地:“你先让我跟我丈夫说话。”

    温玉玲撕开郑子航嘴上的胶带:“说话。”

    郑子航着急地:“梦洁……”

    他才只喊出一个词,马上又被堵住了嘴。

    温玉玲抢过电话:“钱送来,以后你们想说多少都行。只要你准备好五百万送过来,我保证你丈夫一根头发都不会少的回到你的身边。”

    李梦洁举着电话着急地:“我家钱都是子航管,我真的不知道……”

    温玉玲冷冷地:“舍命不舍财是吧?现在还跟我耍花招?告诉你,不带着钱来赎人,那我就只能撕票。”

    温玉玲不等李梦洁说完,已经挂断了电话。

    李梦洁焦急地思索着,无奈地咬了下牙,抓起自己的首饰箱,快步向外跑去。

    超能交易所餐厅。

    江离和南笙相对而坐,南笙镇定地给自己倒着茶,石头在她的旁边抱着水果吃着。

    江离看着南笙,终于忍不住开口:“老板,为什么刚才要开出那么苛刻的条件?”

    南笙平静地:“苛刻吗?一个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不珍惜,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还配再继续拥有爱情吗?”

    江离有些不忍地:“可我觉得那个女人很可怜,如果我们不帮她,也许她最后真的会妥协,为了挽留婚姻而放弃孩子,那样一条生命就……我觉得这样还是不妥的。”

    南笙看着江离,带着几分赞许但又无奈地:江离,我们毕竟做的是当铺的生意,不是慈善机构。做到客我双利即可,但如果因为过分怜悯而失去了我们自己应得的利益,甚至是牺牲了我们的利益,那也同样是不可取的。”

    江离揣摩着南笙的话,试探地:“那我们是否还是应该关注一下那个李梦洁,看看她到底如何选择?”

    南笙拿起茶杯,微微点头。

    江离得到了南笙的默许,会意地看着起身向外走去。

    石头看到江离离去,抱着怀里的水果盆也迅速跟了上去。

    南笙带着几分欣赏的看着江离走去,才又轻抿了一口茶。

    废弃仓库内。

    绑匪头目对一名手下:“他们几个看着,你去外面看着点,有什么不对劲儿的赶紧报信。”

    手下答应着快步跑了出去。

    郑子航害怕地看着面前的众绑匪。

    温玉玲得意地对绑匪头目:“老大,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该着咱们要在这姓郑的身上发财,要不怎么会让咱们遇上这好事……”

    数个小时前。

    郑子航着急地在街道上寻找着李梦洁,不停地呼喊着:“梦洁,梦洁,你在哪里呀,快出来,我们回家吧……”

    一辆押解犯人的囚车自远处缓缓开来。

    车内的囚室中,两名关押着温玉玲、绑匪头目和四名手下,几个人都是低着头显得十分颓废。

    绑匪头目埋怨着温玉玲:“都怪你,非要回来找这个姓郑的,我就知道咱们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单,肯定被警察盯上了。”

    温玉玲愤恨地:“我布了那么久的局,不拿到他的钱,心里不踏实,算这个姓郑的走运了。如果我能出去,你看我饶得了他才怪。”

    一旁的警察瞪着温玉玲:“还出去?!就你们这种骗子,不枪毙也得一辈子坐监狱了。闭嘴,别再废话。”

    温玉玲和绑匪头目,无奈地闭嘴不再说话。

    囚车向前行驶,从郑子航的身边经过。

    车内的温玉玲听到了车外的郑子航的呼喊,疑惑地:“好像是那个姓郑的……”

    警察推了她一把:“说了让你别废话,还说……”

    温玉玲无奈地低下头,眼中满是愤恨。

    囚车正往前行驶,一个推着平板车的老者从岔路口出来,囚车距离平板车已经很近,眼见就要撞上。

    老者害怕地丢下平板车转身就跑……

    囚车司机看到面前横着的平板车,也慌张地赶紧猛打方向盘想要躲闪,囚车从平板车的旁边急速闪过。

    右前轮陷入到了路边的水沟内,整个车身一下倾斜,但车速未减,依然向前急冲,整个车倾斜着重重地撞向了路边的高墙。

    车内的众人都随着车的倾斜站立不稳摔倒……

    郑子航看到眼前的车祸,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囚车重重地撞在高墙上停住,风挡玻璃粉碎,刺进了司机的身体,司机满身鲜血不动了。

    囚室内的警察和几个犯人也因为剧烈撞击而七倒八歪,一名警察受伤,头上流出鲜血昏迷。

    绑匪头目反应极快,迅速用手掐住了旁边警察的脖子,几个手下一起动手,将警察掐晕过去。

    绑匪头目冲到车门前,由于撞击车门已经变形。

    绑匪头目一脚将车门踢开,招呼着手下:“快走!”

    几个手下都跟着绑匪头目一起往外走,温玉玲却不甘心地狠狠地推了被掐晕的警察的头几下,恶狠狠地:“让你推我,让你推我!”

    绑匪头目回身招呼着:“行了,快走吧。”

    温玉玲这才又狠狠踢了警察一脚,快速下车。

    绑匪头目带着几个手下准备逃走,温玉玲却看到了站在路边发呆的郑子航,惊讶地:“郑子航?!”

    绑匪头目迅速招呼手下冲向郑子航,将郑子航摁住:“小子,真是冤家路窄,这次可没人帮你了,把钱都给我拿出来!”

    郑子航有些迟疑,看对方人多,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好,钱给你们。”

    绑匪头目翻看着钱包,恼火地:“怎么就这么点钱?”

    郑子航回应着:“从警局出来,我就把钱和卡送回公司了……”

    绑匪头目恼火地:“行。把他带走,找他媳妇儿要钱!”

    郑子航想要反抗,被绑匪们摁住,绑匪们带着郑子航一起离开……

    此时的郑子航,担心地看着仓库的大门方向,也不知道梦洁会不会来救他?!可此时他的心里,并不愿她冒险……

    一辆出租车在路上飞驰着,坐在车内李梦洁不断催促着司机加快速度。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间。

    黄包车飞驰的画面呈现在晶石内,江离站在晶石前关注地看着,低声自语着:“想不到这个李梦洁居然又遇到新的麻烦了,她会怎么做呢?”

    石头捧着水果盆,不时瞄向江离,等着江离做出决定。

    江离却一直看着晶石,保持着镇定。

    废弃仓库。

    郑子航被绑在一张破椅子上,几个劫匪聚集在一起。

    绑匪乙向老大提议道:“老大,还有好一会儿才到时间,要不我去买点酒回来,您看怎么样?”

    绑匪头目:“你有病吧,这个时候喝酒,一会都喝晕了,她媳妇儿来了,我们怎么办?”

    绑匪乙解释着:“老大,不是有那么句话:酒壮怂人胆,咱们喝点酒不是……”

    绑匪头目火了:“你才怂人呢?!”

    绑匪乙:“是,是,我是怂人,我是怂人,可是……”

    绑匪甲也凑了过来:“老大,其实买点酒也好,你想,咱们马上就要有钱了,不该庆祝一下吗?!”

    绑匪乙附和着:“是啊,老大这么英明神武,我们手里又有这男人做挡箭牌,他老婆一个弱女子,能闹出什么事?”

    绑匪头目摇头:“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等钱到手再说。”

    负责望风的手下高喊:“老大,外面有人来了。”

    绑匪立刻紧张起来:“人来了,做好准备。”

    众绑匪都紧张起来,回到了郑子航的旁边。

    郑子航期待地看着大门口的方向。

    废弃库房外,出租车黄包车远远而来,停了下来。

    李梦洁从车上跳下来,小心地看着面前的库房,推开门走了进来。

    绑匪老大看着李梦洁小心翼翼往里走的样子,开口:“我们在这儿呢。”

    李梦洁抬头看去,看到了身处二楼的众人,惊喜喊着:“子航。”

    李梦洁向楼梯跑去,绑匪老大冷冷地看着李梦洁。

    郑子航看着李梦洁,眼睛里有几许期待,更多的是担心。

    李梦洁上到二楼,绑匪头目摆手,绑匪乙上前:“站住。”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0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