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在上我在下 给女仙子喂下合欢散

    他不敢想象,那时长辈们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

    印象中这些位长辈多数是古板守旧的,恐怕很难接受后辈中出现他这么个异类。

    尤其是三位舅舅,恐怕会把他训惨。

    表哥、表妹大约也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没再说这事。

    姥姥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两位姨和三位舅妈总是忍不住打量他,目光怪怪的,像是要重新认识他一样。

    等到次日从姥姥姥爷家回去的车上。

    景黎妈妈就忍不住问:“你在那个什么站直播唱歌的事怎么没跟我说?”

    景黎不说话,心里却想:我都快二十岁了,这种事还需要和家长汇报吗?

 文学

    妈妈叹了口气,又道:“听吗的话,那什么直播别做了,在学校好好学习。等你将来做了医生,救死扶伤,就没人歧视你了,知道吗?”

    “现在也没什么人歧视我啊。”景黎忍不住道。

    他说的是真的。

    初中时,同学们变声他没变,别人便只当他发育晚。

    等到高中,他的声音显得很异类时,同学们又都比较懂事了,虽然有背地里议论他声音的,但当面取笑的还真没几个。

    上了大学也是如此。

    甚至有个学长无意间听见他唱歌,觉得很好听,就邀请他在学校的活动中唱歌。

    他被那位学长怂恿得一时昏了头,就登台唱了一首歌,没想到竟颇受欢迎。

    这算是给了他更多唱歌的信心,因而在哔站开了个直播间,唱歌给那些愿意接受他的人听。

    妈妈猜不到景黎的心思,只严肃道:“就算没人歧视,你也不要唱了!”

    前面开车的老爸也道:“阿黎,大学虽然说比高中轻松,却不能放纵,尤其你还是学医的,得以学习为主,知道吗?”

    虽然老爸平时很少开口批评景黎,甚至是管他也较少,但景黎反而更怕沉默寡言的老爸。

    于是只能闷闷地道:“知道了。”

    心里则在想:那个杨伯乐说故梦传媒会派人来找我谈签约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初三。

    杨跃一家在凤凰城的别墅接待了两位客人。

    不是别人,正是周晓莉和她的女儿周茜。

    只不过四个月不见,杨跃发现周茜就有了明显的变化。

    身材显得更苗条了点,可发育得却更加好了。

    她今天穿着一身带毛领的白色羽绒服,扎着轻爽的马尾,下身穿着一件略微紧身的淡蓝色牛仔裤,显得青春靓丽而又有仙气。

    细看的话,眉宇间似乎也比之前多了一丝书卷气。

    “余老师过年好,深哥过年好,楠楠姐过年好!”

    一见面,周茜就很乖巧地给三人都拜了年。

    周晓莉则是只给余玉兰拜年,又向杨跃、杨楠问了声好。

    “来了就是年。快些进来吧。”

    余玉兰笑着将两人迎进客厅。

    杨跃则是接过周晓莉手中提的两箱年礼——都是这边的习俗,并不代表着什么。

    两家人坐下来闲聊了会儿,就聊到了周茜的“气质养成”上。

    “深哥,我现在不仅会背三百千,而且还会背论语,正在读诗经呢。”

    周茜专门跑到杨跃旁边坐,邀功似的说起了自己的学习成就。

    “这么厉害?”杨跃笑着,“别是唬我的吧?”

    “不信你考我嘛。”周茜丹凤眼亮晶晶的,仿佛就等着杨跃考呢。

    杨跃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为了将来不在某种情况下露底,平时除了锻炼身体、练习唱功、练歌,也是读了不少书的,尤其是古文。

    于是就直接出题。

    “那你就把‘里仁’这篇背一背吧。”

    周茜略微想了下,就微笑着开口,用清脆的声音背诵起来。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子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不过一会儿,周茜竟然真的将这篇“里仁”给背完了,并且一字不错。

    杨跃当即鼓掌,“不错,全背对了,看来过去几个月你真的是努力在学习古文。”

    “那当然了。”周茜带着婴儿肥的脸上笑出了小酒窝,又向杨跃凑近了点,问:“深哥不奖励我什么吗?”

    杨跃想起之前发红包漏掉了周晓莉、周茜,就道:“奖励你一个大红包怎样?”

    说完,直接拿手机给周茜发了个“3333”的红包,给周晓莉则发的与工作室其他人一样,是1000元的红包。

    周茜虽然想要的并不是红包,可收到这么一笔“巨款”,还是很高兴。

    笑着道:“谢谢深哥。”

    周晓莉则诧异地问:“小跃,你怎么还给我发红包了?”

    杨跃笑着解释:“工作室的人我都发了一千块,晓莉姐既然也在我工作室挂了名,当然不能例外。”

    周晓莉一听笑起来,“那我可就收下了。”

    杨跃则直接提起另一件事。

    “我成立了故梦传媒晓莉姐知道的吧?公司有个演艺部,目前茜茜算是演艺部的唯一艺人。

    至于晓莉姐你,档案应该是转移到经纪部了,算是我们公司的一名经纪助理。”

    周晓莉听了眼睛也是一亮,问:“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杨跃道:“暂时只需要你带好茜茜就行了。对了,茜茜《诗经》读完可以读一读《周易》,或者好的武侠。

    也不是说要你背,多读、多看、多了解就行了。”

    “嗯!”周茜认真的点头。

    几人又聊了会儿,周茜大约终究是少女心性,觉得无聊,便道:“深哥、楠楠姐,有牌吗?我们斗地主吧?”

    杨楠也觉得无聊地紧,立即响应:“好啊。”

    周茜又道:“我还没参加过深哥加楼上呢,可以去楼上玩吗?”

    杨跃还没回答,杨楠就道:“可以啊,我们直接去楼上小客厅打牌,省得影响妈和晓莉姐聊天。”

    杨跃觉得在哪里打牌都一样,自然就同意了。

    到了二楼小客厅,杨楠先提议打钱的。

    “茜茜,我哥有钱,刚才他给你发的红包都是小意思,咱俩合起伙来,让他再出出血。”

    周茜听了笑道:“打钱多没意思啊,我的钱都是深哥发的。依我看,要不赢家可以向输家提一个可以当场实现而且不过分的小要求,怎么样?”

    “这不是像真心话大冒险吗?”杨楠一听来了兴趣,“就这么玩吧。”

    杨跃钱太多,她们又不可能玩儿多大的,杨楠想想也觉得玩儿钱的没意思。

    何况周茜还是学生呢,带她赌钱总归不好。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0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