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激烈高潮动态图GIF 地铁h文诗晴全文阅读

“刚才是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杨跃和周茜异口同声。

    然后杨跃就有点尴尬。

    周茜则脸色又红了点,都染上耳根了。

    “哦~”杨楠发出一个转音,“我明白了。”

    听见这话,杨跃倒没什么,周茜却一下子紧张起来。

    暗想:难道楠楠姐猜到我偷吻深哥了?

    却听杨楠道:“说,你们刚才是不是偷偷商量怎么联手坑我了?”

    周茜一听轻松下来,然后就忍不住笑了。

    杨跃则笑道:“才十秒钟,哪儿来得及商量这么复杂的事?”

 文学

    杨楠还要再说什么,就听见余玉兰在一楼喊。

    “你们三个下来吃饺子了。”

    “来了!”

    大约是饿了吧,杨楠穿着棉拖就哒哒哒地下楼了。

    杨跃、周茜都有意留在后面。

    杨跃是还想试探下周茜刚才什么意思,谁知周茜却抢在他前面,凑近了小声道:“深哥,刚才的事是我们这间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哦。”

    说完就逃也似的下楼了。

    杨跃则是微皱了下眉头,暗想:这姑娘看来得管一管啊。

    不过他现在是没时间管,只能期望在周茜高考前这段时间不要搞出什么意外来。

    话说回来,这姑娘不管是情窦初开对他有点情愫,还是只纯粹的喜欢偶像,目标是他,都应该是可控的···吧?

    周晓莉、周茜是下午来拜的年。

    4点多吃完饺子就走了。

    接下来的几日又陆续有些杨远山、余玉兰的学生来拜年,也有杨跃、杨楠的朋友。

    都被安排在老房子接待。

    杨跃并不是避着所有人,有需要他在场的,他也会跟过去。

    平时就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练一练唱功,还能顿顿吃着老妈准备的饭菜,过得好不惬意。

    杨跃一度生出“别搞事业了,取个媳妇就这么生活吧”的想法。

    但他并非是那种前世搞过大事、风光够了的穿越者。

    他前世不说一事无成,事业上却也没什么气色,几乎算是混日子。

    而今来到这个世界,有了机会,自然想有一番大作为,乃至将曾经的一些想法都实现。

    所以,等到初六下午,杨跃就离开了这个舒适、安逸的家,乘飞机回到了申海。

    因为杨跃给工作室众人放假到初七,他回来时工作室自然是没人的。

    倒是碰到云顶物业那边的保安来巡查。

    也不知道田庆是对杨跃的总体指导太忠实,还是申海的物业竞争太过激烈,到目前为止,云顶物业仍只有云顶别苑一个项目。

    杨跃对这些并不管——他只是定期派财务人员去查账,公司不出现财务问题,一切都好说。

    杨跃回到别墅时,已经快晚上12点。

    所以他泡了碗方便面吃,洗漱了一番,就睡了。

    初七。

    马菲菲昨天得知杨跃回来,因此一大早就带着早餐过来了。

    她有钥匙,直接开门近来。

    杨跃却因为昨晚吃的泡面不顶饿,半夜饿醒又弄了点速冻水饺吃,一番折腾,耽误了睡觉,现在还没醒。

    “深哥?”

    喊了一声见没人应马菲菲就提着早餐上楼。

    将早餐放在二楼小客厅茶几上,她望了望,见杨跃房门开了条缝就走了过去。

    ‘他这是一大早就出去了?’

    心里这么想,马菲菲就径直推门走进了杨跃房间,这才发现杨跃在床上躺着。

    因为屋里开着空调,杨跃作为一个身体素质超过了普通人的青年男人,自然是不怎么怕冷的,盖得被子比较薄不说,肚子以上还都露在了外面。

    于是,马菲菲就瞧见了让她脸红心跳不已的一幕。

    只见杨跃露在外面的胸膛肌肉轮廓明显,却毫不夸张,反而有一种雄性的美感。

    这也就罢了。

    马菲菲就是多看了两眼,目光便移向另一个更引人注目的地方——被子上一个顶起颇高的帐篷。

    脸红心跳之余,马菲菲下意识就想先离开。

    才转身又不禁想:深哥平时睡觉没这么沉啊,该不会生病了吧?

    想到这点,她就顾不得许多了。

    直接来到杨跃床边,弯腰探手要去摸杨跃的头。

    奈何杨跃的床太大,他人又睡在靠中间的地方。

    马菲菲摸不够,只能抬起一条腿跪在床上,这才用手搭上了杨跃的额头。

    ‘不烫啊。’

    她心里嘀咕了声,就准备再叫杨跃。

    杨跃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搭在头上就醒了——他只是作息稍微混乱了下,才睡得有点沉,身体是一点事都没有。

    一睁眼,就看见了马菲菲漂亮的小瓜子脸,还有盈盈幽香袭入鼻间,他直接愣了。

    回过神来就不禁想:卧槽,作为一个成功的单身男人这么危险的么?在老家被一个十几岁的姑娘使用小伎俩亲了不说,这边睡着了居然都会被女助理爬到床上?

    马菲菲见杨跃忽然睁开了眼,极有神且锐利的双目直盯着她,心跳仿佛一下就停了,身体则下意识的后退。

    却忘了她是以一条腿跪着、一条腿在床沿搭着的艰难姿势。

    这匆匆一退,身体不稳,竟然直接扑倒!

    她发誓。

    她绝不是故意的。

    她这一扑虽然没有向狗血言情偶像剧中那样,正好亲到杨跃的嘴,却是将小瓜子脸贴到了杨跃炽热的胸膛上。

    砰砰!

    砰砰,砰砰!

    她听到杨跃的心跳极其有力,而且在加速。

    她能听到、能看到、也能感觉到,但却不能进行分析,因为大脑一片空白。

    大清早上的,温香软玉在怀,还是在自己的床上,即便杨跃两世为人经历了不少,这时也不禁心跳加速,欲念止不住地疯狂滋长。

    甚至呼吸都渐渐有点急促了。

    好在他并没有失去理智,马菲菲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于是,杨跃就声音略显干涩地问:“你要压着我到什么时候?”

    这一句话终于让马菲菲恢复了思考能力。

    她手忙脚乱地跟杨跃分开,一不小心,直接滚下了床,头不知道磕到了什么,发出咚的一声。

    杨跃无语。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0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