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做了三次 和买刀老太在山坡上

 陆言琛挡住陆存礼,右手撑着门,鹰雅的身躯高大挺拔,迫得陆存礼的气势顿时矮了一截。

    陆存礼的视线越过陆言琛投进房间。

    房中只开了一盏光线幽微的床头灯,地毯上扔着一块被揉皱的浴巾,纸巾盒也打开了。

    床上隆起一条用蚕丝被裹着的人形,纵使看不清正面,陆存礼也能认出那是秦浅。

    “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原来你见缝插针跑这儿来寻刺激,看来你们的感情早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先前是堂婶白替你们担心。”

    陆存礼眼中暗光交叠,皮笑肉不笑:“不过你就算素了六七年也得悠着点,能克制就克制,堂弟妹毕竟还怀着身孕。”

 文学

    最后一句话,陆存礼刻意提高了声调。

    他就是存心搬出孟雯萱给他们添堵。

    果然,陆言琛眼底的冷光更加锋锐了。

    陆存礼嗤笑,转身离开,临走前,他似是记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只手环递给陆言琛。

    “本想替秦总送去洗的,不过你这一提醒,我觉得还是你为她服务比较好。”

    陆言琛接过手环,低垂的眉眼渲染清冷味道。

    *

    听到陆言琛关门,秦浅抱着被子坐起来。

    她卷发蓬乱,媚眼如丝,裸露在外的肌肤晕着红润玉色,朦胧灯光下像一颗光洁的粉珍珠。

    陆言琛脸色淡漠,移开眼,将手环抛在床上。

    秦浅不自觉开口:“是他非问我要的。”

    即便是解释,她也在撒谎。

    “你不必解释。”陆言琛哂笑,冷声道:“我不在乎,你想勾搭谁都和我无关,如果你让陆家丢脸,我不会这么算了的。”

    秦浅的肩膀垮了垮,心口凉丝丝的。

    眼角掠到地上的纸团,她强笑:“我好歹帮了你,你干嘛提起裤子就不认人?”

    回想刚才几度失控的行径,陆言琛眼神清寒。

    无法否认,秦浅的身体确实对他有吸引力。

    孟雯萱之后,这几年,他从没对哪个女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冲动。

    秦浅是唯一的例外。

    但这个例外,不该存在。

    “逢场作戏而已,你还以为我当真了?”

    陆言琛倾身拿起玻璃杯,慢条斯理地用茶水冲洗沾染了秦浅香气的手指,一根根拭净。

    秦浅一言不发地看着陆言琛,没忘记几分钟前,这双漂亮修洁的手带给她多大的欢愉。

    可陆言琛眉宇间的嫌弃使她烧灼的心逐渐冷却,直至化成一滩波澜不惊的死水。

    “陆言琛,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认真的。”

    陆言琛打领带的手顿了顿,侧身看向秦浅,目光里绞着几分深究:“希望我相信你的真心?那就把雯萱出事的真相说出来。”

    秦浅眼波微动,纤指将丝被揪出褶皱,涩声道:“该说的,当年我都说过了。”

    “呵。”陆言琛嗤之以鼻,冷笑:“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当初是雯萱在背后袭击你?”

    秦浅的表情有瞬间的迷离。

    她犹豫片刻,迟滞地眨了眨眼睫,用一种含着隐秘希冀的口吻说:“为什么不可以是她?当时那间板房只有我跟她,如果真的有人故意偷袭我,为什么不能是她?”

    “还有……”秦浅把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的可能性直言相告:“我说过,我丢失过几段记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这些都是真的!你有没有想过,孟雯萱根本不是我推下楼的?或许是她自己失足也不一定,为什么你不信我?”

    陆言琛平静地看着秦浅,她似乎情绪激动,整个人都直起了身,眼里透着若有若无的光亮。

    “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质疑雯萱反而相信你?不信任自己的女朋友,反倒去相信伤害她的嫌犯,如果你是我,你会吗?”

    闻言,秦浅眼底浮动的光亮刹那湮灭。

    沸腾的血脉一点点冰封,秦浅宛若雕塑呆坐在床上,她脸上没有多余的波动。

    “假若是你,我愿意和全世界的真相对抗,只要你说的、你做的,我都会深信不疑,哪怕是谎言,我也愿意把它变成真的。”

    陆言琛一愣,随即充满嘲讽地笑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