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发疯地撞着里面(宿舍四个闺蜜一起自慰)最新章节列表

  而阿布则不同,何文军留在阮旭坤身边时,他就一直存在着。

    拉拢这种人风险太大,更何况他还是武进勇的狗腿子,本身跟阮旭坤就不是一条心。

    上午8点,岛上的人员陆续来到餐厅用餐。

    所谓餐厅,也就是一个临时搭建的雨棚,下雨天,众人通常都是从厨房打饭回房间享用。

    天气好,则聚在一起用餐,增加团队气氛。

    顾晨理所当然的被安排坐在阮旭坤那桌,跟甘亭挨着。

 文学

    甘亭瞥了眼顾晨,也是好奇问他:“你昨天去过我房间?”

    “去过。”顾晨默默点头。

    “那为什么有离开?”甘亭有些不解。

    “拿了点东西,看你不在,所以就没待着。”顾晨也是随口一说,并没有解释太多。

    当然,这也是顾晨来这之前,对何文军具体性格的完美演绎。

    之前的何文军,其实并不是主动追求的甘亭,而是甘亭首先表达爱意。

    而且顾晨从这些人口中,也大概打听到一些,也就是何文军跟甘亭之间,其实根本就没有亲密关系。

    并且当年的何文军,也曾经想要离开这里,有着强烈的离开意愿。

    要不是昨晚洛东跟自己讲述这些,自己都不曾清楚的事实,顾晨感觉自己的心理负担会非常严重。

    好在心结解开,顾晨感觉自己又可以按照之前的方案,好好演绎这个何文军的角色。

    也不用为了突然出现的甘亭,而打乱与何文慧那边的配合。

    见身边的何文军说话比较强势,甘亭也是咧嘴笑笑:“你是不是搬走了一箱啤酒?”

    “对呀,不仅搬走了一箱啤酒,还有临时,待在这里实在难熬,有钱都买不到物资。”

    听着顾晨在这讲述,阮旭坤也注意到,似乎这个何文军,对于自己每天被困在岛上,无所事事,心里有些憋屈。

    因此才在餐桌旁发起牢骚。

    阮旭坤干咳两声,问顾晨:“何文军,你最近有什么想法?”

    “太无聊了,待在岛上,有些重返原始社会的感觉,枯燥,乏味,完全有种度日如年的滋味。”

    摇摇脑袋,顾晨也是叹息说道:“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

    “那你想怎么样?”阮旭坤喝着果汁,瞥了眼顾晨。

    顾晨躺靠在座椅上,提议说道:“我想跟我姐打个电话。”

    “不行。”阮旭坤摇摇脑袋,直接拒绝道:“当初我答应你姐,一个月通话一次。”

    “不是一个星期吗?”顾晨说。

    阮旭坤也是直接反驳道:“非常时期,就要有非常时期的规矩,现在我们正处在出货高峰期,让你一个星期跟你姐通话一次,万一你把我们这边的情况透露出去,那对我们整个社团来说,都是潜在威胁。”

    继续抿上一口果汁,阮旭坤又道:“等过往这阵子,我再安排你跟你姐通话。”

    “那给我一部手机。”顾晨说。

    甘亭摇摇脑袋:“何文军,你就别想了,在岛上,没有多余的电,你有手机也用不了。”

    “那给块手表总行吧?”顾晨之前就想要块手表,用来看时间。

    可如果自己直接开口去要,可能很大概率会被拒绝。

    所以顾晨只能拉高筹码,一级一级的降低。

    这就跟做生意讨价还价一个道理,你要有自己的心理底价,然后再去跟人狠狠砍价。

    直到最后相互妥协,最终达成目的。

    从小顾晨就跟着爸妈一起做生意,当年家里的生意本钱,还是自己在京城菜市场,跟以为屠夫讨价还价,才用自己的零花钱,换来那两块用作切菜板的金丝楠木。

    阮旭坤见何文军颇有怨言,想着就这么一直让何文军待着也不是事。

    既然想要块手表,于是阮旭坤直接答应:“手表我可以给你一块,但是目前来说,没有,等下次我让运送物资的渔船,从陆地那边带一块过来,什么价格你随便开。”

    “我要你手上那块。”顾晨盯着阮旭坤的手表,也是直接提出了要求。

    这让一旁的武进勇坐不住了,直接拍着桌子威胁道:“何文军,不要因为你有你姐姐何文慧,还有你大哥巴图撑腰,就在这里得寸进尺。”

    “坤哥的手表,凭什么给……给……”

    也就在武进勇要给阮旭坤据理力争时,却突然发现,阮旭坤竟然在主动摘下自己的手表。

    这让一旁的武进勇,以及其他几名社团长者看得目瞪口呆。

    “坤哥,你这是……”

    武进勇有些不太明白。

    但阮旭坤却无所谓,直接将取下的手表,递到顾晨跟前:“何文军,你想要,你拿去吧,钱财乃身外之物,送你好了。”

    “谢谢坤哥。”顾晨也没跟他客气,直接伸手将阮旭坤手中的“绿水鬼”取走。

    这看得武进勇直咬牙,但阮甘亭却是兴奋不已。

    当然,阮旭坤也非常清楚,凡是武进勇坚持的,自己都要反对。

    原本自己也没想将手腕上的绿水鬼送给何文军,但武进勇这么一说,自己就是不送也不行。

    毕竟阮旭坤现在要想尽一切办法,竟可能的打压武进勇。

    加上武进勇上次在擂台上被何文军KO,正好趁着这波浪潮,好好调教一下武进勇。

    也让这家伙守点规矩,知道自己正在逐渐失去应有的一切。

    武进勇叹息一声,也是无奈说道:“坤哥你还真是大方,这绿水鬼,跟你这么多年,说送就送,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那块手表。”

    武进勇的意思很明显,当初自己跟你要,你都没给。

    现在何文军嚷嚷几句,你立马就把绿水鬼送人。

    这双标也太明显了。

    就算武进勇再不明白,这点敲打自己的意味,也应该清楚。

    想着自己坐在这里也是憋屈,武进勇直接站起身,丢下一句自己去忙,便离开了食堂。

    而看着武进勇离开的背影,顾晨将这块绿水鬼戴在手上,也是颇为尴尬。

    但还在自己跟武进勇,原本就不对付,这点从洛东嘴里也能清楚。

    既然怎么做都跟他武进勇是冤家,那自己何必要给他面子?

    更何况,这也是阮旭坤喜闻乐见的事实。

    借着何文军的影响力,好好培养一下,顺便敲打一下不太听话的武进勇,双管齐下。

    见顾晨已经开心的不行,阮旭坤也是问他道:“现在还满意吗?”

    “如果坤哥再交给我一些事情做的话,我估计也不会这么无聊了。”顾晨见自己这种要求,阮旭坤都能答应自己。

    那自己就得厚着脸皮,再为自己逃脱海岛,争取一些必要的条件。

    但阮旭坤哪里知道顾晨心里这些小九九?

    以为顾晨只是待在海岛上不太习惯,想要找点事情分散经历,便答应说:

    “那你想要做些什么?”

    “巡视海岛什么的,至少得让我参与一下吧,我看武进勇身边的人,都在干这个,还不受约束,感觉挺自在的。”

    “你是说纪律队?”阮旭坤问。

    顾晨表情一呆:“纪律队?是这种叫法吗?”

    “那是当然的。”甘亭咧嘴笑笑,也是赶紧解释:“我哥很早就组建了一支巡岛的纪律队,专门负责岛上的安全,以及敌人的反渗透。”

    “所以,这支队伍得长期巡岛的,不过挺辛苦,要不你再换个其他事情如何?”

    “别。”还不等甘亭把话说完,顾晨立马反驳道:“什么都别给我安排,就给我安排到这个纪律队,我就喜欢这个。”

    感觉这何文军还真是一根筋,毕竟纪律队需要每天不停的环岛巡逻。

    从工作量来说,也是相当辛苦的存在,可这个何文军既然求之不得。

    加上现在原本自己的人手力量就不是很多,招募过来的新人,要面临警方卧底的风险很大,阮旭坤也不敢贸然弃用新人,来维护自己秘密岛屿的安全。

    可现在何文军主动提出要干这种苦力活,阮旭坤求之不得,当即便答应下来道:“行,你既然想起纪律队,那就去吧。”

    瞥了眼身边的一名长者,阮旭坤道:“阿福。”

    “坤哥。”年长男子低头附和。

    “吃完早餐,你给何文军安排一下,让他加入纪律队,眉头负责巡岛放哨。”

    “明白。”感觉就挺滑稽,阿福也是兴奋不已。

    想着这个何文军,竟然主动要干这种苦差事,自己当然没有问题。

    而这边,阮旭坤抽出纸巾,优雅的沾了沾嘴唇,也是淡淡说道:“我先回房间休息,你们继续用餐。”

    “好的哥哥。”见阮旭坤离开,甘亭也是累赘笑笑。

    随后对着顾晨撇嘴道:“看来我哥现在很看重你嘛,竟然连他最喜欢的那块‘绿水鬼’都送给了你,你何文军可真行啊。”

    “或许是坤哥又想换新手表也说不定啊,最近生意好,赚的也多嘛。”

    顾晨倒是喜闻乐见。

    毕竟还白捡一块绿水鬼。

    ……

    ……

    早餐后,顾晨在甘亭的陪同下,跟着长者阿福,一起来到了一处房间。

    而这里,几名强壮男子正擦拭着武器。

    几把AK,以及少量军刀。

    见阿福进来,其中一名强壮男子,直接反问道:“阿福,你来这有什么事吗?”

    “从今天开始,他跟你们一起。”阿福指着顾晨说。

    几名强壮男子相互看看彼此,有些懵圈。

    而其中一名也是好奇问道:“他跟我们一起?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何文军以后编入你们纪律队,负责岛屿安全,这是坤哥的意思,你们服从就行。”

    那边话音刚落,这边的阿福便说明要害,跟众人提醒一句。

    为首的一名强壮男子,也是有些无奈道:“这怎么就安排到纪律队?这里可是最新款的部门。”

    “辛不辛苦,等何文军待上几天,他就习惯了。”阿福似乎是个笑面虎,说话永远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阿福是个眯眯眼,眼睛小成一道缝。

    因此说话自带喜剧人属性。

    见自己三言两语,就将众人说服。

    阿福走到顾晨身边,也是语重心长道:“以后你就待在这里,跟他们一起工作。”

    “他们去哪,你去哪,明不明白?”

    “明白。”顾晨点头附和,感觉这都不是事。

    毕竟,顾晨将自己推荐到纪律队,其实也是想跟着这些人环岛巡逻。

    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顾晨的真正目的,是要熟悉岛屿四周的警戒情况。

    如果5日后,丽媛派来的救兵,会来小岛与自己接应,那顾晨盲猜是晚上行动。

    通过夜视装备,潜入海岛。

    但不管是哪种方式,自己一旦将这些环岛巡逻的纪律队了解透彻,也就能清楚知道,这些人几时几分,会出现在哪个位置。

    一旦掌握好规律,那一切都好办。

    再加上顾晨之前刚从阮旭坤那里“骗”来的绿水鬼手表,感觉核对时间的工具是有了。

    一个时间,一个巡逻规律,两者都掌握清楚,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最起码这样一来,成功的概率将大大提升。

    阿福在门口点上一支香烟,有限的抽了一口。

    但是并没有发给其他几名壮汉。

    因为岛上物资匮乏,香烟在这里是奢侈品,有钱也无法买到。

    几名壮汉看在眼里,也急在心中。

    其中一名壮汉,直接走上前,提议着说:“让何文军留下也可以,但你得拿出点诚意出来吧?”

    话音落下,壮汉直接对着阿福勾勾手指。

    阿福又怎会不知?

    咧嘴一笑,将手中剩下的几支香烟,连同烟盒一道,扣在壮汉手里:“省着点抽,就这几支了。”

    “唉!”见此情况,壮汉喜出望外,当即抽出一根叼在嘴中。

    其他几人见状,也都一拥而上,将剩余香烟抢个干净。

    阿福摇摇脑袋,也是拍拍甘亭肩膀,提议道:“甘亭,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行。”甘亭手里的事情有许多,每天也都在帮哥哥阮旭坤处理事务。

    所以也不能跟顾晨一直待在一起。

    现在顾晨有了任务工作,想必也不会过于烦闷。

    于是甘亭跟顾晨简单叮嘱了几句,并且警告众人不许给何文军穿小鞋后,便跟着阿福一起离开。

    看着两人消失在视野当中,为首的一名男子,这才又坐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清晰着手里的家伙。

    而此时此刻,昨晚跟顾晨一起在房间喝酒的阿布,也正好从一侧走了过来。

    见到顾晨,阿布也是目光一怔,有些诧异,指着顾晨询问道:“何文军,你怎么在这?”

    “原来是阿布啊?”见到来人阿布,顾晨也是咧嘴笑笑:“我现在是纪律队的。”

    “你?纪律队?”阿布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赶紧瞥了眼身边的同伴,问道:“他这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为首的壮汉,将吸剩下的半截香烟,递给阿布道:“阿福几支烟,让我们收下何文军。”

    “所以,这应该是坤哥的意思对吧?”吸着从壮汉手里递过来的半截香烟,阿布一脸好奇的问。

    另一名壮汉也是点点脑袋:“没错,表面上是阿福的安排,实际上是坤哥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闻言众人说辞,阿布瞥了眼顾晨,也是尴尬的走了过来。

    之前自己一直在监视这个何文军,可现在这人就站在眼前,这就有些可笑了。

    但由于昨天晚上,自己跟这个何文军还有些误会,因此今日再见,阿布自己都有些尴尬。

    只能伸出右手,敷衍着说道:“欢迎你,何文军。”

    “谢谢。”顾晨与阿布握手,趁机看了眼阿布的电子手表。

    顿时将自己刚得到的绿水鬼亮出,调侃着说:“我现在也有块手表了,是坤哥送的。”

    “坤哥的绿水鬼?”见顾晨手上戴的,正是阮旭坤经常戴在手上的绿水鬼。

    包括阿布在内的众人,顿时一起围拢过来,似乎也想近距离看看。

    “你小子可真行啊,这坤哥的绿水鬼,都戴了多少年了?”

    “是啊,我认知坤哥开始,他就一直戴着这块手表,现在却送给了你?”

    “呵呵,你小子福气啊,要不是你背后有甘亭撑着,估计人家坤哥也不会把手表送你。”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1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