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被肉到失禁潮喷

“朋……朋友送的。”阿布说。

    “看着比绿水鬼要高档不少,摘下来我看看。”顾晨此刻也不顾及所谓的脸面,直接主动开始解开阿布左手上的表带。

    这可把阿布惊了一下。

    心说给你校对下时间,怎么还打起自己手表的主意了?

    刚想向后一缩,却又被顾晨稳稳抓住。

    见阿布急了,顾晨也是咧嘴笑笑,解释着说:“我又不要你的手表,只是看看。”

    “阿布,别这么小气,一块手表而已。”一旁吸着香烟的另一名壮汉,也是随口一说。

    毕竟阿布这块手表,其实一直不让人触碰,因此大家也对阿布这种“小气”颇感不爽。

 文学

    阿布闻言,顾忌大家的说辞,便也只能苦笑一声,将表带摘下:

    “就是块普通的电子手表,没啥稀奇的,倒是坤哥的绿水鬼好看且高档。”

    顾晨也非常识趣。

    拿你一块手表,目的的研究一下,让你一直盯着可不好干活。

    于是顾晨在取下阿布手表的同时,也将自己手挽手的“绿水鬼”摘下,递给阿布道:

    “这就是坤哥一直戴了很多年的绿水鬼,给你们开开眼界。”

    “哇!”

    “坤哥的绿水鬼。”

    “果然精致。”

    ……

    这边顾晨刚把绿水鬼手表交到阿布手里,身旁几名壮汉便一拥而上。

    平时只能远处观望的绿水鬼,如今却能拿在众人的手中,大家一时间都来了兴趣,直接将阿布包围起来。

    而顾晨这边,则赶紧拿着这块电子手表观察起来。

    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块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电子手表,但是手表的体积,明显要比普通的电子手表要更厚一些。

    而且顾晨赶紧翻找手表的logo,却发现……根本没logo。

    “不会连出厂品牌都没有吧?那说明这块手表根本就没有厂家源头给你查询。”

    想到这里,顾晨忽然意识到,之前自己的猜测是有道理的,阿布的手表大有问题。

    简单看了一下,除了正常在走表之外,也只有简单的几个调试时间的按钮。

    但是手表的底部位置,似乎还另有乾坤。

    顾晨尝试这扭动后盖,发现内部竟然藏着一块触屏。

    而触屏的一侧,有着一个红色按钮。

    看上去,应该是触屏的开关按钮。

    “等于说,这是藏在电子手表下面的另一个操作平台?”

    这边顾晨刚想着情况,却发现阿布那边似乎挤开人群,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顾晨赶紧将后盖装好,假装戴在手上欣赏一番。

    “何文军兄弟,这就是我的一块破手表,没什么好看的,跟坤哥送你的这块绿水鬼差远了。”

    说话之间,阿布将顾晨的绿水鬼重新送了过来,交换到顾晨手里。

    顾晨也是咧嘴一笑,看了眼两只手表的时间后,将电子手表取下,还给阿布道:“你的手表看似平平无奇,但是感觉质量很好的样子。”

    “可我有一点不清楚,你这手表什么牌子?竟然连logo都没有?”

    “啊?”被顾晨突然一问,阿布显得有些慌张,但很快又稳住情绪,嗤笑一声道:

    “就是一块山寨手表,估计的仿造一些大品牌的款式吧?也就没印logo。”

    “反正,手表就是用来看时间的,有手机可以不用手表,但是现在在岛上有手机也不能使用,戴一块手表,最起码知道现在是几时几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也是拍拍阿布的肩膀,又问:“那你们平时巡岛,需要佩戴哪些装备?”

    “都在这了。”阿布让出一个身位,将顾晨带到几名壮汉跟前。

    直接拿起一把擦好的AK,将弹夹取出,检查了一下。

    发现并没有子弹后,这才将弹匣重新归位,丢给顾晨:“平时我们都用这玩意,还有军刀,这些都是必备武器。”

    “那我的呢?”顾晨看着手中的AK,也是好奇问道。

    一名强壮男子,顿时哼笑着说:“你会使那玩意吗?在坤哥这里,武器实用有着严格的标准。”

    “如果在东南亚一带,没有玩过这玩意,那就不能配发。”

    “可出海交易的时候,我看不少船员都配备了武器。”顾晨也是见自己亲眼见过的事实,跟众人解释一番。

    但为首的强壮男子却是一脸不屑,解释着说:“那帮人,也只是经过简单的训练,除了有三成是真玩过,剩下的人最多算摸过。”

    “但为了生意,有时候气势上不能输,所有需要人去冲冲门面。”

    “还有这种事情?”顾晨闻言,也是颇感惊讶。

    合着阮旭坤这边,看似强大的社团人员做后盾,其实大部分都是弱鸡般的存在。

    通过跟这几人的交流,顾晨瞬间又了解了一下阮旭坤犯罪集团的整体战斗力。

    默默点头,顾晨也是询问道:“那能不能给我配发一把?”

    “你?”壮汉看着顾晨,突然冷笑着说道:“你就算了,这玩意不是你能玩的。”

    “可我也是纪律队的一员,负责巡视海岛,保护海岛基地的安全,没有武器怎么行呢?”

    顾晨的要求也很明确,自己必须在身上佩戴一把合适的武器,必要时候,可以起到自卫的作用。

    可顾晨也非常清楚,让这帮人给出一把AK,显然不太现实。

    这帮人可不会轻易将后背交给一个陌生人。

    尤其顾晨对他们而言,依然是阮旭坤和巴图生意往来的一个抵押人质而已。

    但顾晨依然使用之前跟阮旭坤谈判的那样,讨价还价,最后折中妥协的方式,退而求其次道:“那给我一把军刀总可以吧?”

    话音落下,现场众人相互看看彼此。

    其中一名壮汉,直接瞥了身边的阿布一眼。

    阿布也是叹息一声,从身后抽出一把带鞘的匕首,直接递给顾晨道:“何文军兄弟,目前没有多余的武器配置。”

    “在岛上,要想配备武器,那都得需要坤哥点头,所以,这把匕首,你先凑合着用吧。”

    阿布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你只是来这里瞎混的,没必要配备武器。

    谁不知道,阮旭坤让何文军来这,主要是打消他无聊和emo。

    配备武器?这不是开玩笑吗?

    大家彼此间并不信任,配备武器,就等于是潜在威胁,没人会傻到这样做。

    顾晨见好歹也是有些收获,便点头同意道:“那行,这匕首我收下了,那接下来,我们去哪?”

    “半个钟头后,我们从这里出发,顺时针环岛巡逻。”阿布说。

    跟这些纪律队的人,顾晨也算是打成一片。

    虽然大家还有顾忌,但也并没有太过强烈。

    而顾晨也在与这些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话中,大概清楚了众人的情况。

    这些人都是武进勇调教出来的,只听武进勇的调遣。

    而阮旭坤只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其中阿布是武进勇的狗腿子,这点没得跑了。

    但其他几名壮汉,虽然是武进勇一手调教出来,但对阮旭坤还是比较尊敬的。

    比较在这座海岛上,他们只有一个老大,也没有想过武进勇跟阮旭坤,究竟应该跟谁的问题。

    因此顾晨感觉,潜在威胁还是在阿布这边。

    首先,阿布的电子手表百分百有问题。

    明面上看,只是一块普通的电子手表,但其实是一个微型通信平台。

    其次,阿布是武进勇的人,如果这块手表是武进勇给的,那么,在岛上禁用通信设备的情况下,阿布这是要跟谁发送信息?

    但顾晨可以百分百确定,接收信息的人,也绝对不是阮旭坤。

    联想到最近的阮旭坤,要跟许多客户进行大规模交易,因此也处在非常时期。

    就连自己提出与何文慧通话交流都被拒绝,理由是交易期间,禁止一切与外界联系。

    这就不难看出,这段时间对于阮旭坤而言,是禁止岛内人与外界联系。

    那么这个阿布,显然就破坏了规矩。

    如果再推理一下,阿布的武进勇的狗腿子,那么武进勇那头,想必也有自己的通信设备。

    那么武进勇一直在偷偷跟谁联系?顾晨感觉,这似乎是个迷。

    但同时也非常清楚,岛上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潮涌动。

    这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各怀鬼胎,因此自己必须小心谨慎。

    好在已经混进了纪律队,可以名正言顺的巡岛,再也不用被人各种监视。

    这种感觉对顾晨而言,显然是舒服的不行,可以名正言顺的调查这些人的守备情况。

    半个钟头过去了。

    这帮纪律队队员,似乎非常守时,掐着整点站立起身,准备了一下手里的装备,将弹匣装满,扣入AK。

    有些则是将锋利的军刀,放在手臂衣服上正方擦拭两遍,这才收回刀鞘。

    一共四人,加顾晨五人,组成了一直环岛巡查队。

    为首的是一名板寸头强壮男子,顾晨不知道他具体叫啥,但听大家都叫他大壮。

    大壮让所有人检查装备之后,便领着大家从木屋出发。

    小队首先要顺时针,在基地周围巡查一边,确定周围情况没有异常之后,这才开始沿着海岸线巡岛。

    行走之间,顾晨也跟最后一名马仔交流,才得知,基地木屋那块,其实只需要简单巡视一下即可。

    毕竟人员众多,很难有外人渗透进来。

    而重点则是需要巡视海岛的海滩位置。

    但凡有不明船只靠近,都会在海滩上留下痕迹。

    这样一来,众人便知道有人来过。

    所有人都检查仔细,这对于顾晨来说,其实自己根本也没想到对方会工作如此认真。

    但回头一想,似乎也没问题。

    毕竟,稍微的松懈,带来的将是灭顶之灾。

    这帮人过惯了刀尖舔血的日子,任何人都不相信,他们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干这种随时会丢掉性命的工作,没有人愿意懈怠,懈怠意味着毁灭。

    在经过一处海滩位置,大壮找到一处树荫下,席地而坐,吩咐众人原地休息。

    顾晨也领到了阿布递来的一瓶水。

    其他三人都在闲聊着日常,不时发出噗嗤的笑声。

    但阿布却一直观望着大海,欣赏着美丽的海岸线。

    而顾晨则是坐在一个制高点位置,拿着水瓶,假装喝水。

    但实际上是在观察这些人的具体动向。

    这样可以有效观察到众人的异常。

    而周围的海滩地形,其实顾晨在船上的时候,就通过航海地图,对于周边环境做过调查,也能记住这些位置。

    所以顾晨现在的脑海中,则是一张三维立体地图,而红点位置,就是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

    见顾晨独自坐在那儿愣愣发呆,大壮离开众人,径直的向顾晨走去。

    “何文军,感觉如何?”大壮问他。

    顾晨咧嘴一笑:“虽然也很无聊,但至少比待在基地什么都不干要强。”

    想了想,顾晨又道:“所以,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休息地点对吗?你们平时都是这个点在这休息?”

    “不然呢?”大壮笑笑说道:“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

    顾晨摇头。

    大壮则直接走向一棵大树,随后在大树背后,似乎在倒腾什么。

    片刻之后,大壮直接往顾晨方向丢出一瓶水。

    顾晨也是稳稳接住,有些惊诧。

    “现在知道原因了吧?”大壮继续倒腾一阵,这才走向顾晨,调侃着说:

    “水要省着点喝,要巡视的路线还很长,这里其实是我们的一个补给站。”

    “平时我们巡视在这,会偶尔放一些补给物资。”

    “比如真空包装的小面包,还有饮料什么的,当不会放酒,因为容易喝酒误事,而且酒在岛上,也是奢侈品,有钱也不能买到,得由坤哥发话才行。”

    “这么多规矩?”感觉有些大开眼界,顾晨也是咧嘴笑笑:

    “所以,你们在每个休息地点,都设有一个小型补给站?”

    “对。”喝着自己手中的水,大壮也是语重心长道:“这些都是坤哥的意思,美其名曰‘战略物资’,用来应付不时之需。”

    “一旦我们小岛遭到海警围捕,那么我们需要躲进山中,游而击之,所以必要的食物和水是不可缺少的。”

    “那如果海警秘密接近,跟你们短兵相接,你们又离基地很远,无法及时通知怎么办?”

    顾晨又是一脸疑惑。

    毕竟,万一五日后,丽媛安排的救援队伍,在海岛的某处角落登陆,并且与阮旭坤的纪律队短兵相接。

    顾晨也很想知道,这些人是如何通知基地那头。

    但大壮却是不以为然道:“没事,我们有这个。”

    说话之间,大壮将一把信号枪取出,亮在顾晨面前道:“这个是信号弹。”

    “一旦发现有海警出现,我们会打响这颗信号弹。”

    “届时,基地里的人都会看见,会寻找警戒起来。”

    “原来是这样?”

    看着大壮手里的信号枪,顾晨伸手便要去拿来看看。

    但大壮却向后一缩,直接拒绝:“整个小队就这一把信号枪,你要是突然失手打出去,那会给岛上带来麻烦的。”

    “所以这玩意,你最好别碰。”

    说话之间,大壮直接将信号枪收回腰间的皮套,将衣服盖住。

    顾晨则是咧嘴笑笑,假装并不稀罕。

    但同时,顾晨也确定了,原来这支巡岛小队,只有一把信号枪作为联络工具。

    可一旦信号枪被抢,并且小队距离基地较远,似乎这将是另一个故事。

    “差不多了。”见众人都开始打起了小盹,大壮直接站立起身,催促所有人继续巡岛。

    顾晨此时对了下时间,正好休息了半个钟头。

    一行人,继续开始环岛巡视,这期间,顾晨发现,大家不仅要检查海滩情况,还需要在树林中穿梭巡视,检查树林中的异常情况。

    从这点顾晨可以看出,其实这个大壮,明显有着军旅特征。

    似乎对于丛林有着绝对的敏感。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1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