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你C到起不来|一整夜没有从你身体里退出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在工作期间,一旦闲暇下来,就喜欢到网上购物平台去转转,随手一点,自己想要的东西很快就会通过物流,来到自己的身边,完成了一单生意。

    这样一来,线上经济对线下经济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一些商场的业绩也开始下滑,头脑灵活的人把眼光看到了转型上,头脑僵化的人,却把眼光放到了自己还未占领的区域,妄图以线上增加布点的方式,来实现营业额的增长。

    范忠明显然就属于后者,他对手头上的报表头疼不已,业绩的下滑,意味着收入的减少,意味着生意的衰败,意味着前途的渺茫。

    现在魏迅还在台上,一些人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再有十年,魏迅也就会退休,到时候人走茶凉,还有多少人会给他面子,乃至给忠明公司面子,就很难说了。

    危机感一直盘旋在范忠明的头上,但是他把魏迅的年龄看做最大的危机,而并没有把营销的迭代更新当做最大的策略。

    所以,他所制定的策略,就是要在阳江下属的另外三个县完成布点,将自己的生意遍布安州各地,三个区的交易额度有所下降,但如果能够在三个县也拥有一座商场,交易额度不就翻了倍吗?

    当然,要想在三个县完成布点,要么买下现有的商场,要么租赁足够大的场所。

    眼下买一个商场,按五千平米来说,行价也在两千万上下,再加上装修费用,起码需要两千五百万,三个县就是七千五百万。

 文学

    这对于眼下经济状况一般的忠明公司而言,是一笔巨款,显然范忠明也拿不出来。

    之前也跟几家银行联系过,但能抵押的都已经抵押了,再也没有可以抵押的不动产,即便打出魏迅的名头,但银行方面并没有接到魏迅本人的电话,更没有魏迅批的批示,自然不会轻而易举就把钱贷出去。

    银行在安州经营,肯定也会尊重安州的几个大领导,但是银行是直属商业公司,有自己的经营规则和条款,不会轻易服从某一个地方领导。

    倘若魏迅批了个批示过来,或者来个电话,银行或许会给他面子,在放贷方面给予方便,范忠明自说自话,银行方面自然也跟他打太极,说破了嘴皮,就是不肯放贷。

    那就只剩下租这一条路——按照行价,租一个这么大的商铺,一年租金起码也要一百多万。三五百万范忠明还是拿得出手的,但如果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拿下,岂不是更爽?

    他试着找谢林军做一做尝试,看看阳江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谢林军这次升迁,魏迅帮了大忙,向两位主要领导力荐了谢林军,认为他年轻有朝气,之前的政绩也不错,资历也足够,阳江县领导班子中没有比他更合适升迁的了。

    这才让谢林军更进一步,跻身常委班子成员之列。

    所谓的政绩也好,资历也罢,倘若没有人在关键时候发声,即便有政绩有资历也是白搭。谢林军对此心知肚明,因此听说范忠明求他办事,也乐得帮这个忙,也算是报答了魏迅的知遇之恩。

    但范忠明却得寸进尺,妄想以极低的价格就租下大明商业综合体,吃相委实太过难看,而且人前人后的也没有给谢林军足够的尊重,谢林军这才愤愤而去,打算不再多范忠明的事情。

    范忠明的如意算盘是,又谢林军出面协调,区区一个小开发商,还能不给常务副县长谢林军的面子?

    因此他一开口就是租金十万,十二万的,倘若对方嫌少,往上再加一点,最多二十万,到时候谢林军再从中做个保,这件事情大概率就能搞定。

    在阳江县里,堂堂常务副县长的面子,不值一百万?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不但一口回绝了他,而且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竟然跳出来,直接拒绝了他的建议,甚至连讨价还价都没有进行,就直接驳了他和谢林军的面子。

    偏偏这个谢林军,装作一副没事人一样,也不帮忙说上一句话,完全置身事外,全然打破了范忠明的计划。

    对方不给面子,保人不表态,这生意还谈个毛线!

    既然对方这么不给面子,那他范忠明就必须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对付谢林军,他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要是他斗胆跟魏迅说一下,说把谢林军这个职务免了,只怕会被姐夫魏迅骂的狗血喷头——他刚刚力荐提拔上去的人,现在就要把人家免职,这说到最后,还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这样的蠢事,范忠明还不至于会做。

    但对付大明公司,他办法还是有的。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的工程停工,他知道,大明公司第一个项目风华园赚了一大笔,但很快就都投入到了商业综合体和锦绣园的建设中,还贷了两千万的款,如果让他们的工程停滞两三个月,大明公司就会陷入极为被动的局面。

    让不识抬举的人破产,是范忠明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范忠明直接给了阳江安监局局长沈从越一个电话,亮明自己就是魏迅的小舅子,忠明公司的董事长,请他沈从越帮一个忙,事成之后,魏迅魏书记一定不会忘记这件事。

    沈从越才四十岁,在眼前这个位置上过得并不算如意,早就想换个岗位,或者有可能的话,更上一层楼,成为县领导,那才叫个爽。但要想晋升为副处,没有一个市领导帮忙递话,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毕竟,他也不算是钱东进赏识的人。

    但市领导是想结交就能结交的?沈从越在阳江虽然也还算是个人物,但放到安州,就不算什么了,安州正科职的人多了去了,谁能轻易就跟厅级的领导攀上关系?

    现在,三把手魏迅魏书记的小舅子主动联系上了自己,而且只是要求以不符合安全施工的理由,阻止一家房产公司的施工,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难事,想找房产开发施工的问题,并不算难,随便找一条,就能让他们先停下来。

    所以他很快就安排人去检查,也很容易就找到了问题,整改通知书也就当场下发了。

    对沈从越来讲,这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他们每个月都会给一些安全生产不达标的企业下发整改通知,多发一家也不打紧。

    但没想到,三天后,分管的副县长就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他,一顿劈头盖脸的骂,让他一头雾水,不知所以,连忙按照要求重新带队去了大明锦绣园施工现场,检查了一下,之前的整改要求都已经整改到位,也找不出什么大的问题,只好灰溜溜地下发了复工通知。

    沈从越不敢大意,赶紧将整件事情通知了范忠明。

    范忠明正对着报表要发火,一见到沈从越打来了电话,以为是沈从越向他邀功,没想到却是听到大明锦绣园复工的消息,让他顿时火冒三丈:“你是吃干饭的吗?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想做县领导?滚蛋吧!”

    沈从越放下电话,心里还有些忐忑,旋即一想,倘若这件事情魏迅知道并且支持的话,分管的副县长又怎么会忤逆魏迅的意思呢?这不分明就是范忠明打着魏迅的旗号办事,让自己当炮灰,平白无故还得罪了不知道哪路神仙!

    “滚你的蛋!”素来斯文的沈从越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本来是以为挂掉了电话,这才骂出一句来解解恨,但没有想到电话并没有挂掉,依旧处于通话状态中,这样一句话让范忠明更是怒不可遏:“姓沈的,你特么的给我记住!”

    沈从越吓了一跳,赶紧挂掉电话,心里也是一阵紧张,他拿不准到底这件事情到底是魏迅的意思,还是范忠明拉虎皮扯大旗,拿着鸡毛当令箭。

    但范忠明这样一个生意人,竟然也敢肆意辱骂他堂堂一个局长,让沈从越也是越想越气,又骂了一句:“特么的,你还能把老子怎么样么?”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18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