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乱惀小说目录 宝贝错一题c一次

瓜瓜自小就对沈斯越有一种仿若天性的崇拜,不出意外的话,沈斯越肯定会将他培养成接班人。而森森与沈斯昂的气场极为相投,但有沈斯越与杜晚晚在,他不至于被同化为一个纨绔子弟;况且沈斯昂近些年也早已脱胎换骨,虽然依旧常常没个正形,但好歹也是能扛事的人了。
  
  “看孩子意愿,我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如果两个都想管理家业,就让他们公平竞争;如果都不想,那我不介意挑选职业经理人来培养。”沈斯越默了稍许,继续笑着说:“我和斯昂都不算拥有完美的童年,成长经历中也都存在许多的遗憾。我常常想,作为一个父亲,我会不会做得不够好。”
  
  杜晚晚笑道:“成长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有遗憾与残缺,我那时候啊,就特别想买可爱的娃娃,就是那种芭比娃娃。可是呀,经济条件有限,但长大了之后也仅仅觉得可惜,却不会再喜欢芭比娃娃了。所以瓜瓜和森森肯定也会有自己的烦恼,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不过是从一个维度的烦恼转化为另一个维度的烦恼。”
  她仰起脖子亲了亲沈斯越的下颌,“所以呀,沈家哥哥,我们不用紧张。我们不可能成为完美的孩子与完美的家长,我们需要和孩子一起成长。”

 文学

  
  次日是周六,但杜晚晚有杂志拍摄工作,下午三点收工回到家。
  她一进门就看见自家那小毛孩子正规规矩矩地立在客厅东南角,面壁思过。
  沈斯越则是坐在沙发里,面色如常地翻阅报表。他抬眸看她,唇畔浮起温柔的笑意,“这么早就回来了?”
  “是呀,拍摄很顺利,比计划提早两小时就拍完了。”杜晚晚走向沈斯越,沈斯越伸臂一揽,将她搂入怀中。
  杜晚晚轻声问:“森森闯祸了?”
  “跟瓜瓜打了一架,我让他罚站一小时。”
  
  杜晚晚又看了看其他角落,问:“那瓜瓜呢?”
  “斯昂带走了。”
  “他们为什么打架?”
  “争夺你的归属权。”
  杜晚晚:“……”
  
  沈斯越笑了下,无可奈何地说:“一个要抢你回去给沈斯昂,一个要抢你留下来给我。都是胳膊肘往外拐,争着争着就打起来了。”
  杜晚晚噗哧笑出声,“那斯昂什么反应?是不是生无可恋?”
  “我哪会注意他什么反应。”沈斯越勾唇,瞧了眼不远处的小小背影,“沈臻森太令我失望了,要不是看在他是你好不容易生下来的,我真想把他赶出家门。”
  
  杜晚晚笑得更开怀了,她抡起小拳头捶了捶他冷硬英隽的脸颊,“昨天你还说怕你这个父亲做得不够好呢,你让他站了多久了?差不多就得了吧,孩子还小。”
  沈斯越捏起她的下颌,眸色幽深,含笑道:“教育孩子要有原则,不能过分溺爱。夫人此番求情,该罚。”
  他逼近她粉嫩的樱桃唇,即将触及之际,屋内倏然响起一声尖叫:“爸爸!你又欺负妈妈!!”
  沈斯越:“……”
  杜晚晚:“……”
  
  两分钟后,小奶团子森森被冷酷无情的父亲大人拎进儿童房,继续面壁思过。
  杜晚晚虽然暂时得以从魔爪下逃脱,但晚上睡觉的时候,免不了被小题大做的男人逮着来来回回折腾得死去活来。
  
  杜晚晚累得快要虚脱了,朦朦胧胧之际,被滚烫的热吻亲醒了。
  她正要发脾气,沈斯越就将一个硕大的礼盒塞进她怀里,笑道:“给你准备了礼物,拆开来看看。”
  
  杜晚晚打了个哈欠,意兴阑珊地撕开精美的包装纸。
  一套芭比娃娃套装大礼盒,有漂亮的小衣服,有做工考究的别墅。粉嫩嫩的一套,充满了少女心。
  沈斯越像哄小孩子似的哄她:“以后沈家哥哥每年都给你买,好不好?”
  杜晚晚笑了,有些无言以对:“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芭比娃娃了呀,难道你会喜欢小时候的变形金刚吗?”
  “那现在喜欢什么?”
  “我才不会说喜欢你,你个大坏蛋。”杜晚晚睡意消退了一些,与他聊了好一会儿的话,然后突然想起朱嘉炜:“朱嘉炜和穆冉姐是不是终于要结婚了?”
  “只办仪式,不领证。慕容和穆冉当年离婚的时候有过口头协议,为了将各自的爱与财产完整留给孩子,双方都不能再行结婚生子。”沈斯越笑了笑,说:“慕容主要是存着挽回穆冉的意思,但不可能了。”
  
  周日两家人回南山别墅探望沈老爷子,沈老爷子对两个曾孙疼爱得不得了,陪着他们丢皮球玩。
  沈斯越、杜晚晚夫妇与沈斯昂、杜潇夫妇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
  沈斯昂叹息道:“哥,晚晚,不是我这个做弟弟的说你们,你们平时恩爱能不能顾虑顾虑小朋友?”
  杜潇附和着笑,一脸促狭,“就是说嘛,森森跟我们告状说,总看见斯越哥抓着晚晚欺负。”
  
  杜晚晚扶额,“不会这才是森森非要我嫁给斯昂的原因吧?”
  “不然呢?森森可还真是为你操碎了心。”
  “……”
  
  沈斯越平行微翘的桃花眼眯了眯,当天晚上回去后就将森森单独拎起书房,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杜晚晚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反正出来后,森森红着眼眶拽她衣角:“妈妈!你不要嫁给别人好不好!不可以嫁给别人!”
  杜晚晚吃力地抱起大胖儿子,“不嫁不嫁,来,告诉妈妈,爸爸跟你说了什么呀?”
  森森握拳,坚定道:“男人的秘密。”
  杜晚晚:“……”
  
  沈斯越那里,杜晚晚自然也问不出半个字来。她气鼓鼓地说:“好啊,你们两个现在都开始有秘密了是吧?”
  沈斯越将森森的脑袋拧过去,然后才俯下身啃咬杜晚晚的唇瓣,低笑:“谁让晚晚是我们家的小公主呢,我和森森都会守护你的。”
  森森奶气奶气地嚷嚷:“妈妈!我们会打败dragon,保护你!”
  杜晚晚:“你爸爸就是那只最大的dragon!”
  森森挠了挠头,迷茫道:“可爸爸说他是王子。”
  杜晚晚:“……”
  **
  森森上幼儿园后不久,杜晚晚就发现他开始频繁翻阅迪士尼公主的画册,还常常一个人坐着坐着就傻笑起来。杜晚晚伸出手指戳了戳森森肉嘟嘟的脸颊,笑问:“跟妈妈说说,是不是在幼儿园里有喜欢的小朋友了呀?”
  森森顿时耳根通红,雄赳赳气昂昂地否认:“没有!”
  “这样啊。”杜晚晚换了个问法,语气愈加柔和:“那森森想要抱抱她,亲亲她吗?”
  森森不由自主地点了两下头。
  
  杜晚晚弯眸,“好哇,你果然有喜欢的小姑娘了!”
  被套路的森森身手敏捷地从地毯上爬起来,鼓着腮帮子瞪了杜晚晚一眼,转过身蹬蹬蹬跑回房间去了。
  又羞又恼。
  
  杜晚晚给他打了他最爱喝的草莓牛奶,勉强获得胖家伙的谅解。
  森森抿着唇角,“妈妈,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喔!”
  “不告诉不告诉,妈妈保证。”杜晚晚进一步试探:“是什么样的小女孩呀?妈妈认识吗?是不是你那个小同桌?”
  “不是!我才不会告诉你!”
  杜晚晚继续说:“妈妈只有知道了那个小朋友是谁,才可以帮你呀。”
  森森瞒得滴水不漏,一眼就看穿杜晚晚的伎俩:“妈妈骗人!才不会告诉你!”
  
  这天沈斯越回来后,杜晚晚指派他去跟森森促膝长谈,话题重点在于不能随便对女孩子动手动脚以及不能因为喜欢人家就故意去欺负人家以引起注意。当然,男孩子也不可以。
  当森森垂头丧气地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杜晚晚就知道沈斯越肯定非常严肃地跟他聊了这个话题。沈斯越唱完黑脸,她立马上前唱红脸,对儿子轻声细语、好好安抚了一番。
  不过可惜,依旧没有挖出来准小儿媳妇是哪家的姑娘。
  并且看森森这副郁郁寡欢的模样,杜晚晚认为他有九成的可能性是单恋。
  小孩子之间的喜欢纯粹且简单,森森瘪着小嘴巴,眼睛亮得像星星一样。
  
  翌日,杜晚晚与云朵约了一起逛街。她问起云朵:“你家小淮在幼儿园有喜欢的小姑娘了吗?”
  “没,他啊对女孩子一点都不绅士,除了对妹妹好一点。”云朵一吐槽儿子就停不下来,“上回李局长家那个小丫头亲他,他直接把人按地上打了一顿。天,我怎么会生了个这样的儿子!”
  杜晚晚差点笑出声,“真的假的?天哪。”
  “当然真的,这事我本来都不想说出来,太丢人了。”
  
  杜晚晚敛了笑,思索道:“确实,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打人呢。”
  “先不说这个,你怎么问起我这事来了?”云朵了然一笑,好奇地问道:“是不是森森追女孩了?”
  杜晚晚将森森露出的端倪讲给云朵听,云朵听罢,笑道:“这还在暗恋阶段啊,要么咱们帮帮他?”
  
  “别,别。”杜晚晚深知云朵爱搞事的劣根性,忙道:“孩子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自由恋爱,自由恋爱。”
  云朵:“……”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2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