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公交车居然弄了2个 又粗又长进出人妻后菊

年轻男女吻得难舍难分。
  
  张岚捂住唇脸上流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暖橙,是卢月学姐。”
  
  卢月是英语系的,赵暖橙大学也念英语。卢月属于他们的直系学姐,并且是相当有名的学姐。
  
  卢月长相很漂亮,清秀柔和,气质也分外高雅,微微一笑,是许多大学男生的白月光。
  
  她还是被保送来的x大,因此在学校知名度相当高。

 文学

  
  赵暖橙觉得看人家接吻不好,匆匆拉着张岚走远了。
  
  张岚嘟嘴,表示遗憾。
  
  “卢月学姐那么漂亮,你说他的男朋友是谁啊?你不是和她高中一个学校的吗?认识她男朋友吗?”
  
  这话让赵暖橙愣了愣。
  
  高中,要说漂亮,她见过最好看的少女。
  
  卢月站在那个少女身边,半点光芒都没有了。十七岁的孟听,几乎是所有女孩子想要成为的模样,也是所有少年想要拥有的初恋。
  
  然而在高中时期黯淡无光的卢月,没了孟听的对比,几乎所向披靡。可在最初的高中,卢月就一直是一个少年的白月光。
  
  赵暖橙在这样一个十一月,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贺俊明来。
  
  她竟然发现,在荒僻的野外等车,贺俊明站她旁边抽烟,仿佛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贺俊明并不很帅,甚至过于普通了。
  
  他家很有钱,一看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孩子。他说话肆无忌惮,对着女孩子也天生嘴欠。贺俊明染了深棕偏黑色的头发,其实蛮有少年感。
  
  但这人蠢。
  
  在所有人都巴巴看着孟听那一年,他一直看着卢月。
  
  而卢月刚刚接吻那个男生,可比他帅多了。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x大的卢月收到了一辆车。
  
  是一辆在零几年就价值二十万的白色奥迪。
  
  x市的大学城并不只有一所大学,周围还有逼格不如x大的许多学校。其中就有一所职业学院。俗称大专。
  
  卢月开着车飞驰而过时,才下过一场雨的路上,泥水溅了赵暖橙牛仔裤一身。
  
  赵暖橙抱着英语课本抬眼,就看见了叼着烟的贺俊明。
  
  一米八的贺俊明,平平无奇的脸,却穿着一身名牌。
  
  他笑着给卢月理了理头发,卢月踮脚给了他一个吻。
  
  他扣住卢月的后脑勺,在奥迪的遮挡下,越吻越深。赵暖橙沉默看了眼,转身走了。
  
  有钱人才配拥有白月光。
  
  那天开始x大都知道卢月和一个有钱人在谈恋爱。
  
  那少年对卢月很好,送了车子,又送名牌包包和香水。样样奢侈,本就好看的卢月,被精致的打扮弄成了一个玉人儿。
  
  十一月末下了场雨。
  
  赵暖橙撑着伞逛超市回来,遇见了贺俊明。
  
  他捧着一大捧鲜花,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直骂娘。赵暖橙皱眉撑开伞,踮脚遮在他发顶。
  
  贺俊明转头,看见少女的脸愣了愣。
  
  赵暖橙高中并不怎么漂亮,她体重一百三十多,肉脸还有双下巴。
  
  大学的赵暖橙变化也不大,顶多穿得成熟些了。
  
  他呆呆看着少女,觉得眼熟,半晌想起她名字:“赵暖橙?”
  
  “是我。”
  
  贺俊明很惊喜:“你也在x市读书啊?”
  
  他高兴了一会儿,又连忙低头去看花有没有淋坏。他还拎着给卢月带的吃的,怕饭菜凉了,低声骂了句操。
  
  赵暖橙说:“不穿名牌了?”
  
  棕发少年爽朗一笑:“养女朋友!”
  
  他爸每个月就给那么多钱,他要给卢月买包包,买好吃的。他自己穿得不好没关系,得让卢月漂漂亮亮的。
  
  他低头看手表,离卢月要给他的时间期限快过了。
  
  贺俊明想也不想冲进雨里。
  
  她握住伞柄,看着他的背影。
  
  突然想起那年在小港城,他表面看着不情不愿送她回家。见她害怕,又指着窗外说:“漂亮不?”
  
  远处看小港城的霓虹流星落下。
  
  赵暖橙趴在窗前,点点头。
  
  贺俊明笑了下,揉揉她头发:“别怕,我不是坏人。”
  
  他停车让赵暖橙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因为违停险些被交警把车拖走。
  
  此刻赵暖橙看着少年在雨里跑得飞快,轻轻低下了眸。
  
  十二月x市飘雪的时候,卢月脚踩两只船的事情被捅破了。
  
  事情闹得很大,贺俊明一下子成了冤大头活王八。
  
  他暴怒去打那个男生的时候,卢月拦着他,冷冷道:“还嫌不够丢人吗?”
  
  “你告诉我,你到底喜欢谁?”
  
  卢月扶起脸上淤青的金融系男生萧路,让他靠着自己,丝毫没给贺俊明留情面说:“他。”
  
  周围哄然大笑。
  
  真可笑,贺俊明从一个富二代快为了卢月吃了上顿没下顿了,卢月冷静告诉他,他不过是个备胎。
  
  这件事被当成笑话传遍了整个x市,赵暖橙本来在喝奶茶,张岚说:“好丢人,太蠢了吧。”
  
  赵暖橙起身:“他是蠢,可是卢月和萧路也好不到哪儿去!”
  
  等赵暖橙从雪中跑出去了,张岚才低声道:“我就说说而已,她生什么气。”
  
  贺俊明喝得烂醉如泥,倒在雪里。
  
  赵暖橙擦干净他脸上雪花,吃力把他背起来。
  
  这条街道不好打车,她哪怕有些胖,可是背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也太过吃力。
  
  “贺俊明,你家在哪里?”
  
  他没了意识。
  
  赵暖橙把羽绒服脱下来,披在他身上,扶着他往小旅馆走。
  
  她细心给他洗了脸,又给他把鞋子脱了,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他半夜醒过来了,抱着她大哭。
  
  边哭边喊卢月。
  
  赵暖橙拧他耳朵。他痛得吸气,总算松了手。
  
  她守了他一.夜,一醒来就看见了贺俊明复杂的脸。棕色头发的少年笑道:“赵暖橙,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她心扑通跳,面上却平静看着他:“你觉得呢?”
  
  贺俊明愣了愣,摸钱包给她:“我开玩笑的,谢谢救命之恩。”
  
  她握住那个钱包,没有说话。
  
  后来过了个年,第二年又开春。过年时赵暖橙知道了孟听和江忍还在一起,她有些唏嘘。孟听问起贺俊明情况时,赵暖橙却突然有些难过。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谁的陪衬,可是卢月那样对贺俊明,他依然还想着她。
  
  人是不是有高低贵贱之分,她长得不好看,所以不配被人喜欢。
  
  开春,贺俊明去江忍的“聆听项目”实习,黑了一个度。
  
  卢月和萧路最终还是因为家境相差太大分手了。
  
  赵暖橙看见贺俊明时,他正抱着哭得难过的卢月,低声安抚她。贺俊明抬眸看见赵暖橙,突然有些尴尬。
  
  赵暖橙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走远了。
  
  卢月在准备出国。
  
  赵暖橙总觉得生活像一本小说,仿佛出了国,才是真正的白月光。卢月活成了白月光的模样。赵暖橙却不知道究竟该活成什么模样,她突然觉得,要是孟听还在就好了。
  
  孟听在的时候,世界永远纯洁快活。
  
  庆祝卢月出国那晚,贺俊明掏钱请他们专业的吃饭。
  
  林林总总来了一百来号人。
  
  赵暖橙本来不想去,被张岚硬生生拉着去了。
  
  贺俊明笑着挥手:“在国外好好生活,要快乐。”
  
  卢月笑得温雅:“我会的。”
  
  她走了,贺俊明一个人在大厅哭成一个一米八的傻子。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2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