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学长还在我的身体里 驾校教练车内吸乳

贺俊明打篮球受伤,赵暖橙旷课跑出去,他吊着脚在医院,二大爷似的看书。
  
  她完考试的嫌隙,都跑来医院照顾他,给他削苹果,又为他盖好被子。然后在他脸上轻轻一吻。
  
  那年圣诞,贺俊明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在她唇上亲了亲。

 文学

  
  赵暖橙心里幸福满满的,她想,这天底下没有捂不热的心。贺俊明的心总算给她捂热了。
  
  然而大四毕业这年,贺俊明的白月光回来了。
  
  卢月站在校门口,戴着墨镜,一笑潋滟。
  
  贺俊明松开了握住赵暖橙的手。
  
  “你是我男朋友,别走。她会伤害你。”赵暖橙说。
  
  贺俊明不敢看她:“分手吧,是我不好。卡给你,这些年没给你买过什么,好好收着。”
  
  她笑出了泪,把卡砸他脸上。
  
  她从大四下,又恢复了减肥的日子。到了毕业那天,室友惊讶地说:“暖橙我发现你瘦了好多,很漂亮哎,比起现在的卢月学姐也不差。”又怕提起赵暖橙的伤心事,赶紧闭了嘴。
  
  赵暖橙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五官小巧灵气。隐隐约约有了美人雏形。
  
  她笑起来:“我也觉得,现在的自己最好看。”
  
  她收拾好东西,走出读了四年的大学校园。赵暖橙抬头,学着曾经孟听那样,不在意一切外界的东西,轻轻笑起来。
  
  七月毕业,她遇见了萧路。
  
  萧路穿着西装,要赶去第一天上班。
  
  她把自己的伞给他。
  
  萧路回头。
  
  眼里带着浅浅的光彩。他笑起来:“你好眼熟。”
  
  她说:“不要伞就给我。”
  
  萧路说:“留个电话,把伞还你。”
  
  赵暖橙从来没有想过,她为贺俊明撑伞,贺俊明没有喜欢上她。她随手帮忙,萧路却喜欢上了她。狗血到她觉得好笑。
  
  回国的卢月找过萧路。
  
  萧路挑眉:“我依然没钱,你还是和那个蠢货在一起吧。”
  
  他认真追求赵暖橙。
  
  他虽然没钱,可是工作很好。早晚会有出息。
  
  ~
  
  贺俊明也不知道怎么到的赵暖橙上班的公司。
  
  她穿着高跟鞋,抱着一摞文件,她烫了大波浪卷发,小脸变得精致。
  
  他愣了愣,记忆里可爱却平庸的女朋友突然陌生起来。
  
  赵暖橙崴了脚,一瘸一拐往外走。
  
  贺俊明皱眉,刚要过去。萧路走过去,拦腰抱起她。
  
  赵暖橙挣了挣,萧路说:“别动,不疼吗?”
  
  她气哼哼去揪萧路头发。
  
  有那么一瞬,贺俊明脑子里是空的。
  
  他什么都没想,就冲了上去要抢人。
  
  大一那年,也是面对这个男人。当时为了卢月,可即便是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让他痛苦愤怒到快死去!
  
  赵暖橙不是很喜欢很喜欢他吗?
  
  怎么还没多久,就愿意被另一个男人抱?
  
  他心里说不出的愤怒,还有隐隐约约被他忽视的委屈。
  
  赵暖橙陪了他两年,活泼的姑娘为了他温温柔柔,什么都肯做。
  
  可当她离开他,又重新变得活泼俏皮了起来。
  
  赵暖橙没有贺俊明,原来才活得更好。
  
  事情以一个耳光结束。
  
  赵暖橙打在贺俊明脸上:“贺俊明!你多大了!疯够了没有,你要卢月就卢月,你后悔了想要我就要我?大家都是你的玩具吗?你要不要这么贱,卢月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滚!”
  
  哪怕是当年被整个x市嗤笑,贺俊明的心也没有这么痛。
  
  等贺俊明走了,赵暖橙才无力蹲下,抱住自己。
  
  ~
  
  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卢月吵着要吃最远的那个廖记羊肉汤锅。
  
  让贺俊明开车去买。
  
  他开了很多里路,突然调转车头,往自己的房子里回开。里面满满都是和赵暖橙的回忆,她亲手织的围巾放在角落里落了灰,他小心拍了拍,围在了脖子上。
  
  车子开上大桥,他看着高楼的漫天的流星霓虹。
  
  终于想起了当年亮晶晶双眼看他的小姑娘。
  
  在他还不成熟、被所有人讨厌的时候,她就一直喜欢着他。
  
  可是是他自己,把她弄丢了。
  
  卢月没能吃到那个汤锅。
  
  四年的时间,贺俊明看着她,眸中再没了一点感情:“分手吧。”
  
  三月的春,是江一斐和江一希的生日。
  
  作为叔叔,贺俊明跑去b市看他们。
  
  江一希第一个看见他,白嫩的小手指过去,奶声奶气道:“爸爸,贺叔叔。”
  
  江忍低眸,把女儿抱起来:“离他远点,蠢会传染。”
  
  贺俊明:“……”
  
  不到两岁的江一希像极了孟听。小宝贝白白嫩.嫩又可爱。
  
  她软哒哒说:“找哥哥。”
  
  江忍给她擦了擦口水,弯唇一笑:“我们去看看哥哥在做什么。”
  
  一岁半的江一斐在堆积木。
  
  他穿着小西装,严肃的小脸很呆萌。
  
  江忍笑了声:“一斐,看好妹妹。”
  
  江一斐小大人一样点头,短短的胳膊把玉雪可爱的妹妹往怀里捞,护犊子的模样。
  
  江忍嗤了声:“怎么看都是一希可爱。”
  
  江一斐严肃的小脸差点气哭,一希咯咯笑。
  
  一斐和一希是异卵双生子。一斐是哥哥,先出生三分钟。
  
  江忍总说一斐不好看,像他。一希漂亮,像孟听。
  
  大厅里很热闹,毕竟江总的宝贝儿女生日,来的人非富即贵。
  
  贺俊明百无聊赖,蹲下来陪着两个粉嘟嘟的娃娃堆积木。
  
  孟听挽着赵暖橙的手出来时,就见到一希哭了——贺叔叔笨手笨脚把她和哥哥的城堡推倒了。一斐倒是很淡定,又重新来。
  
  贺俊明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孟听看得好笑,江忍摸摸她头发,认命抱起女儿哄。
  
  贺俊明:“抱歉啊一希宝贝,我……”他抬头就看见了二十三岁的赵暖橙。
  
  这年的赵暖橙肤白貌美。
  
  她低眸看他,眸中轻嘲。
  
  贺俊明突然脸发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知道赵暖橙不再待见他,一整场宴会,却忍不住悄悄去看她。看那个几年间一直欢欢喜喜对他好的姑娘。赵暖橙一眼也没回过头。
  
  孟听问她:“真不要他了?”
  
  赵暖橙笑得洒脱:“能做的我都做了,人总得长大嘛,人就那么点自尊,挥霍得差不多了,也就清醒了。不爱就不爱了呗。”
  
  赵暖橙要走了,江一希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奶声奶气说:“赵阿姨再见。”
  
  江一斐也说:“赵阿姨再见。”
  
  赵暖橙在两个可爱得不行的宝贝脸颊上都亲了亲。
  
  “一希一斐再见。”
  
  孟听送她走到门边,赵暖橙突然回身抱住她。别墅的被夜色点亮,孟听拍拍闺蜜的背,温柔安抚一如当年。
  
  赵暖橙在她耳边哽咽道:“孟听,我真羡慕你。”
  
  “原来一段青春走完一辈子,是那么难。”
  
  是啊,那么难。
  
  所以江忍是有多辛苦,才一步步走到了她身边。
  
  孟听看着赵暖橙挺直的脊背,一步步走出视线,贺俊明又慌忙追了出去。
  
  孟听回头,江忍在看她。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2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