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的性生生活全部:写错一道题就让学长干一下

片刻后,顾青奚从主院里走出来。
  她穿着一件彩晕蜀锦罗衫,在阳光下走动的时候流光四溢,配上那张美到让人惊叹的脸,漂亮的灼人心魄。
  
  林靖康没忍住,视线下意识就黏在了她身上。
  顾青奚最近仿佛越来越美丽了。
  
  但对于林靖康的目光,青奚熟视无睹,今日的她冷着一张脸,看起来不仅矜贵,且气势很足。
  林靖康有些不悦。
  

 文学

  这个女人向来钟情于他,曾经满心满眼都是他,如今却故作冷淡。
  他在心里想,待会儿必不会替顾青奚解围。
  除非……对方主动低头求他。
  
  “妇道人家,穿的这般惹眼!”
  老太君啐了一口,骂道:“也不看看侯府让你折腾成什么样了,还不滚过来认错!”
  柳妈妈在后面悄悄给一个小厮使了眼色。
  
  于是,当老太君话音落下后。
  就见那小厮站出来,嚷嚷道:“请老太君、侯爷做主啊,夫人克扣菜色,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了。”
  
  “对对,今天还有几个丫鬟饿晕了呢。”
  “这个月本该发的工钱还没发。”
  “……老太君以前当家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
  
  有人带头,下人们仗着法不责众,都开始抗议。
  最近这段时间,顾青奚跟个出气筒一样逆来顺受,下人们惯会拜高踩底,也不怎么怕她。
  老太君、柳妈妈,包括温芳菲在内,都冷眼瞧着这一幕,等待林靖康发怒。
  
  但没等林靖康发火,顾青奚倒是先冷笑一声。
  片刻后,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就见秋露走出来,一巴掌甩在了带头起哄的小厮脸上。
  
  啪!
  那小厮被抽懵了,估计是没想到有侯爷和老太君在,顾青奚竟然敢直接下狠手。
  
  “公然质疑主子,挑衅闹事。”
  顾青奚看向身侧的管家陈贤,问道:“陈管家,按照家规,该怎么处置?”
  
  陈贤这十几日跟在顾青奚身边,早已清楚夫人是个什么狠角色,半点都不敢怠慢。
  因此被点到名以后,他恭敬道:“回禀夫人,按照家规,公然质疑主子,挑衅闹事者,断一条腿,发配到下面的庄子。”
  
  闹哄哄的主院顿时为之一静。
  众人脸色紧绷,心里却不敢相信顾青奚真的要下如此狠手。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呢?”
  在一群人惊骇的注视下,就见顾青奚红唇微启,笑着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头皮发麻的话:“夫人我虽然宅心仁厚,但家规如此,只能照办。徐管家,下手利索点,让他少遭点罪。”
  柳妈妈被打的昏死过去。
  
  这是承恩侯府的下人们,头一次真正见识到顾青奚的狠戾手段。
  当然,大家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今日顾青奚那张含着煞气的美人面,怕是此后很多年都要成为刻在有些人心底的噩梦。
  
  前段时间,他们还嘲弄侯夫人,说她看不懂账簿,说她活该吃闷亏。
  然而一转眼,人家把这么多年的陈年烂账查的明明白白,一点一滴开始清算。
  
  原来,最近顾青奚在院子里看似无所作为,纵容下人们来要钱,各种蹬鼻子上脸,是等着搜集证据,秋后算账呢。
  如今一出手,就将满侯府的人吓破了胆。
  
  这一棍又一棍的打下去,棍棍见血,谁看了不头皮发麻?
  就连在旁边看着的芍药都脸色苍白,显然是想到了前些日子自己被顾青奚杖责的场景。
  这个女人,真真是个蛇蝎美人,开口便要人性命。
  
  不管旁人怎么想,顾青奚自个儿倒是悠然自得,那张美的让人惊异的脸蛋上甚至还挂着几分笑意。
  她躺在太师椅里,姿态慵懒,周身却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气场,美的张扬肆意,美的惊心动魄。
  
  不得不说,这样的顾青奚,耀眼且鲜活,好似浑身都在发光,让人挪不开眼。
  林靖康头一次发现,自己这位印象中无趣、愚蠢的发妻,竟然还有这般灼人娇艳的一面。
  
  他的目光落在顾青奚舔/舐杯子的红唇上,片刻后无意识的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角。
  也不知道那出口便能震慑下人们的娇/嫩/朱唇,品尝起来是何滋味……
  
  “夫人,柳妈妈晕过去了。”
  负责打棍子那小厮的话,骤然惊醒了生出诡异心思的林靖康。
  他几乎是下意识收回了看向顾青奚的目光,多少有些仓促。
  
  然而,没人注意到侯爷的异常。
  因为就见顾青奚看着晕厥过去的柳妈妈,温声道:“晕过去也好,断腿的时候就不疼了。柳妈妈跟着老太君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夫人我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便让她少遭些罪吧。”
  
  一番话,听的在场人集体失声。
  断了人家一条腿,还自称‘讲情面’,这般狠辣的手段,却又这般温和的姿态,实在让人胆寒。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好意思讲出‘夫人我宅心仁厚’的话。
  但不得不说,这番杀伐果决的手段,震慑力很足,想来今日过后,侯府这帮没规矩的下人们,见到侯夫人以后都会学乖了。
  
  “林靖康,柳妈妈陪了我大半辈子,将来也是要跟着我一起走的。”
  老太君这个时候已经不哭了,她目光定定的看着林靖康,满眼失望、心痛和哀切:“你我母子一场,我从未求过你,如今就算为娘的求求你,纵然她有错,现在罚也罚了,便放她一条生路吧。”
  
  “娘。”
  被老太君这样含泪哀求,林靖康终究是心软了,但看着满院子盯着的仆人,他还是哑声道:“柳妈妈罪责过深,不罚,无法服众啊。”
  
  就算是一家之主,也得讲究个规矩。
  今日如果柳妈妈不罚,那在场跪着的几十号人,罚还是不罚?
  规矩若是乱了,承恩侯府也就跟着乱了。
  
  “你!孽子,孽子啊!”
  老太君闻言气极,示意温芳菲搀扶着自己往前走,开始胡搅蛮缠撒泼:“我不管,今日我就算不要这张老脸,也得把柳妈妈带走。我看有我护着,谁还敢继续打她!柳妈妈死了,我也跟着一头撞死!”
  
  看着不顾自己颜面,当众撒泼的老母亲,林靖康脸上浮现出一抹心痛。
  母亲,这是越来越老糊涂了。
  温芳菲赶忙示意身边两个小厮:“快,还愣着做什么啊,还不赶紧把柳妈妈搀扶起来。”
  
  “是呢,还是表小姐心肠好,不过这侯府的家事,你就不便掺和了吧?”
  瞧温芳菲这番作态,顾青奚叹了口气,又笑道:“罢了,总要给表小姐个面子,去吧,赶紧把柳妈妈扶起来。”
  
  她这话说完,老太君脸色微喜,竟然生出几分感激来。
  温芳菲则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那两个小厮和老太君靠近到柳妈妈身边的时候。
  啪!
  最后一棍子猛然当头砸下,狠狠的砸到柳妈妈的腿上。
  
  咔嚓。
  清晰地骨裂声,伴随着鲜血迸飞,甚至还有几滴血溅在了老太君和温芳菲的脸上。
  陷入晕厥的柳妈妈疼的惊醒过来,脸色扭曲又痛苦,惨叫声撕心裂肺:“啊啊啊!”
  
  这会儿日头当空,秋日的天气很是舒爽,但不知为何,满院子的人都觉得脊背发凉。
  老太君呆愣愣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和柳妈妈的惨状,片刻后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温芳菲手忙脚乱的接住老太君,猛然抬起头来质问道:“顾青奚,说好的放柳妈妈一马,你为何出尔反尔?”
  “我何曾答应过要放她一马?”
  顾青奚朝她展颜一笑:“我只说,表小姐可以派人去把柳妈妈扶起来。诺,人现在就在这里躺着,表小姐菩萨心肠,尽管去扶便是。”
  
  “你!”
  温芳菲被气得浑身发抖,她抱着老太君,转身看向林靖康,怒道:“表哥,你就任这女人把侯府闹得鸡犬不宁?柳妈妈陪伴了老太君一辈子,今日以后,你让老太君颜面何存啊!”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2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