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闺蜜我内裤里摸来摸去

 白宁看着这份资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就在不经意之间就会匆匆而逝了,连喝一杯下午茶的时间都不到。

    但是这在白宁的眼里和现在正在和天龙集团谈判又毫不知情的刘建业来说,这些时间已经决定了建业传媒的的生死。

    而至于刘天龙的天龙集团,在白宁的心里面已经给这个集团判了死刑,有了建业传媒,白宁就有办法让天龙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和他的老板刘天龙,在未来的一段时间经历一些事儿之后成为历史!

    白宁打电话给法务部的主管李蕾,这也是和他们一起去港地的老相识了,他请法务部帮忙做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这对于法务部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直接就有模板,按照白宁的要求协议很快就做了出来,李蕾也没有多问,直接发给了白宁。

    白宁带着打印好了的协议立马走出了办公室,他到停车场取上自己的悍马,径直去往了林小小资料里面写的建业传媒的地址。

    建业传媒的地址和他们的广告位分布地方相近,都是在郊区,快一个小时以后白宁站在了建业传媒的楼下,这是一栋并不高的写字楼,最多只有十几层,而且这里的写字楼还是最少也有十几年的那种老楼。

 文学

    这地方的租金也好,地价也好应该不是太贵的,起码没有卡梵纳集团所在的大楼贵吧。

    白宁走进楼里,上了电梯,来到了建业传媒所在的楼层,通过询问里面零星在加班的几个员工,白宁知道了刘建业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向着仍然在值班的员工道谢之后,白宁知道了刘建业的办公室门口。

    他的办公室和员工的办公室并不在一层,这里应该只有很少的几个办公室,应该是高管所办公的地方。

    白宁来到了唯一一个开着门亮着灯的办公室,白宁径直走到了那个办公室门口,白宁发现有一个中年男人趴在办公桌子上,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身体还在微微颤动着,白宁都会以为这个人趴在办公桌子上面睡着了。

    白宁看着办公室里面一片狼藉,地上有一个摔碎了的水杯,中年男人的对面也有一把椅子摔倒在了地上。

    白宁走进了办公室,走到了刘建业的对面,扶起来他对面倒下的凳子,然后坐了下来,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刘建业。

    刘建业的头抬都没抬,低着头,直接对着白宁吼咆哮道:“滚出去!王八蛋!老子不卖!不卖!”

    白宁被刘建业的这一声咆哮给吓住了,他知道应该是刘天龙的人来过这里,逼迫刘建业卖公司,而且是低价卖,如果不卖的话,就让刘建业家破人亡。

    他们还砸了水杯,推倒了凳子。

    “刘总,我是来谈生意的,不是来让你卖公司的。”白宁定了定神然后轻声对着刘建业说道。

    刘建业听到了对面这个声音并不是之前来找自己来逼自己卖公司的人,缓缓的抬起来了头。

    白宁看着刘建业这个男人第一眼,他的头发凌乱,满脸的沧桑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满脸胡茬,看起来应该是很多天没有刮胡子了。

    也对,这几天刘建业一直忙于应付来逼迫自己,还有和自己争抢份额的天龙集团,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

    “你是?”刘健业看着自己面前坐着的一个一脸云淡风轻的年轻人,对着白宁问道。

    “来和你谈合作的人!”白宁回答道。

    “合作?什么合作?”刘建业充满血丝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惊讶。

    “今天下午卡梵纳集团找遍了京都所有的大型传媒公司,想要打打广告,结果只有你的建业传媒接下来了,其他集团不是拒绝的,就是死要钱的。”白宁继续说道。

    “呵呵,你说的死要钱的是刘天龙的天龙集团吧?”刘建业苦笑了一下,一脸凄惨的说道。

    “嗯,没错。”白宁点了点头。

    “你看看我这里都被刘天龙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我都准备卖公司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刘天龙对着白宁摇了摇头苦笑道。

    “刘总准备卖公司?”白宁有些惊讶的问道,一方面是惊讶刘建业这么快就扛不住了?都准备卖公司了,另一方面是还好今天晚上自己过来了,如果自己再迟点,等到明天早上再过来的话,可能公司都是别人的了,那样的话卡梵纳的宣传广告就更打不出去了,而且不光这次打不出去,以后也可能都没有办法打了。

    “不卖还能怎么办?继续扛着?我就是在这里孤军奋战啊!其他公司都卖给他了,只有我还硬挺着,这就是鸡蛋碰石头啊!”刘建业满脸凄凉的说道,看着白宁还有些心疼呢。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3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