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扒开让我添下面:她嗓子都喊哑了他还没停

“赵楚楚,来,继续吧。”赵梦说道。

    “你先把你嘴边的口水擦了吧,恶心死了。”赵楚楚面色厌烦的说道。

    赵梦尴尬的笑了笑,刚打算拿纸呢,林知命就已经把纸递了过来,将她嘴角的东西给擦了。

    赵梦脸一红,有点慌乱的躲了一下,林知命顺势把手收了回去。

    “来,第二口,我可跟你说啊,这酒是你自愿喝的,你就算喝到酒精中毒,喝到死,那跟我也没任何关系。”赵楚楚说道。

    “是的,跟你没任何关系!”赵梦点头道。

 文学

    随后,赵楚楚抿了一口酒,赵梦又是一口把酒给干了。

    两杯下肚,小六两。

    兴许是因为喝的太快的关系,酒劲还没上来,所以赵梦的脸色还好。

    之后赵梦又连续的喝了两大杯下肚,总共四大杯,一斤二,赵梦只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

    这时候酒劲开始上头了。

    酒精开始冲击着意志的防线,不过这时候酒劲上来的不多,所以赵梦还能撑得住。

    赵楚楚饶有兴致的又开了一瓶酒。

    “现在感觉怎么样?头晕了么?”赵楚楚问道。

    “没事,一点感觉都没有!”赵梦摇头道。

    “你看看我,才喝了这么一点。”赵楚楚将自己的杯子展示给了赵梦看。

    赵梦看了一下杯子,杯子里的酒只下去了一点点,大概一钱左右。

    一杯酒三两,也就是说赵楚楚只喝了三十分之一,浅浅一层。

    按照这么喝的话,今晚赵梦得喝三十多斤,赵楚楚那杯酒才会完。

    “挺多的了,胜利在望,咱们继续吧。”赵梦笑道。

    赵楚楚笑了笑,又拿起了自己的酒杯。

    然后又是抿一口对一整杯。

    抿一口对一整杯。

    周而复始。

    第二瓶酒赵楚楚喝完了,此时酒劲已经完全上头,她的脸变得红噗噗的,眼神多少有些迷离。

    “两瓶了,你还能喝么?”赵楚楚歪着脑袋问道。

    “能喝,当然能喝,只要你没喝完,我就能一直喝!”赵梦笃定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过头看着林知命,咧嘴一笑说道,“老板,你看我厉害吧。”

    “厉害,真特么厉害。”林知命面无表情的说道。

    “赵楚楚,楚楚姐姐,来,开第三瓶,咱们继续吧。”赵梦一边说着,一边将第三瓶白酒打开。

    赵楚楚眉头微微皱着,说道,“你再这么喝下去保不准会喝死的,你要知道,就算你喝死了也不会影响到我分毫。”

    “没事,我不怪你。”赵梦憨憨的笑着,拿起瓶子要给杯子加酒,不过似乎是因为太醉的关系,瓶子第一下竟然没对准杯口,在杯口旁边划拉了一下。

    赵楚楚抬手抓住了赵梦的手。

    “赵梦,你要记住一个道理,林知命身边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就你这样的,死了一个,他立马能找出来十个取代你,你在他心里的分量甚至于不如他一个手下,对于他而言你什么都不是,充其量就是一个好看点的花瓶,仅此而已,为了这样一个男人,你值得这么往死里喝么?”赵楚楚皱眉问道。

    “楚楚姐,你大我几岁,所以我喊你一声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在你这三十多年的人生里,你有没有过为某个人不顾一切过?”赵梦醉眼朦胧的问道。

    赵楚楚脸色一僵。

    赵梦把手从赵楚楚的手里抽了出来,她歪着脑袋看了一下林知命说道,“我确实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对于老板来说,她的身边有很多比我优秀,比我好看的女人,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在我最需要被人认可的时候接纳了我,这就足够了,我在老板身边人微言轻,帮不到他太多的东西,但是至少现在,我愿意为了老板拼尽一切。”

    说完,赵梦直接将嘴对准了瓶口。

    “楚楚姐,一杯杯的喝太难受,这一瓶我干了,你随意。”

    赵楚楚口含瓶口,直接将酒倒入自己的嘴巴内。

    林知命刚打算伸手阻拦,一旁的赵楚楚却抓住了他的手。

    “这是我跟她的战争,你不许插手。”赵楚楚面带杀意看着林知命说道。

    林知命刚想把赵楚楚的手甩开,一旁赵梦的手却也伸了过来将他的手按住。

    两个女人的手,竟然在这时候达成了同盟,一同按着林知命的手。

    以林知命的力量,挥手间两个女人的手就能打飞,不过他却没有那么做,他看着赵梦,看着她喉咙一点点的耸动…

    此刻,林知命的内心被触动了。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在赵梦的内心会有多么重要的位置,直到今天,直到今晚…

    许久之后,赵梦一瓶酒喝完,豪迈的将酒瓶子放到了桌子上。

    “嗝!”赵梦打了个嗝,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赵楚楚拿起自己的酒抿了一口。

    依旧只是一小口而已。

    “你的话很感动人,但是我这人一向对这种感动人的东西很抗拒,所以你该喝的酒还是得继续喝。”赵楚楚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没事,我,我说到做到,一,一定会, 会让你把酒喝,喝完的。”赵梦断断续续的说道。

    “继续吧。”赵楚楚说道。

    “嗯。”赵梦又拿起了一瓶白酒。

    这是第四瓶。

    “楚楚姐,我喝咯,你随意。”赵梦语气含糊的嘟囔了这么一句,随后拿着瓶子对准了嘴巴,刚打算跟刚才一样吹瓶,结果却被一只手给挡住了。

    这只手不是林知命的手,而是赵楚楚的手。

    赵楚楚按着赵梦的手。

    赵梦疑惑的看着赵楚楚,问道,“怎么了楚楚姐,不让人用瓶子喝么?那我用杯子喝也可以。”

    赵楚楚没有说话,拿起自己桌上的那杯白酒,当着林知命跟赵梦的面一饮而尽,随后将空酒杯按在了桌子上。

    “你赢了。”赵楚楚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我赢了?”赵梦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林知命,我真的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会让一个女人为你这样去拼命,我输了,我会信守若言,不会再针对她,也不会再针对你。”赵楚楚说道。

    “老板,我们赢了!”赵梦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林知命。

    “跟我走。”林知命没有说话,一把将赵梦拦腰抱起,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径直朝着厕所走去。

    来到厕所的隔间,林知命对赵梦说道,“吐出来。”

    “我,我现在吐,吐不出来。”赵梦摇头道。

    “抠。”林知命说道。

    “我不敢…”赵梦说道。

    林知命没有多说什么,将赵梦的身子按下,随后把自己的手塞进了赵梦的嘴里。

    几秒钟后。

    呕!!

    赵梦直接硬生生被林知命给弄吐了。

    白酒从嘴里喷涌而出,将林知命的手完全弄湿。

    刺鼻的白酒味弥漫在整个隔间内。

    三斤多的白酒,十几分钟喝完,就算是酒神在世也很少能做到这样。

    不过这么喝有个好处,喝的快,酒精作用的就慢,只要吐掉的话,对身体的伤害会降到很低的一个程度。

    赵梦连着吐了很多口,将胃里的白酒吐掉了至少八成以上。

    “好,好恶心啊。”赵梦一边吐一边说道。

    林知命就站在她的旁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以后少逞能,我的敌人我自有我的方法来对付他,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林知命说道。

    “呕,呕,哦。”赵梦一边吐一边答应。

    “说真的,你怎么就敢跟赵楚楚那么喝呢?是你认定她不敢让你往死里喝么?”林知命问道。

    “嗯,你也说过,赵楚楚她,呕…赵楚楚她是权贵人家的孩子,她想弄死我有一百种方法,绝对不会选择当众让我喝死这么蠢的方法,所以我笃定她绝对不会让我喝太多。”赵梦说道。

    “三斤多也很多了。”林知命说道。

    “如果连这点都没有,那,那也不太现实,反正我知道她不会让我喝死,这就够了。”赵梦说道。

    “你这脑瓜子还有点用。”林知命笑着说道。

    赵梦笑了笑,继续吐。

    许久之后,林知命扶着赵梦走出了隔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3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