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猎艳官场之干柴烈火

“为什么?哈哈哈,问得好。就为了报当年的一刀之仇!”胡疤指指自己脸上的那条如蚯蚓一样扭曲的刀疤,恶狠狠的说。

    “当年,那也是你先寻事挑衅的,我兄弟俩差点毁在你手里。难道我们后来签订的协议你要撕毁吗?你可知后果?”张辉沉脸痛斥。

    “哈哈哈,协议?后果?你们要是死了,还能有什么后果?北城仍然是我胡疤爷的,至于南城的生意会是谁的,肯定不再姓岳了。哈哈哈……”胡疤越说越得意,忍不住又是一长串的大笑。

    不再姓岳?

    张辉脸色凝重,阴沉的问:“难道除了四毛,你还勾结了别人?”

    “四毛,龙哥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他?”张辉看着躺在血泊里还在喘息的四毛,无比痛心的问。

    “对不起,龙哥,张哥,对不起……我妹妹在他手里,咳咳咳……”四毛声音依然微弱,说不上两句,又剧烈的咳出一大口血,从嘴角慢慢溢出。

    “疤爷,你一定要放了我妹妹,你答应我的,求求你……”四毛艰难的爬起,伸出满是血污的双手,紧紧拽住胡疤的裤脚,不停的哀求。

    “哈哈哈,人都要死了,废话还真多!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胡疤满脸淫笑,一脚踢开四毛,往他脸上啐了一口。

 文学

    “不!不!疤爷,你答应我的,会放了我妹妹……”四毛又要爬上前,被一个黑衣人死死踩住后背动弹不得。

    “无耻!胡疤,这么多年,你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还尽玩这些下流的手段。”张辉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血沫。

    “哼哼,干咱们这行的有几个手上是干净的,张辉,你就别一副清高的样子了,谁还不知道谁呢!”胡疤毫不示弱,嘴角一撇,阴阳怪气的回敬道。

    “疤爷,何必和一个快死的人废话呢,赶紧动手吧。”暗处传来一声催促。

    胡疤看向暗处,眉头一皱,为对方打断自己的话,颇为恼怒。

    意识逐渐模糊的岳大龙和张辉听到这句话,同时眯眼朝暗处望去,却只隐隐见着一个黑影。

    这声音听着耳熟!是谁?

    容不得他们多想,胡疤手一挥,几个黑衣人慢慢收拢包围圈,提着砍刀上前。

    岳大龙推一把张辉,着急的说:“快跑,不要管我!走一个是一个!”

    四毛奋力掀翻踩着自己的黑衣人,扑向胡疤,疾呼:“张哥快跑,为我们报仇!”

    噗呲,一柄钢刀从后面没入四毛的身体,鲜血像花一样绽放在夜空,飞溅到胡疤和暗处的影子身上。

    “四毛——”眼睁睁看着四毛被一刀贯穿,张辉目眦欲裂,眼睛泛红,提起砍刀奋力一跃,扑向不远处的胡疤。

    胡疤见势不妙,身子一矮,躲到一边,四周的黑衣人随之扑向张辉,好汉难敌四拳,在放倒两个黑衣人后,本就受伤在身的张辉,被前后左右夹击,噗噗身前背后挨了四五刀,刀刀被招呼到要害之处。

    噗,又一刀被砍在左腿上,张辉吃痛站立不稳,一下跪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额头大滴的汗珠滴落,浑身上下已被鲜血染红。

    “哈哈哈,放下刀,否则,我先宰了他。”看着狼狈不堪,苟延残喘的张辉,胡疤有恃无恐的大笑,脚下在岳大龙的伤口上碾踩。

    岳大龙失血过多,本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被他这一踩便痛得一下昏死过去。

    “龙哥!”张辉大呼一声,仰天一叹,丢下手中的砍刀。

    命已至此,再反抗也没用,对方人多势众,张辉凄凉的想着和龙哥这两条命今晚算是交代在这里了,不禁悲从中来。

    “哈哈哈,大局已定,从此城南的生意就是你的啦。恭喜苏公子,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置了。”胡疤对着暗处的影子说道。

    暗处的影子对于胡疤故意说出自己的身份似乎不满,眼底阴唳一闪而没,不过,此刻也只好走出来,对着胡疤客气的说:“多谢疤爷成全。今后整个赤京的娱乐产业就是你我的天下了,咱们合作愉快,可惜没有红酒,否则此刻真想和疤爷痛饮一杯。”

    “喝酒,你我今后有的是机会,先把他俩料理了再说。”说完,胡疤把手中的砍刀递给了苏坤裘。

    看到眼前出现的人,前因后果一串联,张辉瞬间明白了。

    看一眼提着砍刀,脸色阴晴不定变幻莫测的苏家大少,张辉凄然一笑,闭上眼睛。

    “动手吧。”胡疤斜觑着苏坤裘,阴恻恻的催促道。

    苏大少虽然做事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可都是借别人的手除掉对手,自己何曾亲自动手杀过人,心底犹疑不定,握着砍刀的手不由轻轻哆嗦起来。

    瞅一眼不坏好意的胡疤,心想无毒不丈夫,今日若不照着胡疤说的去做,肯定过不了这关,不由一狠心,额头青筋暴起,高高举起砍刀,闭上眼睛,对着张辉的脖颈用力砍下。

    张辉面如死灰,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哐当”一声,砍刀掉到了地上。

    接着就是噗通噗通一连串的声音,像是有什么接连倒了下去。

    只听胡疤惊骇颤抖的声音响起:“你是谁?”

    情况不对!

    张辉睁开眼一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黑衣人,胡疤和苏坤裘一脸惊恐得看向一个人的背影。

    是谁?自己人吗?

    张辉瞪大眼努力的想看清对方的样子。

    只见那个人慢慢走向昏迷在血泊里的岳大龙,伸手拔下砍刀,在岳大龙的身上连拍数处,止住血。

    然后缓缓起身,又走向四毛躺倒的地方,在四毛的鼻息和心口处探探,轻轻摇摇头,叹息一声。

    “你,你到底是谁?”胡疤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惊怖中,说话结结巴巴,底气不足。

    对方突然出现,居然眨眼之间击倒在场所有的黑衣人。

    这样迅捷的身手,如鬼影一般飘忽,不仅瞬间击倒在场的所有黑衣人,同时还击落了苏坤裘手里的砍刀。

    “阎王叫你三更走,谁敢留你到五更。”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如催命符一般,而那张脸隐在帽子里,谁也看不清。

    “你,你,你是人是鬼?”苏坤裘脸色苍白,满眼极度的惊恐。

    “桀桀……”对方只笑,不答。凄厉的笑声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在这荒凉的野外,显得尤为可怖。

    胡疤不禁打了个哆嗦,浑身寒毛直竖,身上已是冷汗淋漓。

    一股骚臭的味道弥漫开来,苏坤裘双腿打着摆子,裆部一热。

    这诡异的一幕落在张辉眼里,张辉浑身一寒,不觉头皮一阵发麻。

    刚才连死都不怕的人,此刻居然有点胆颤心惊。

    这是个怎样的人?!

    居然毫无声息之间,解决了在场所有的黑衣人!甚至连一点点打斗的声音都没发出!

    是敌是友?

    是人是鬼?

    刚才胡疤和苏坤裘的问话,张辉也听到了,他能深切感受到这两人发自内心深深的恐惧!

    “想怎么处理这两个人?”隐在帽子后的墨羽,缓缓转身看向张辉。

    张辉一愣,不知如何作答。

    因为不知对方是友是敌,贸然回答,怕又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桀桀……”又是一串恐怖至极的笑声。

    张辉忽觉眼前一花,胡疤和苏坤裘已经昏倒在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善哉善哉。”墨羽摇摇头,装模作样念了一句佛号。

    一副悲天悯人的高人形象,瞬间树立在张辉的心里。

    “大,大师,多谢大师救命之恩!”张辉短暂的惊悚过后,激动的眼泪鼻涕一大把,对着墨羽的背影嘭嘭嘭磕了十几个响头。

    “好了好了。这些人一个时辰内不会醒来,便交给你处置了。你的兄弟失血过多,需要及时治疗,另一个已经去世了,他妹妹还在狼窝,你看着办吧。自求多福,好自为之。”墨羽故作高深的一气说完,然后正准备飘然而去,突然脚下一顿,似想起了什么。

    “咳咳咳,对了,你可有什么信物没有?他的也行。”墨羽语气透着一丝古怪,同时指指岳大龙。

    “信物?”张辉铜铃般的大眼扑闪扑闪,傻愣愣的想了会,“哦哦哦,有有有。”说完赶紧解下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玉坠递给墨羽。

    “大师,这是老妈给我的护身符,从小戴到大的,您以后只要有任何吩咐,拿着这块玉坠到城南龙天娱乐找我即可,小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辉把玉佩双手捧上,信誓旦旦的说。

    “嗯,看着好像不值几个钱啊。”接过玉坠,墨羽拿在手里翻过来覆过去的看,轻声的嘀咕一句。

    张辉:“……”

    “唉!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的伤势也不轻,抓紧想法子救治吧,此处不宜久留。”墨羽说完,身影一闪便隐没黑暗不见。

    又是眼前一花,高人的身影瞬间便没了,张辉骇异的嘴唇直哆嗦,一个劲的对着空气不停的说:“多谢大师相救,多谢大师……”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3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