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叫的太大了别人听到了|律动湿润调教H

待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在一间房中。

  沈轻舟立刻从榻上下来,想打开门,却发现门已锁住,她又去推窗,窗子也被封。

  虽然她不知现在究竟身处何地,但她料定这应该不是温玉言所为。

  沈轻舟拿起桌上的杯盏,将其丢在地上杂碎,然后蹲下将其中最大的一块碎片拿了起来,其他的则踢到了床下。

  她在桌边静候了许久,这才听到门外的响动,袖中的手悄悄将茶盏碎片攥紧了些,眼中满是警惕。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居然是龙承胤!

  沈轻舟心中暗自一惊。

  “遇乐郡主,您醒了。”龙承胤还算礼貌的说,“在下九州太子龙承胤,见过遇乐郡主。”

  “殿下费尽心机,将我关于此地,究竟有何意图?”沈轻舟起身戒备的看着他。

  “郡主莫怕。”龙承胤在她对面坐下道,“在下对郡主并无恶意,相反我很同情郡主。”

  “同情?”沈轻舟坐下,冷笑言,“我有什么好同情的。”

  龙承胤道,“郡主的遭遇其实,我已听闻,令尊的事迹在下自幼便听人说起,说实话当世能够真正配上英雄二字的,唯沈酬勤沈将军,只可惜没想到义薄云天的沈将军,最后却是落得个如此境地,在下不由惋惜,也为郡主感到痛心,郡主生得如此花容,又柳絮才高,本应锦衣玉食,现在却要颠沛流离,沦为他国阶下囚,实在可惜。”

  “多谢殿下关心,但您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将我困于此地,究竟意欲何为?”沈轻舟疑问。

  “遇乐郡主,您误会了,在下并没有想要困你。”

  “这还不算困?”

  “非常时期,我只能这样,否则遇乐郡主又怎会肯,这样坐在我面前同我交谈呢?”龙承胤不紧不慢的说,“您的事我也有些耳闻,一个女子居然会排兵布阵,倒真叫在下刮目相看,在下将您带到此处,其实就是想同你交个朋友。”

  “只怕没有交朋友这么简单吧……”沈轻舟冷笑道。

  龙承胤见她看破了自己,也就不在拐弯抹角,直言,“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遇乐郡主啊,没错,我确实还有别的目的。”

  “是什么?”沈轻舟问。

  “布防图。”龙承胤道,“我知,你的身上有漠北布防图,我更知,你想要复仇,但你没有兵马,如果郡主愿将布防图,献给九州,我们九州也愿助郡主一臂之力。”

  “所以,你想和我合作?”

  “是。”龙承胤劝说她,“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滋味不好受吧,其实我很欣赏郡主的才能,如果你愿献出布防图,我可以向你承诺,不仅助你报得血仇,以后也会给予你名誉和地位。”

  “我凭什么相信你,倘若我把布防图给你,你食言了怎么办?”沈轻舟质疑。

  龙承胤从身上拿出一块带血的玉佩,推到她的面前,言,“这就是我们九州的诚意。”

  沈轻舟认出,这是萧帝的配饰。

  “萧帝,是你们的刺杀的?”沈轻舟问。

  “是。”龙承胤道,“要不是那萧定谋太难对付,我想我们可能都已为你报了血仇。”

  “所以,郡主意下如何?”龙承胤身子微微前倾追问,“郡主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这场合作,对你而言利究竟有多大。”

  沈轻舟垂眸,沉思了起来,虽然九州是漠北的敌人,但萧定谋是她的敌人,权术曰,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同他们合作,自己的确能够获得非常大的利益。

  有了九州的兵马,她就不用让枫歌城的人涉险,对付萧定谋也将会变得轻而易举。

  可是如果这样,那她就真的成为了,通敌叛国之人,成为了漠北的千古罪人。

  但是她又不由想起往事种种,沈家上下忠心耿耿一片赤诚,可结果只因那莫须有的功高震主,而被萧家无情背叛和抛弃。

  父亲惨死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心间的那一道伤口,又被活生生的撕裂开来,怨与恨犹如洪水猛兽般吞噬其四肢百骸。

  “好,我答应你!”沈轻舟抬眼,同他道。

  是国先叛她弃她,那么她又去守着它做什么!

  “但是,我现在给不了你,布防图眼下并不在我身上,我需要去取。”沈轻舟道,“所以你得先帮我离开这里。”

  龙承胤轻描淡写言,“此事便就交给在下吧。”

  “你有法子出去?”沈轻舟质疑。

  龙承胤笑道,“当然,这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你现在出门看看。”

  沈轻舟起身,走出了房间,才发现自己竟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而且此地有些眼熟。

  她蓦然想起,这不就是清关城吗!

  清关城,曾经是漠北境地,儿时父亲曾带她来过此地,但是九年前漠北将此地给了九州,希望九州能够停止进攻漠北,但也只是息了余后三年的战火。

  “遇乐郡主,这些日,你歇着,待你歇好了,我便派人护送你去取布防图。”龙承胤走到她身边道。

  沈轻舟回过身点头。

 文学

  “还是没有寻到人吗?”温玉言问向面前的官兵。

  官兵跪下道,“属下无用。”

  “罢了,下去。”温玉言闭上了眼睛,忍着内心的怒火。

  官兵赶紧识趣的退下。

  走后,楚潇然便又走了过来,同他说,“陛下,我刚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

  “什么。”温玉言问。

  楚潇然走近他,谨慎的说,“原来萧定谋那么想抓到沈轻舟,是因为她盗取了漠北布防图。”

  温玉言顿时睁开了双眼。

  沈轻舟走下了楼,来到了外面,清关城同曾经已大不相同,处处都是九州的官兵,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军事塞地,还记得曾经这里,也还是一处充满烟火的地方。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只见一处高架上,吊着几个人,那些人衣衫褴褛,全身血肉模糊,血顺着溃烂的脚尖往下滴。

  可是她认出,这是漠北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沈轻舟问向旁边的一官兵。

  官兵轻描淡写的说,“就是这几个奴隶,想逃跑而已,将军命我们把他们挂起来,以示惩戒罢了。”

  沈轻舟知道,城一旦献出,那么人和物则会全归敌军所有,而那些没能来得及逃离的人,就只能沦为敌军的奴隶。

  “其他奴隶都在何处?”沈轻舟问起。

  士兵给她指了一下。

  沈轻舟前往,还未走近便听到一声声凶狠的骂声 ,走近后,只见他们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却还干着最脏最累的活,其中一个老人背着石块不慎摔倒,马上就又三四个官兵上去,对其一顿拳打脚踢,老人蜷缩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但是他们却丝毫不手软。

  “住手!”沈轻舟实在看不下去,冲上前道,“她这么大年纪了,就不能放她一马吗?”

  “哟,何处来的美人儿。”一个官兵见她,当即色眯眯想出手调戏。

  好在另一个官兵拉住了他,说,“不可!这位是殿下的贵客。”

  那人同沈轻舟道,“奴隶只有打了,才会更加听话。”

  “可你们把她打死了怎么办?”沈轻舟质问。

  那些人不屑一笑,轻飘飘的说,“死了就死了呗,一个奴隶而已。”

  这时,她又听到了一阵欢笑声,回头看去,只见几个衣衫不整的男子,走出营帐,随后他们从帐中拖出个不着寸缕的女子,那女子瞪着双眼,嘴角流着血。

  沈轻舟悄悄跟了过去,只见他们将女子随手丢入了远处的一个坑中,然后有说有笑的离开。

  待他们走远后,沈轻舟上前一瞧,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里头居然是一坑尸体!

  而且大部分,都是赤身裸体的女子,身上处处伤痕,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图案,好像是用铁器或者匕首刻出烫出的,生前都是受过极其残忍的凌虐,可怕的是其中一些尸体,看起来连八岁都不到。

  沈轻舟原以为,那些流落于天盛的流民,已经很惨了,没想到那些没来得及离开的人,更惨……

  次日,沈轻舟动身去取来布防图,龙承胤派了几名高手护送她,但沈轻舟明白这些人与其说护送,倒不如说是监视。

  经过几日的奔波,沈轻舟终于来到了,藏布防图的地方。

  取了布防图后,沈轻舟便快马加鞭的赶回去。

  沈轻舟来到了龙承胤的营帐,龙承胤笑道,“遇乐郡主办事果真神速,难怪萧定谋会那么容不下你。”

  “布防图在此。”沈轻舟举了起来。

  龙承胤笑了笑,欲伸手拿,但沈轻舟却又一避。

  龙承胤不解,问,“郡主,这是何意?”

  “我可以把布防图给你,但是我还想再加一个条件。”沈轻舟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52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