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被2个人玩会坏掉吗:公车上隔着短裙摩擦

“对。基本上提出不同意见的家长或学生,就会受到学校的加码照顾,然后他们成绩变得更好了,哈哈!”

    “不计前嫌地帮助他们?”

    “不,这是报复。”

    “……”

    记者被整不会了。

    节目播放到这里,开始详细讲述苏野给会龙初中制定的严苛规矩。

    学校集中购买各类教辅资料和试卷题集,由学校免费复印并发放给学生,不收取任何费用。所有年级必须强制上晚自习,各年级每班倒数十名晚自习集中补课。

    初三年级全部实行一周六天上课制度。体育课、音乐课、美术课决不允许侵占,各科老师有权在下午放学后加课延时。

    学生寝室实行准军事化标准,内务必须标准,并且,每年开学提前一周到校,进行集中军训。

    等等。

    这个学校的规矩严苛到令人发指,甚至有些规则很变态。

    比如,男生头发不能超过五厘米,所有学生每周检查指甲长度,每周随机测验考试垫底的一百五十名学生管理学校农田,每周五下午全校学生轮流洗头洗澡,严禁携带任何玩具到学校,禁止随地大小便。

    最奇葩的一条是……凡有意图辍学者,全班去那学生家唱校歌,唱到对方返校为止。

    对此,苏野表示很无奈。

    “不是……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些规矩很诡异?那是你们没见过三个月不洗澡的同学,没见过撅着屁股朝寝室窗外拉屎的家伙。还有辍学的那规矩,你敢想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辍学的原因是家里让她嫁人?”

    “什么?十四岁的小姑娘?这是犯法的!最后怎么样了?”

    “那是我们班的同学,去年我带着全班去她家唱了三天校歌,顺便报了警。她回来读书了,成绩非常优秀,没有人能理解她被家里逼婚时,那种绝望。”

    “我们可以采访那位女同学吗?”

    “不可以。”

    苏野吃完早饭,刷碗。

    铃声响起,全校师生在操场集合,今天是周一,举行升旗仪式。

    苏野亲自主持仪式。

    “礼毕!稍息。”

    哗~

    整齐划一。

    然后是每周必问的灵魂三句: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学习!拼命!”

    “你们的未来是什么样?”

    “一片光明!”

    “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为自己奋斗!为祖国奋斗!”

    “充满鲜花的世界,预备,唱!”

    全校学生一起高唱: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也许我没有天分,但我有梦的天真,我将会去证明用我的一生……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整齐嘹亮的歌声回荡在山谷里,惊起飞鸟无数。

    微博上已经疯了:

    “这是什么神仙校歌啊?”

    “太好听了!”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新歌!绝对是新歌!”

    “稳哥牛逼……”

    “绝对是原创歌曲啊,谁还敢说苏野炒作?”

    “哈哈,爽!”

    教导主任老王接受采访:“这首歌叫《追梦赤子心》,原本是两年前苏野给自己班上写的班歌,后来我们把它定为校歌,很合适。这贫穷大山里的孩子,除了学习,还有别的出路吗?教育资源匮乏,教学质量不行,教师水平也有限,甚至学生本身能力也非常低,那能怎么办?拼命啊!”

    画面再度给到苏野,是他给班上同学上历史课的画面,讲得深入浅出很有水平。

 文学

    然后,镜头一转,北大管教授在办公室里接受采访:

    “苏野,我有印象,最开始是西川省奥数比赛我们发现了他,两年前的事儿了吧。当时,我亲自去了一趟震元县,让苏野做了一遍当年的高考试卷,他理科729分,文科698分。文科成绩比当年的高考状元还要高两分,主要是因为文章写得好,对……不是作文,是文章!《杯中窥人》,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的心智和才华完完全全不是小孩子……”

    “所以北大少年班向他发出了邀请?那苏野的回应是?”

    “他不需要上中学了,甚至有些大学课程对他来说都浅了。可是,他完全不想来少年班,理由是……他想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你说气不气?哎……”

    中午,学校后山的山崖上是学校农田,种着许多萝卜、白菜、豌豆。

    从这里可以俯瞰校园全貌,静谧而美丽。

    记者问:“你觉得你的童年快乐吗?”

    苏野坐在石头上:“快乐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不是觉得《变形日记》里的我更快乐?不,都快乐!在这儿把下面那帮南瓜治得服服帖帖的,看着他们从学渣进化成学霸,这种快乐很奇妙的。”

    “网上有很多人请你出道,你也拒绝了,就是为了带这帮同龄的孩子吗?”

    “不是。只是我还没玩够,等哪一天我玩够了就出道咯,当明星也挺赚钱的。”

    “你想做艺人?”

    “那不然呢?我这一身的艺术细菌该如何安放?我不出道,岂不是华语乐坛的巨大损失?”

    “呃……”

    “天不生苏野,娱乐圈万古如长夜!”

    “这……”

    又一个记者被逼疯,嗯,这次是央视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5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