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播放:手指缝隙很痒起颗粒状的东西

奚超没有直接回应,转头对自己的孩子说:“儿子,让言医生看看你的肚子!”

    他的壮实儿子很是听话的掀起上衣,露出了一个圆鼓鼓的小肚子。

    “言医生,有人给我们介绍了一位中医老先生,他看了看。”

    “说是……”

    奚超回忆了一下,尽可能的转述说:“伤于暑热,湿热壅滞,导致气机阻滞。”

    “那位老先生还说,什么脉络瘀阻,中焦气机升降不利,不通则痛。”

    “最后,他给孩子做了针灸和按摩,开了方子。到了今天,我们带孩子已经去治疗了两次,中药也喝了三剂。”

    “今晚上,这孩子又贪吃了许多。”

    说到这,奚超佯装生气,实则宠溺的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小脑袋。

    “言医生,你看看他的肚子……”

    “都鼓成了这个样子,要是搁在以前,他早就疼的躺地上打滚了。”

    “但你看他现在,一点也没事的样子。”

    言非凡看向奚超的儿子,问:“真的一点不疼了?”

    小孩子有些怯怯的点点头,又摇头道:“没以前那么疼了,还是有点点疼。”

    言非凡耳边又响起奚超的声音,“还是中医博大精深啊,什么样的疑难杂症都能看。”

    “反观西医除了检查,就是化验,还用各种机器做局部和全身的检查。”

    “没有仪器,医生就都不会看病了。”

    “但是各种检查的钱花了不少,但问题就是查不出来。”

    “言医生……”

    抱怨了几句的奚超,迎着言非凡的目光,一脸的语重心长,说:“你是医学天才,不止一人这么说。我还知道,你还做出了好多实实在在的医学成就。”

    “作为一名老师,我这个人难免有好为人师的毛病。”

    “有些话,不知我当说不当说?”

    对方都这么说了,言非凡也不好堵住对方的嘴让他不当说。

    “奚教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奚超露出了欣慰表情,说:“言医生,我要说的话不太中听,你就当忠言逆耳了。”

    停顿片刻,他缓缓的说:“言医生,我希望你能以此事为戒。”

    “误诊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反思。”

    “须知,再聪明,再有天赋,一旦骄傲自满,固步自封了,未来的成就很有可能就止步于此了。”

    “这种事例,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啊。”

    这话让言非凡心中卧槽、丫丫的不停。

    只是,他见对方是一脸的认真,不像是在故意的奚落自己,倒真像是出于爱才惜才之心,对自己进行劝诫。

    言非凡挤出一点表情,客气的说:“多谢奚教授直言不讳,我会好好反思的。”

    他又瞄了一眼已经放下衣服遮住肚子的孩子,说:“奚教授,关于孩子的情况。”

    “虽然他经过那位老先生的中医治疗,已经没有了剧痛,我个人建议,最好还是带孩子再去医院检查一番为好。”

    奚超的脸色,当即就变得不好看了。

    他冷声道:“言医生,谢谢你的建议,等中医老先生治疗结束后,我会带孩子去医院做一次复查的。”

    “媳妇、儿子,我们走……”

    待这一家三口离开别墅,旁观了全程的言自若、余苏叶和小舅妈几人,是再也憋不住表情,都哈哈的笑出了声。

    “非凡,不要骄傲自满,固步自封哦。”

    “非凡,小心成仲永第二哦。”

    余苏叶屏住了笑,说:“话说回来,这位奚教授看似是上门打脸,在我看来,他是真的出于一片好心,特意来劝诫非凡的。”

    言自若也收敛了笑声,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的。”

    “真是一个认真可爱的家伙。”

    小舅妈刘霞唏嘘道:“也就是在大学校园里,还有这样心性纯粹的家伙了。”

    言非凡等这三个女人表述完意见,轻哼了一声,说:“这位奚教授,心性是有些纯粹,不过也太有些自以为是了。”

    “希望他能听进去我的建议,尽快的带他儿子去医院做一次复查。”

    “非凡,你不看好?”小舅妈问道。

    言非凡分析道:“持续几个月的吃撑后剧痛,经过简短的治疗后,突然消失。”

    “要么是那位老先生真正找到了发病原因,做到了药到病除。”

    “要么就是由之前的剧痛转换了发作形式,潜伏成了更大危险。”

    言非凡又坚持道:“我还是认为,我之前提出的血管或神经问题,是最大可能。”

    “它们造成的剧痛,通过针灸、按摩和中药或许可以缓解,但是想要彻底根治病因,却是很难。”

 文学

    小舅妈忍不住问道:“非凡,那你刚才怎么不把这番话,告诉他们呢?”

    言非凡有些郁闷的说:“小舅妈,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一提出让他带孩子再去医院做一次检查,他就变脸走人了。”

    “我哪还有机会说啊!”

    小舅妈批评道:“非凡,你还是有机会开口留下他,好好的劝说一下的。”

    “你呀,不是我说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冷情冷性。”

    言自若维护道:“小舅妈,不能这么说,非凡做到位了,建议他带孩子去做检查了。”

    “小舅妈,你是不知道,现在医患关系复杂的很,医生即便知道自己是对的,也不敢再三坚持患者要如何去做。”

    “一旦出了问题,医生会有大麻烦的。”

    小舅妈哼道:“医生毕竟是专业的,既然知道可能有危险,就应该努力的劝说。”

    小舅妈把目光投向言非凡,说:“非凡,反正这件事,我认为你该坚持进行劝说,直到他同意为止。”

    “非凡,你知道你被奚教授说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你需要承认,人家可是好心的特意上门来提点你的。”

    停顿一下,小舅妈又转而说:“非凡,万一奚教授的孩子,真的被耽搁了,最后出了大问题。”

    “我就问你,你到那时的心情,是早不听我言的幸灾乐祸呢?”

    “还是,因不够坚持而懊恼自责?”

    言非凡就是一个愣怔。

    他沉默了片刻,说:“小舅妈,我到时的心情,幸灾乐祸应该是有,但是更多的应该还是懊恼自责。”

    言非凡叹了一口气,拿起自己的手机,说:“我找一下附属医院的儿科主任,跟他探讨一下。”

    “如果他认可了我的分析,就请他联系奚超教授。”

    言非凡又解释说:“我这样做,是给奚教授找一个台阶下。”

    “想必在他心中,附属医院的儿科主任在对小儿病症的诊断上,要比我权威多了。”

    这话让余苏叶、言自若和小舅妈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有些莞尔。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5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