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小嘴又想吃棒棒糖了

  然后我感觉到一阵空虚,我知道,我的实力虽然提升上去了,但是能量还不足。

    于是,我开始吸收周围的能量。

    心念一动,周围的能量都被我吞入腹中。

    当一切都平息下来的时候,我看见这个村落已经消失了。

    那些和尚也少了一半,即便是剩下的一半,也狼狈不堪,不少人都变得无比虚弱。他们的能量都被我剥夺了。

    至于雷初,他正躲在一个土堆后面,瑟瑟发抖。

    我看了看九幽,她已经趁机摆脱了邪佛的控制,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幽幽的说道:“恭喜你啊。”

    我笑了笑:“现在我的实力,是不是已经高过你了?”

    九幽翻了翻白眼,说道:“顶多是持平。”

    我笑了笑:“持平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几个月前,我还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小风水师,万万没想到啊,这么快就赶上你了。”

    九幽:“……”

    看得出来,她已经被我打击惨了。

    我心满意足,然后开始观察周围,想要寻找邪佛的踪迹,彻底解决后患。

    然而,我这样一观察才发现,邪佛消失了。

    这……

    这怎么可能?

    周围除了这个村子,简直一览无余,这么短的时间,他能去哪?

    我问九幽:“邪佛跑了?”

    九幽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我刚才虽然动弹不得,但是其实一直在盯着这里。如果邪佛有动静,我早就发现了,刚才根本没有人离开。”

    我说道:“如果邪佛没有离开,那就是藏起来了。”

 文学

    九幽嗯了一声:“应该是藏起来了,不过没关系,咱们把他找出来就行了。”

    我对九幽说道:“你小心点,别再被他给控制住了。”

    九幽看了我一眼,幽幽的说道:“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这个村子当中的一切,几乎都是能量幻化而成的。

    一草一木,一块石头,一抔土都带着能量。

    想要把邪佛找出来,用罗盘查看能量是不可能了,我们只能用笨办法,四处攻击。

    这样的好处是准确率比较高,如果邪佛藏在这里,我们一旦攻击,就可以马上发现。

    坏处就是,太耗费精神了。

    很快,我和九幽都有点疲惫了。

    九幽叹了口气,说道:“这也太难找了,要我说,咱们直接在这里布置一个阵法,慢慢的把他磨死算了。”

    我说道:“不行,布置阵法的时候,他一直在旁边偷看,他知道阵法的阵眼在什么地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破解掉了。”

    九幽说道:“你怎么就知道他懂阵法呢?万一他不懂阵法,我们不就可以趁机把他抓了吗?”

    “就算他懂阵法,只要他开始破阵,我们就能找到他的踪迹。他还是跑不掉。”

    我想了想,觉得好像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于是,我开始布置阵法。

    按照九幽的建议,我布置了一个杀阵。

    这杀阵庞大无比,将周围的空间全部囊括其中,他可以绞杀杀阵当中的一切生命,把所有的生命打碎成最原始的能量。

    并且,在绞杀的过程中,它还会不断地收缩,随着收缩的面积越来越小,绞杀的力度也会越来越大。

    可以说,如果邪佛真的还没有逃走的话,那他这一次是死定了。

    布置阵法的过程中,我顺手把雷初给抓了。

    我对九幽说道:“要不然把雷初丢到阵法当中吧。反正我也不打算留着他了。”

    雷初一脸惊恐:“李大师,怎么说咱们也曾经称兄道弟,你何必如此呢?”

    我呵呵笑了一声,说道:“雷兄,到了这时候,你就不用说这种话了,我是一定要杀你的。”

    九幽想了想,对我说道:“把这家伙放到阵法里面,本来倒也没有什么,可关键是,咱们这阵法是用来杀邪佛的,忽然多了一个人,咱们就分不清楚,杀的是雷初还是邪佛了。”

    “万一咱们把雷初当成邪佛,放跑了真正的邪佛,那不是很麻烦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的顾虑很有道理。”

    我在雷初的腿上扎了两针,让他彻底不能动弹了,然后启动了阵法。

    阵法不断地收缩,里面的砂石泥土全都消失了,甚至于那些打坐的僧人,都变成了齑粉。

    我对九幽说道:“咱们这么干,好像有点残忍啊。”

    九幽呵呵笑了一声,说道:“这有什么残忍的,他们本来就不是活人。”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阵法当中忽然传来了一阵金石撞击声。

    我心中一动:“邪佛找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6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