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徒为师的腰都快断了落霞:浑圆饱满圆润的翘臀

看着女儿一副不乐意的表情,蓝倾雪叹了叹气:“好吧,我闭嘴还不行吗?”

  面对这样的母女,昊帅也无奈,也下不了狠心把话说绝了,只好委婉道:“雪姨,谢谢你这么看好我,丝思如此的清纯绝美,是个男生都会对她动心,而我又怎会无动于衷。”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跟丝思相处,以后若有缘走在一起了,我随着丝思叫你一声妈时,你可不要摆出一副万恶的丈母娘嘴脸,来为难我哈!”

  听了昊帅的话,蓝倾雪一时心花怒放,兴奋道:“小帅,雪姨最爱听的就是你这话了,真恨不得你现在就开始改口叫我妈了,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你呢!”

  被两人这么一说,柳丝思脸上羞红得就要滴出血来,忍不住挥起粉拳,朝着昊帅的臂膀砸来,万分羞赧道:“臭昊帅,你敢合着我妈来笑话我,讨厌死了!讨厌死了!”

  昊帅笑了笑,温柔道:“丝思,这也不怪我呀,我只不过想做个听话的孩子,在响应你妈妈的号召么?”

 文学

  “哼!你还说……”

  柳丝思挣脱了昊帅,羞恼着跑开了,若不这样,她还真怕昊帅接下来会对自己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此时蓝倾雪倒是很识趣,站起来嘻嘻笑道:“好了,丝思你在这里陪陪昊帅,我先去把郝老找来,然后再帮你爸疗伤。”

  说着,蓝倾雪迈开脚步走了出去。

  而昊帅也没有闲着,走到柳正弘身边,检查一下他颅伤的恢复情况,然后再帮他把一把脉,发现一切正常,这才宽心地舒了舒气。

  “昊帅,我爸现在怎么样了?”柳丝思着急地看着昊帅。

  昊帅移步到沙发上坐下来,缓缓道:“丝思,你放心,柳叔叔一切正常,而且恢复得很好,等下再进行一次治疗,他就可以正常醒来或正常休息了,不再需要我强制他昏睡!”

  “真的么?那太好了!”

  柳丝思腻歪在昊帅身边,兴奋又感激道:“昊帅,真的谢谢你!若不是你的帮忙,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昊帅轻抚着小美人的秀发,温柔道:“傻妞,跟我还需要客气呀?”

  如此举动,不免又让柳丝思俏脸绯红。

  不过床上的爸爸还在昏睡,妈妈也走出去了,所以她也没有挣扎,而是任由昊帅肆意胡来,娇柔道:“好吧,那我不说了,净把你的好藏在心底,总行了吧?”

  “好吧,这样还差不多!”面对此时万般柔情的柳丝思,昊帅心中不免一阵悸动,一只手刚才还在抚着人家的秀发,下一刻就搂在人家的腰间了。

  柳丝思羞赧不堪,以为昊帅想要使坏,慌乱求饶道:“昊帅,你别这样,让人看得了多不好啊!”

  “我这是要哪样了?”昊帅一阵不解。

  “哼!跟我装糊涂是吧?你当然是想像那晚那样欺负我!”柳丝思咬着翘唇唧哝着,声音细若虫吟。

  不过昊帅还是听清了,不由一阵哑笑,在这妞眼里,难道自己真有那么混蛋吗?

  不过想到自己的动作,也就清楚柳丝思为何这么想了,轻言细语道:“丝思,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抱抱你。”

  “骗谁呢?你没想的话,手怎么不老实了?”

  “额……丝思,我这是情不自禁。”

  昊帅尴尬地笑了笑,心想这也怪不得我呀,主要还是你长得太清纯唯美了,看着都赏心悦目,才会有意无意间做出这样的举动。

  两人再聊了一会,蓝倾雪便回来了,后面还跟着郝为民、向南天和梁文鹏。

  昊帅和几人打过招呼,便接过郝为民手中的材料,开始为柳正弘疗伤。

  经过前两次的治疗,柳正弘的颅伤已得到很好的改善,昊帅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大耗元气去修复,只是进行了半个多小时便收功完事。

  如此速度,让郝为民不免惊讶:“昊老弟,这就完事了?”

  昊帅点了点头:“嗯,完事了,柳叔叔的颅伤恢复得不错,我只是需帮他活血化瘀,剩下的还是以肌体的自动修复为主,毕竟太过于依赖外力,反而不利于激发他自身的生命潜力,正所谓物极必反,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呵呵,小神医,高论啊!”向南天和梁文鹏一脸赞叹地看着昊帅,接着又关切地问道:“只是不知柳长官几时可以醒来?”

  昊帅回到:“柳叔叔已无大碍,我现在就可以让他醒来,往后他就可以正常地醒着或是正常地休息了。”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众人一阵振奋,特别是蓝倾雪,开心得都要哽咽起来。

  柳丝思也是如此,昊帅之前虽然跟她说过一遍,不过见妈妈那么不争气,也不禁跟着眼眶湿红。

  “当然是真的!”昊帅笑了笑,接着就拿起银针,在柳正弘身上刺了几下。

  随后,在众人的期盼中,柳正弘终于动了动眉头,微微呼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

  或许他长时间闭着眼睛,一时间不适应室内的强光,那微睁的双眼很快又是重新合起来,过一会再重新睁开,如此反复几次,等基本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才是瞪着眼睛看着在场的众人。

  “正弘!”

  “爸爸!”

  “柳长官!”

  看到柳正弘醒了过来,在场的几人开始高兴地叫了起来。

  此时柳正弘还有些迷糊地看着眼前的众人,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倾雪,丝思,郝伯伯,向上使,梁司长,你们都在呀?”

  “嗯,爸爸,你好些了么?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柳丝思关切地问道。

  柳正弘微微皱了皱眉头:“爸爸没事,就是头有点疼。”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7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