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可以尿在你里面吗 好舒服娇喘又高潮

曹琦声音幽幽,似乎自带着魅惑人心的意味。

  锦安的眼神像是钩子一样,死死的钉在曹琦的脸上,说道:“只要是惹了主子不高兴的人,我都要杀掉。”

  但是曹琦根本不感动,一把推开他,从秋千上站了起来,衣袂掀飞,声音也多了三分狠辣:“我是庶出,阿娘又没有名分,老早的就死在了安川,在这府中近三十年仍讨不得父亲的欢心,曹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让父亲降怒于我。”

  她说着,忽而笑了起来,那笑声轻微,却带着苦涩和凄厉。

  “我只得帮着父亲做事,只希望能让他多看我一眼,这么多年……我手上沾了如此多的鲜血,也只是脏污罢了。”她道。

  “主子,不是这样的。”

  锦安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姑娘。”

  曹琦回头,冷眼看着他,说道:“谁允许你说这些的。”

  锦安立刻低下头去。

  曹琦想起方才席间,曹纯说过的那件事,问道:“宝封那边有消息了吗?”

 文学

  锦安答道:“是,那杜薄的发妻罗衣派人去调查了。”

  “结果如何?”

  “怕是罗衣他们已经知道,是主子把祈月买走的事情了。”

  曹琦闻言,身形一顿,脸上的神色像是要下雨的天空,阴沉的很,又气又笑的说道:“好啊,这个季青云,居然敢动手脚,若是要查也本该查到他的头上。”

  锦安再次抬起头:“季青云当时为了追缴国库的欠款和主子联手,如今他是达成了目的,却又卖了主子,这样背弃主子的人……”

  曹琦盯着他,严厉的嘱咐道:“不许杀他。”

  锦安垂眸:“是。”

  曹琦呼了口气,身后忽然有人说道:“姐姐?怎么让怀兴等了这么久?”

  她回头,怀兴正站在廊下,他半敞着衣衫,露出大半的身形来,那白皙的皮肤透着月光细腻的吹弹可破,腰腹上的肌肉纹理也好看的像是鬼手描绘,带着笑意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锦安,问道:“原来是在训狗,那怀兴等着便是了。”

  说罢,转身又回去了。

  训狗。

  锦安一动未动。

  曹琦瞥眼,对他说道:“遣散院中的所有面首,一个不留。”

  锦安应声。

  曹琦上前几步,叫锦安抬起头,看着他嘴角的血痕,语气多了些许的安抚之意:“疼吗?”

  锦安神色一动,低声道:“不疼,锦安犯错,主子惩罚是应该的。”

  “真乖。”

  曹琦满意的笑了笑:“不愧是我最衷心的一条狗。”

  锦安视线难得飘忽,瞧见曹琦伸手过来,他眨了眨眼睛,探出舌尖,在那人净白的掌心轻轻舔舐一下。

  “哈哈哈——”

  曹琦开怀笑着,转身进了屋子。

  锦安跪在地上,身形撼然如树,眼神比这月夜还要死寂。

  ————————————-

  靖安城的另一头,杜薄将将下职回府,院中还在洒扫的丰年瞧见他,赶紧迎了上来说道:“公子您总算是回来了。”

  杜薄看着天色,疑惑道:“这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在这里干活,弄的我好像苛待家奴一样。”摆了摆手,“赶紧回去休息吧。”

  丰年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正房那边,小声的说道:“公子……下午的时候,春意楼那边来人了。”

  一提到春意楼,杜薄浑身一震,一股恐惧由内而外的爆发出来,立刻攥住丰年的手臂,颇有些上蹿下跳的意思:“怎么回事?那夫人……”

  “来的是个龟奴,给夫人送了封信就走了。”丰年皱眉,声音也越来越低,“也不知道那信上都写了什么,总之夫人看过之后,这一下午都没出过屋子了。”

  杜薄闻言,左看右看,丰年以为他在找什么:“公子?”

  “我看看这院里有没有防身的东西。”

  杜薄抓着头发,着急的像是热锅蚂蚁,这到底什么情况,春意楼里就只有平年一个红颜知己,难不成这姑娘……

  “算了,公子还是先进去吧。”丰年道,“奴方才瞧着里头还亮着呢,想必夫人正在等您呢?这早死晚死都得死。”

  是了,早死晚死都得死,杜薄深吸一口气,正了正衣襟,像是怕等会儿被扔出来的时候不好看,拍了拍丰年的肩膀,说道:“那我去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丰年感慨道,“壮士一去兮……”

  “去你娘的。”

  杜薄推开他,蹑手蹑脚的走到正房门口,谄媚道:“夫人?”

  里头没声音,他推开个门缝,探头探脑的。

  “进来吧。”

  罗衣的声音传来,杜薄打了个激灵,可是又觉得奇怪,听起来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将门轻轻合上。

  罗衣正坐在榻上,旁边的小案上放着的正是丰年口中的那封信。

  “春意楼的那位平年姑娘送来的。”

  她道:“我已经看过了。”

  杜薄走过去,打量着自家夫人的神色,想要伸手去拿那封信,谁知道手刚刚探过去,眼前闪过一道银光,赫然一柄大刀砍在了那小案上。

  杜薄猛地抽回手,吓得浑身的血都凉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心疾首的哭道:“夫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看在咱们夫妻同行十四年的份上,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平年说可以帮助到韩来。”罗衣平静的说着,将小案上的砍柴刀抬起来,摸着那有些粗粝的刀刃,又道,“现在时局紧张,你还是不要往春意楼跑了,我已经和那龟奴说好了,明天下午,接平年过来说话。”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8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