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送了进去小说 清冷仙子口爆吞精小说

苏晨笑着说:“钱这个东西,够花就好,我也没啥野心,再说了,也没耽误发工资不是。”

  魏振国尴尬的撇了撇嘴,虽然自己比苏晨年龄大,但是人家好歹也是老板,心里怎么想的,也不便猜测。

  其实对于苏晨来说,这辈子挣的钱早就够了。

  平时做事情,也是随遇而安。

  秉着悬壶济世的原则,能够帮更多的人解脱痛苦,才是他最大的快乐。

  如果能顺便帮助别人就业,那就更好了,毕竟现在社会环境这么复杂。

  让于婶和魏振国在这里上班,其实对于他来说,心里也非常踏实。

  他对魏振国说道:“我今天晚上需要处理点事,现在去内室打坐,你别让别人打搅我。”

  魏振国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苏晨晚上要做什么,但是他的身手,魏振国是见识过的。

  如果连苏晨都要好好准备,那么晚上的事一定不小。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愿意跟他一起去。

  看到苏晨直接走进内室,他当即搬了个板凳守在外边,像一尊门神一般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随着玻璃门打开,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只见他穿着一身古典的灰布衫,头发稀稀疏疏,但是满脸和善,一股不染俗尘的样子。

  只见他走到跟前,撩了下自己的长袍,直接在椅子上落了座:“我来看病。”

  这时,于婶和魏振国对视了一眼,似乎心里有些诧异。

  苏晨平时不来,所以妙春堂早已成为了抓药的地方,这在附近也是家喻户晓的。

  但眼前的这个人面生的紧,上来直接说要看病,倒真是有些稀奇了。

  魏振国说道:“我们先生不在,你改天再来吧。”

 文学

  “既然是诊所,必然有医生坐诊,我可以等等,”男人说道。

  “今天一天,我们先生都不在,您要是看病,怕耽误您的事!”魏振国再次说道。

  “是嘛?我这个病,别人都治不好,只有你家先生能治~”

  “您和我家先生认识?”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便是知道,需要向你解释么?”男人轻轻捏了下鼻子,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魏振国叹了口气:“要不然您留个电话,回来我们先生忙完了,给您回过去。”

  “不必了,我还是在这等着,你家先生总会来的。”男子笑了笑,还往内室的门帘上瞅了瞅。

  这时,于婶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到跟前:“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好坏话听不懂吗?就算我先生在这,就必须要见你?你算老几啊~”

  男人笑了笑,正准备说话之时,苏晨直接走了出来:“谁来找我?”

  男人站了起来,朝他作了一揖:“都说苏大夫是少年豪杰,今天看到了,果然英姿勃发,名不虚传。”

  苏晨上下打量着他,似乎看不出什么问题:“你是来看病的?”

  “没错,”男子再次落座,得意洋洋的看着他。

  “哎,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脉象,”苏晨说道。

  “我这个病,不能碰人,一碰就过敏,起的小红点一片片的,有时候还会休克!”男子说。

  于婶看不过去了,直接朝他胳膊上拧了一把:“我看你不能碰人,我就碰你咋地了?你死了没。”

  男子吃痛大叫,连忙把胳膊抽了回来,脸上痛苦神色不减,泪珠差点流了出来。

  看样子,于婶这次掐了不轻……

  苏晨已经知道这人另有目的,当即让魏振国和于婶去忙,自己直接坐到了男人面前。

  “你说吧,需要我给你怎么治?”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第一个便是望字,你且看看我哪里有问题。”

  “我看你哪里都没问题,只是心里有个东西。”

  “什么东西?”

  “鬼~”

  苏晨说完,男子哈哈大笑,指了指门外:“一会儿这里会窜出一条恶狗,然后被人一脚踢飞。”

  不一会儿,果然见一个老太推着小车,旁边跟着一男子,似乎是她儿子。

  一条黄色柴狗从路边冲了出来,朝老太狂吠。

  男子上去一脚,直接把黄狗踢了将近十米。

  那狗夹着尾巴逃跑了。

  这人又说道:“五分钟内,一个瞎子将会问路,给他指路的是一个女孩。”

  果不其然,事情又按照他说的发生了。

  苏晨皱了皱眉头:“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我久闻苏先生不但医术通神,而且在玄门术法方面,也有极高的造诣,特此前来讨教。”男子说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没病,赶紧给我走人。”苏晨哼了一声,似乎对这种人十分讨厌。

  “如果苏先生不同意我的挑战,我今天就不走了!”说着,男子直接拖着板凳堵住了门,一幅当仁不让的架势,“我天天时间多得是,今天不比我明天还来,明天不比就等后天,直到你同意为止!”

  眼前这种情况,似乎只要不让他满意,别人也不用来抓药了。

  一幅死磕到底的架势,也真是没谁了……

  苏晨倒吸了一口气,眼前的这个家伙,着实讨厌。

  要不是看在他年龄大,又是一幅古典的装扮,看着像个没工夫的人,自己就真的要动手了。

  但是目前来看,这人不像社会上涉黑的人物。

  如果只是普通平民,那么自己只能按正常的规矩来走。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对男子说道:“你要怎么比?”

  “很简单,我们就拿一件事做预测,谁推的更远,谁就赢。”男子说。

  “行,你等下,”苏晨说着,转身回到内室。

  只见他从储物戒里,直接拿出温老上次送他的两本古书,认真看了起来。

  此时的苏晨,无论是记忆里,还是理解能力,早已经非比寻常。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89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