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突然变聪明继续睡女人:闺蜜要我帮她摸下面

白斯文手里的鬼有一部分是孙坚借给他的,肯定有负责监视他的。

  所以那些鬼没控制住的话,挖出地宫的消息肯定会被报给孙坚。

  “被我杀了。”白斯文沉声说道。

  赵彦和陈汉对视一眼,惊了,没想到这个没正形的家伙竟然那么狠。

  杀人灭口,四个字说起来简单。

  但能真正做到可又是另一回事。

  不但心要狠,还要够果断坚韧。

  白斯文能在灭口后不独吞机缘,而是来通知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赵彦也认可白斯文的做法。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

  要是白斯文把那些人放了,赵彦也会认可,但会觉得他不能担大任

  陈汉看着白斯文:“白哥,我觉得之前是不是对你太不客气了。”

  他现在很慌啊,他得罪了狠人。

  “那你睡觉睁只眼睛就行。”白斯文看着陈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赵彦觉得白斯文有点不一样了。

  陈汉问道:“我睁皮眼行吗?”

  “你要是这么唠嗑的话,那让嫂子睁只眼也行。”白斯文沉吟片刻。

  陈汉骂骂咧咧:“滚!你和赵彦一样的待遇,都不许来我家了。”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馋我老婆,而不馋我呢?是我长得不够妖娆吗?

  白斯文跟陈汉嬉笑打闹,又恢复成了那个一心拍片不问外事的白导。

  但赵彦总感觉白斯文不一样了,但是具体哪儿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至少之前白斯文给赵彦的感觉,就是他绝不可能干出杀人灭口的事。

  更何况杀的还是他的剧组人员。

  可现在白斯文不但干了。

  而且还干得干净利落。

  难道是自己之前看走眼了?

  不多时,三人在一处山脚落下。

  “就是这里。”白斯文将一块巨大的石头移开,露出了地宫的入口。

  一步一步的台阶往下延伸。

  石头应该是他后搬来挡着的。

  陈汉问道:“你下去过吗?”

  “下去过,里面有扇门,而且神识无法深入其中。”白斯文点点头。

  赵彦带头:“下去看看。”

  三人顺着台阶下去,顺便施法把石头移了过来,赵彦又布了个禁制。

  台阶的尽头是一扇青铜门。

  门上还有两个拳头大的青铜环。

  陈汉试图去推门,但门始终纹丝不动,连一点灰尘都没震落下来。

  “没用,我试了,就算是用全身法力都推不动。”白斯文摇了摇头。

  陈汉不甘心:“那就用最原始最简单的办法,都让让,我发功了。”

  他运行法力一拳打在门上。

  哐!

  门上的圆环震动了一下,但数米高的青铜门依旧是紧闭得严丝合缝。

  白斯文说道:“别费力气了,这门就跟妹子紧闭着的腿一样,不是你靠着蛮力就能打开的,得想办法。”

  “嘶~鬼才,好比喻,妹子的腿也需要钥匙才能打开,但至少妹子有钥匙孔啊,可现在这扇门连钥匙孔都没有,更别说钥匙了。”陈汉摊摊手。

  白斯文翻了个白眼:“打开妹子的腿我有一百种方法,门却不行。”

  “该不会有什么机关吗?”

  陈汉又在青铜门上一寸一寸摸索了起来,然而却没有发现任何机关。

  白斯文又灵光一闪:“该不会是要滴血吧,小说里经常这么写。”

  他割开手滴了几滴血在门上。

  门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

  两人对视一眼,好绝望啊。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一直都不说话,大家集思广益啊!”陈汉推了推旁边一言不发装深沉的赵彦。

  白斯文也看向了他。

  赵彦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说这扇门没有钥匙孔,没有凹槽,但却有两个环,会不会不是往里推,而是往外拉的?”

  说话的同时,他上前,抓住那两个青铜环,运行法力注入其中,然后发力往后拉,巨门也缓缓出现缝隙。

  赵彦转头看向两人。

  眼神就宛如在看两个傻哔。

  白斯文和陈汉瞬间沉默了。

  两人同时吐出一个字:“草!”

 文学

  “设计这扇门的人绝对是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陈汉咬牙切齿。

  白斯文表示赞同:“而且还恶趣味十足,这摆明了就是要耍人嘛。”

  毕竟地府的一座地宫诶,很可能是某位大佬留下的,这种地方谁踏马又能想到门是轻轻一拉就能打开的?

  “赶紧拉赶紧拉。”陈汉催促道。

  赵彦黑着脸:“拉你大爷,你们两个在这儿看着,我拉不出来啊。”

  “拉门。”白斯文说道。

  赵彦继续法力,哐哐哐,门的缝隙越来越大,直到完全打开,而青铜门后面的景象却是让三人都懵逼了。

  只见那是一条充满古代生活气息的繁华街道,此时正是夜市,街边小贩在叫卖,青楼女子娇笑揽客,更有三五孩童拿着小鼓嬉戏追逐……

  宛如一张古代生活的动态图。

  “这……这是幻境?”陈汉不确定。

  白斯文说道:“我们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他们好像也看不见我们。”

  “进去吗?”赵彦看向两人。

  陈汉犹豫不决,毕竟家里有了老婆和孩子,做事总得多一份顾虑了。

  白斯文毫不犹豫,直接一步就迈了进去,他的声音飘散在门外:“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先去。”

  随后陈汉和赵彦就在面前的动态图里看见了白斯文的身影。

  白斯文在对着他们招手。

  示意让他们也赶紧进去。

  “你留在外面,我进去,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冒险吧。”赵彦说道。

  话音落下,也跨入了其中。

  陈汉抓住他的衣角:“一起去。”

  两人都进入了动态图,随后青铜巨门轰然关闭,一切恢复了原样。

  “公子,上来玩儿啊~来嘛~”

  “店家,这胭脂多少钱一盒。”

  “糖葫芦~冰糖葫芦诶~”

  “让一让,劳驾让一让咯。”

  赵彦,陈汉,白斯文三人突然出现在大街上,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因为刚好他们穿的都是古装。

  四周各种吆喝声传入耳中。

  让赵彦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梦耶?真耶?

  “这……这都是真的,难道这其实是一个小世界,我们穿越了?”陈汉作为俱乐部成员,对这并不陌生。

  白斯文说道:“穿越了?我们先去考察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吧。”

  他指着旁边的青楼说道。

  “你有钱吗?”陈汉问道。

  白斯文笑了:“借一点就行了。”

  他瞄着一个路人的钱袋子,想施法偷过来,但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

  “怎么了?”陈汉好奇的问道。

  白斯文咽了一口唾沫:“我……我的法力消失了,你们……你们的呢?”

  陈汉和赵彦顿时也是脸色一变。

  片刻之后,三人面面相觑。

  他们的法力都消失了,从一个修士瞬间变成了凡人,安全感消失了。

  “玛德,现在怎么办,没有了法力我们就是弱鸡!”陈汉慌得一批。

  赵彦倒是比较冷静:“你弱鸡个屁啊,你没用过强化药剂吗?”

  他用过强化药剂,而且还修炼过武道,没有了修为也还有武功在身。

  “对啊。”陈汉突然放松了不少。

  白斯文顿时欲哭无泪:“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真的是弱鸡咯?”

  他还是第一个进来的。

  冲动了,冲动是魔鬼啊!

  “既来之则安之,先去打听打听情况吧。”拥有丰富穿越经验的赵彦很冷静,而且他觉得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幻境罢了,总有办法能够破除的。

  虽然这个幻境很真实。

  陈汉:“我尝试了一下修炼,这个世界没有灵气,也算是好消息。”

  只要没有灵气,那就证明肯定没有修炼者,那么他们的个人武力在这儿还是比较高的,安全性就增加了。

  “去青楼打听。”白斯文说道。

  陈汉:“没有钱……”

  “别提钱!俗气!”白斯文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露出一个笑容:“我们可以抄诗啊,实不相瞒,我早就幻想过穿越的事,作为一名文化底蕴深厚的艺术从业者,熟背唐诗三百首。”

  “有道理,我看历史上好多大才子都是能白嫖的,而且说不定花魁还主动送钱呢,你抄李白,我抄杜甫,他抄王维。”陈汉顿时眼睛一亮。

  赵彦微微一笑:“我就不抄了。”

  白斯文和陈汉诧异的看着他。

  “我用靠抄诗白嫖吗?”赵彦指了指自己的脸,笑得自信且灿烂。

  白斯文和陈汉竖起中指:“靠!”

  他们鄙视这种靠脸吃饭的行为。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9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