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一边吃胸一边揉下面的视频)全目录阅读

陈汉眼睛一亮,顿时没有了辩解的欲望,上前一步挡住白斯文,大义凛然的说道:“我乃他二人兄长,有何后果我一人担之,让他们离去。”

  “不不不!诗是我写的,责任自然在我身上,冤有头债有主,有种你们就把我抓去接客,请尽情的蹂躏我吧!千万别把我当人。”白斯文一把将陈汉拽了回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在怡红院包吃包住,每天接待不同的人妻共度欢愉,这岂不美哉啊?

  陈汉想跟他抢这份美妙的工作。

  简直是痴人做梦!

  老鸨愣了一下,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倒是兄弟情深,好,把他们洗干净送到刘老爷的房间里去。”

  两个龟公当即就要上前拿人。

  “等等!”白斯文大吼一声,看着老鸨问道:“刘老爷……是男是女?”

  “怪不得敢抄前人之诗来我怡红院骗吃骗喝,原来是有癔症,刘老爷还能是女的?”老鸨嗤笑一声说道。

  白斯文脸色一白,连忙把陈汉推到了前面:“陈大哥拳拳爱护之心让小弟我感动不已,就劳烦哥哥了。”

  “不不不,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虽然拿你当亲兄弟,但也不能包庇纵容你的过错。”陈汉说得义正言辞。

  开什么玩笑,接待男人?

  他们可不想变成向日葵。

  老鸨怒极反笑:“是你们说不去就不去的吗?不结账就都给我去!”

  “这位妈妈且慢,那首诗的确是我所作啊!”白斯文这才开始辩解。

  “放屁!欺负老娘没读过书?老娘是没上过书院,但老娘从15岁接客就被书院的弟子和先生上!也曾耳濡目染赵今宣的大名,这将进酒分明是赵神童五岁时所做,有谁人不知?”

  老鸨仰着头振振有词的说道。

  “赵今宣?五岁所做?”

  赵彦三人没听说过此人。

  但他们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逼肯定是个穿越者!

  但这个逼也太过分了吧!

  尼玛五岁就敢抄将进酒,也不怕被当成鬼上身丢进茅坑里溺死?

  白斯文心中暗道晚了一步,连忙说道:“我还有其他诗作,妈妈且听我慢慢吟来,这都是我毕生心血!”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

  “此乃赵今宣六岁所作!”

  “还有,还有,明月几时有……”

  “这是赵今宣十五岁所作!”

  “我还有,花间一壶酒……”

  “这是赵今宣十七岁所作!”

  “这是…………”

  白斯文一口气背了十几首,结果没有一首能幸免于难,全被那个姓赵的家伙给抄了,他都快忍不住哭了。

  老鸨冷笑一声,转身离去,片刻之后拿着一本书丢给了白斯文:“这些都是赵今宣所作,你能背多少?”

  这诗集起码有五厘米厚。

  “卧槽!”赵彦三人齐齐惊呼。

  这个狗哔硬是不给后来人留一丝活路啊!

  老鸨横眉冷对:“还有什么狡辩之言吗?没有,就给我安分接客。”

  “看来只能用最后的办法了。”赵彦叹了口气,随手抢过龟公手里拳头粗细的棒子,直接捏成了粉碎:“今天我就是要白嫖了,你有意见吗?”

  刹那间,楼道上安静得可怕。

  老鸨等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这力气……这还是人吗?

  刚刚陪赵彦的那两个女人低头看了一眼完好无损的良心,松了口气。

  幸好良心依旧在。

  “我问你,对此有意见吗?”赵彦逼近一步,居高临下的俯视老鸨。

  老鸨连连摆手:“没没没没有。”

  “哼!”赵彦冷哼一声,然后又沉声问道:“这个赵今宣现在何处?”

  这家伙五岁就穿过来了,说明这不是幻境,而是个真实存在的世界。

  他在这边待了那么多年。

  对这边的情况了解得肯定不少。

  赵彦觉得有必要向他打听一下。

  顺便也觉得有必要打他一顿。

  无耻之徒,全抄完了,有病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他失踪很久了,有人说他隐世不出了,也有人说他死了。”老鸨快被赵彦吓尿了。

  赵彦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我们现在要找到赵今宣。”

  走出怡红院后,白斯文说道。

  他显然也知道赵今宣的重要性。

  陈汉有些惆怅的说道:“本来是找机缘的,没想到来到这个鬼地方,要是出不去了,那该如何是好?”

  “放心,嫂子那么漂亮,侄子那么可爱,就算你不在了,也有的是男人抢着帮你照顾。”白斯文安慰道。

  陈汉脸一黑:“闭肛。”

  “天下之大,光靠我们三个是找不到赵今宣的,只有发动天下的力量去帮我们找。”赵彦淡淡的说道。

  目光落在了皇宫的宫墙之上。

  白斯文和陈汉对视一眼:“你……”

 文学

  “不错,让皇帝下令帮我们找出此人。”赵彦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

  ……………

  此时,大夏皇宫内。

  御书房灯火摇曳,人影幢幢。

  年近五旬的皇帝孟祯坐在龙椅上正愁眉不展,因为契丹人又犯边了。

  “诸位卿家,该如何是好啊!”

  孟祯有些心累的叹了口气。

  其实只有两个选择,是战是和。

  战,他肯定是不敢的。

  和,那就要割地赔款,他作为皇帝也不能提出来,所以要别人来提。

  “陛下!契丹来势汹汹,人心不思战,不可妄动刀兵,否则一旦战败恐契丹携大胜之威长驱直入啊,契丹蛮夷也,无非是要些茶布铜臭之物,给他们又如何?”一名老臣说道。

  “此乃老成谋国之言,陛下,不可妄动刀兵啊,否则一旦打起来还是百姓受害,请陛下为天下百姓计。”

  “请陛下为天下百姓计!”

  御书房内的一干重臣都是纷纷跪下求皇帝议和,因为他们也不敢打。

  敢打的人早就被他们排挤出了朝堂,或者靠着栽脏陷害夺去了性命。

  在他们看来,契丹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全面开战的,割地就割地,反正他们远在京城,也影响不到他们。

  可一旦打起来,赢了还好,要是打输了,他们荣华富贵就保不住了。

  而且他们知道皇帝也不敢打。

  所以给他递了个台阶下。

  议和是为了天下百姓考虑。

  皇帝重重的叹了口气:“罢了,为了天下百姓,朕就忍一忍蛮夷。”

  就在大臣们都松了口气,准备恭维皇上圣明时,一道突兀声音响起。

  “靠,没想到那么能忍?我要是当着你的面睡你老婆,你能忍吗?”

  御书房内一干人顿时大惊失色。

  “放肆!何人胆敢出言不逊!”

  一个大臣环顾四周呵斥道。

  哐!

  御书房的门直接被踹碎。

  赵彦带着陈汉和白斯文跨步而入。

  “你们是什么人!来人,护驾!”

  皇帝吓了一跳,大声呼喊道。

  赵彦用小拇指陶了掏耳朵:“快别喊了老东西,在你们商议卖国的时候,你的手下都已经被我搞定了。”

  御书房内众人惊恐不已。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难道是想谋反不成!速速退去还来得及!”

  “莫要犯下滔天大错,只要你们知错能改,皇上不会亏待你们。”

  大臣们战战兢兢的,想要劝说三人回头是岸,并许以高官厚禄。

  轰!

  赵彦脚一跺,地面瞬间炸开。

  所有人都惊呆了,呐呐不敢言。

  这……这莫非是神仙下凡来了?

  “两件事,第一,下旨与契丹开战,第二,下旨找赵今宣的下落。”

  赵彦看着皇帝淡淡的说道。

  皇帝脸色发,连连点头:“朕……不,我现在就下旨,现在就下旨。”

  “我在这儿也帮不上忙,我去边疆打契丹玩吧。”白斯文突然说道。

  既然白斯文要分开行动,赵彦也没有理由限制他的自由,让皇帝在圣旨上给了白斯文一个钦差的职位。

  毕竟自己又不是他爹妈。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9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