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乡下妽妽的性故事小说|国产好湿好硬好爽好滑

只听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一个身影跳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张兰!没有!”

  身后,李婷还倒在地上哭泣,苏强痛苦的脸趴在地上。

  我旁边的人哑着嗓子说:“张兰,我知道他该死,他应该下地狱!但他不能死在你手里!”

  “张兰,你还有很棒的人生。你不能因为这样的人毁了自己的人生。求求你,让他走吧。”

  陆琴紧紧抱住张兰,冷着脸对趴在地上的苏强说:“别滚!”

  苏强没回过神来,跌跌撞撞推门跑了出去。

  陆琴长舒了一口气。现在还不晚。在过去的生活中,因为没有人阻止张兰,张兰不小心杀了苏强。

  此时,张兰依然僵硬,眼睛红红的,陆琴知道,他还没有从愤怒中恢复过来,也顾不得身边的李婷,双手捧着张兰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

  “张兰,你忘了吗?就像我们说的,我们应该去中国最好的大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照顾你妈妈。

  你还说你想建立自己的王国。我一直相信你,你将是我的国王,我

  g .

  你还记得我给你的电脑吗?我说,那是你建立王国的拐杖,你要用它来对抗世界!你答应过我你不会食言的。

  张兰,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报复。最享受的就是站在人生的巅峰,把所有欺负过你的人踩在脚底,把他们踩碎踩扁,让他们没有还手之力。你能做到吗?“

  在陆琴的喋喋不休中,张兰终于回来了,看着陆琴,然后猛的一把抓住陆琴,吻了她。

  他的嘴唇狂野,好斗,扫着地面,燃烧着。

  过了好一会儿,张兰才哑着嗓子说:“我能行,答应你的一切都会做到。”

  陆琴脸红了,点点头。“我相信你。”

  之后,我更尴尬了。“我们先送阿姨去医院检查吧。”

  张兰意识到自己在妈妈面前吻了心爱的女孩,有点不好意思。

  跑回李婷身边。“妈妈,你能起来吗?我们去医院。”

  陆琴和张兰把李婷送到医院安顿下来,张兰的电话响了。

  “请问你是张兰吗?”

  “我在,你在哪里?”

  “我是西城区赣江分局的。苏强是谁?”

  “我的父亲。”

  “那就请到我们的分公司来。你父亲不小心掉进河里淹死了。尸体已被打捞上来。我需要你确认死者的身份。”

  挂了电话,张兰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一脸呆滞。

  因为他们两个刚来到阶梯,周围异常安静,所以话筒里的声音被刘琴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陆琴有点惊讶。也许,按照原来的剧情,苏强今天就死了。即使他强迫自己出现,也改变了张兰打他的事实。但是,他不能改变他的结局吗?

  张兰呢?他妈妈呢?

  在原剧情中,张兰是因为不小心杀了人而被关进监狱,而李婷则是因为焦虑而因病去世,没有等到肾·源,以至于张兰出狱后一直是孤身一人。

  即使在原主张兰去世后,有钱又漂亮的张兰仍然孤身一人,没有家人和爱人。

  陆琴焦急地看着张兰。现在,他们的结局会不同吗?

  张兰回头,苦笑了一下。“你说得对。上帝不会让他走的。他不应该弄脏我的手。”

  陆琴拉着张兰的手安慰道:“我们先找个护士照顾阿姨这边,然后我和你一起去派出所。”

  张兰点点头。

  两人安排了一名护士照顾李婷。当他们来到警察局时,天已经黑了。陆琴抬头看了看警察局墙上的钟。当时是晚上8点23分。

  警察看到两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女孩。他们忍不住有点心软,小声问张兰:“你大人呢?”

  “我妈妈生病住院了,不能来了。”

  警察点点头。难怪他妈妈打不通。

  “好吧,跟我来,看看是不是你爸爸。”然后他看着陆琴说:“小女孩,在这里等着。”

  警察觉得带这么一个娇弱的小女孩去看尸体很残忍。

  陆琴用力握了握张兰的手,轻声说道:“我就在这里。”

  张兰知道陆琴在安慰他,让他安心。她在他身边,永远和他在一起。

  虽然陆琴没有说什么,张兰只是能感觉到她的意思。

  张兰对刘琴点点头,松开了陆琴的手,跟着警察进去了。

  当警察把他带进苏强停放的房间时,张兰看着他面前的白布。他只觉得胳膊有千斤重,举不起来。

  是警察叹了口气,打开白布单子。

  张兰看到了苏强被浸泡的有些变形的脸。显然,不久前,他还耀武扬威,现在却这么安静地躺在这里。

 文学

  张兰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他用力握紧拳头,让指甲嵌入手掌,让自己保持清醒。

  张兰没有流泪。以前在家里,他真的希望苏强死了,不要再伤害李婷和他。

  但现在,他真的死了,再也没有回来,此时的张兰心里很不高兴。

  虽然苏强从小没有得到过父亲的任何温暖,但他也是一个有父亲的孩子。从今天开始,即使总是给家人带来麻烦的苏强让人厌恶,但他在张兰身上没有父亲。

  警察看着张兰,有些不忍,但还是问:“是你爸爸吗?”

  张兰苍白着脸,轻轻“嗯”了一声。

  警察看着张兰。“你需要独处一会儿吗?”

  “嗯。”

  警察转过身,拍了拍张兰的肩膀。“我的哀悼,年轻人。”

  当他出来时,他看见陆琴在里面看。警察对陆琴说:“他会在里面呆一会儿。”

  陆琴咬着下唇。“哦,他没事吧?”

  警察朝里看了看,叹了口气,“好吧。”

  陆琴轻声说:“谢谢。”

  警察挥挥手,转身走了。

  陆琴知道,虽然苏强一直对张兰母子不好,但在张兰的心底,他还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否则这么多年,他不会赚他的血汗钱,而会让苏强从中分得一杯羹。

  明知自己学不好也不会改变,但还是有一线希望。现在,连这个希望都没有了。

  陆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心情有点沉重。毕竟那是活生生的人的生活。如果它消失了,那就不可能了。

  张兰出来的时候,看见刘琴远远地低着头站在那里。幸运的是,她在那里。

  张兰从心底说,就是这样。下辈子,我们不要再做父子了。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没有回头,大步走向不远处等他的人。

  出了派出所已经十点多了,眼含星辰,张兰拉着陆琴的手“饿吗?我还没吃完饭呢。”

  陆琴摇了摇头。“不饿。”

  “来,我们吃饭吧。”

  “嗯,明天你会在医院照顾你阿姨吗?那我替你请假。”

  “很好。”

  在这个寒冷的深秋,两个年轻的身影在路灯下慢慢地走着。

  事实上,他们俩心情都不好,吃不下饭,但陆琴劝张兰吃一点。为了不让他担心,陆琴勉强吃了两口。

  吃完后,陆琴没有要求张兰送他,而是催促他回医院。

  陆琴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明天怎么样?

  处理完苏强的后事后,李婷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才出院,张兰的生活也重回正轨。

  这一天,张兰从黑拳打斗中回到家,打开门一看,愣住了,另一个房间里一片狼藉。

  苏强去世后,家里只有李婷和他。已经很久了。再说,没有苏强的耍赖,一家人应该不会陷入这种境地。

  张兰抬头一看,李和正坐在沙发上哭。

  看到张兰回来,李婷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妈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李婷有点生气,但也有点无奈。“都是你父亲的死阻止不了我们两年。你父亲在外面欠了赌债。债主听说他死了,就想回家。”

  张兰问:“他欠多少?”

  李亭颤抖着伸出三根手指,虚弱地说:“三三十万。”

  “什么?!“张兰不敢相信苏强敢借这么多钱。

  李婷解释说:“他们说他们是高利贷者,苏强借钱有利息,要还30万。我该怎么办?宁儿,他们只给三天。”

  张兰苦笑了一下,安慰李婷:“妈,我这里存了点钱,这30万可以还,但是这钱是给你做手术的费用。”

  李婷手术费用约60万元,后期营养调整估计更多。本来张兰努力赚钱,存了点钱,看到离手术费用也没那么远了。没想到,苏强留给他们这么一大笔钱!

  现在,又到了挽救李婷手术的时候了。

  我觉得上帝在张兰身上真的是在捉弄人!为什么在他觉得生活有希望的时候,你总是给他新的打击?

  但是,张兰不想让李婷再担心了,就说:“妈妈,把爸爸欠的钱还上。我会再次赢得它。我一定会让你做手术。别担心。”

  李婷的眼泪又掉了下来,他心虚地看着张兰。“宁儿,别太累了。妈妈不会做手术的。妈妈不能再拖你了……”

  张兰打断了李婷的话,“妈,你不是一直想看着我长大结婚吗?现在我找到你媳妇了,你满意吗?你没看到我要娶她吗?”

  想起那个和张兰在一起的漂亮小女孩,李婷真的舍不得死。她的孙子孙女不知道以后会有多美。她真的很想亲眼看看。

  人一旦有了奢望,就特别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哪怕生活中充满了鸡毛。

  李婷抬头坚定地说:“宁儿,妈妈,会好好活着的,放心吧。”

  开学第二天,张兰把存了30万的银行卡交给李婷,让她收起来。有人来讨债,她就还。

  李婷小心翼翼地走开了。

  当陆琴来到学校时,他明显感觉到张兰今天心情不好。虽然他和自己一起吃早餐,但他总是有一种全神贯注的感觉。

  终于,中午放学后,陆琴忘了和刘娜一起吃饭,请她帮忙带两顿饭,然后带着张兰去了天台。

  在屋顶附近的墙上,陆琴问张兰:“你怎么了?”

  张兰看着远处的高楼,淡淡地说:“没什么。”

  陆琴撅着嘴说:“这是我的秘密。”

  张兰拉着陆琴的手。“不,这些烦恼不想影响你。”

  “但是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我帮你想清楚。”

  看着陆琴期待的眼神,张兰无奈的说苏强欠了什么赌债。

  “那是我给妈妈攒的手术费。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挽回。我怕我妈等不及了。”

  陆琴咬着下唇。其实她手里有很多钱,完全可以支撑李婷的手术费,但是她知道张兰的自尊心是绝对不允许碰陆琴的钱的。

  就像现在,两个人一起吃早饭和午饭,张兰坚持要付午饭钱,不肯让陆琴一个人承担。他说他是男的,女朋友怎么养他?

  陆琴尽力思考。虽然张兰打黑拳和赛车都能赚钱,但毕竟以前他就是这么赚钱的,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快存钱。

  怎么做才能提高赚钱的速度?

  突然,陆琴脑中灵光一闪,侧头问身旁的张兰:“以前那些黑客技术你自己是怎么练出来的?”

  张兰有点惊讶。陆琴怎么会问这个?

  陆琴没等他回答,就说:“我记得前段时间,你提到你在黑客的网站上看到过,有人会竞标这个任务,对吧?”

  “嗯,有很多,价格都不一样。”

  陆琴眼睛一亮,就用双手抓住了张兰的胳膊。“那你应该先尝试一些感觉比较简单的任务。怎么样?”

  张兰有些不自信地说:“我以前没有做过,但我自己在研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如果没有完成,会有什么惩罚吗?“

  “不,你不能完成它。发布任务的人会找到其他人。”

  “那没必要,就试试吧,你刚开始打拳的时候,是不是没有现在这么差?再说,我相信你,你会没事的!”

  张听了秦的劝,也就是没有什么损失的去尝试。

  张兰笑道:他觉得在遇到陆琴之后,他的生活不断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即使在他没有信心的时候,陆琴仍然坚定地支持着自己。

  遇到这样的女孩,他是多么幸运啊!

  张兰伸手挠了挠陆琴的鼻尖。“你是我的幸运女神!”

  “女神不敢当幸运草!”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冬日的暖阳照耀着男孩女孩,也带来了欢乐和雀跃。

  晚上,张兰听了陆琴的话,在黑客的网站上注册了自己的账号,仍然使用他以前的习惯,大写的一个。

  我试图承担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黑客任务。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9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