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糙汉文多肉(施主咬的贫僧好疼第15集渡佛)最新章节列表

秦菲菲咬咬唇,二叔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其他人,不过谁让人家能力出众呢。

  另一个参加比试的人员向沛,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算是协会的成员,也练了二十多年书法,除了那些有身份地位的成员,他在协会里算得上比较厉害的。

  “会长,您放心吧,咱们这次应该有机会拿到奖杯。”向沛看过凌兮的字迹,因为他之前参加过一次比赛,大概清楚参赛人员的水平。

  而凌兮的水平,在这次参赛人员中,属于佼佼者。

  韦会长只觉无趣,临走前阴阳怪气道:“秦会长,那我就恭候你的好成绩了。”

  所有人正式入场。

  夏莎莎刚坐下,就发现了旁边的人是凌兮,脸色顿时发黑。

  晦气!

  凌兮也看到了对方,刚想打个招呼,就看对方一脸不耐烦的转过头。凌兮嘴角一抽,有什么了不起嘛。

  时间缓缓过去,很快,第一轮比试结束,下午才会出结果。

  凌兮已经回家了,秦会长等人一直在京大等着。

  等看到胜出名单上的名字,一行人高兴的不行,三个人,全部都入围了。

  第二天,比赛结束后,秦菲菲被刷了。

  她一度十分难过,但也知道自己水平不足,所以只希望向沛和凌兮能在第三轮中拿个好成绩。

  第三天,也是比赛的最后一天。

  比赛还未开始,门外传来一阵骚乱,夏莎莎眼睛一亮,抬头看过去,见到想见的人,嘴角上扬。

  虽然半路出家,她的书法也一般,但因为夏家,即便拿不到最后的奖杯,她也能搏一个不错的成绩。

 文学

  而这次她之所以参赛,就是因为知道闫老爷子会出席,并且准备收徒。

  如果能顺利拜师,她嫁入闫家,又会多一层把握。

  夏莎莎根本没有怀疑过自己不能拜师这件事,她淡定起身,准备和闫老爷子打个招呼。

  哪知对方根本没理她,很快就上了评委台。

  凌兮看到来人,诧异地眨眨眼,恰好和闫老爷子对视,对方挑眉一笑。

  凌兮也笑了。

  在闫家住了一段时间,她还真的不知道闫爷爷也是个书法大家。

  第三轮比试时,在场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但能进入这场比试的人,实力皆是不俗。

  不过年龄像凌兮这般大的,还真的只有她一个。

  主持这场比赛的,是京市书法家协会会长,同时担任文化交流局局长。

  “很高兴大家能进入第三轮比试,话不多说,相信你们应该已经看到了我身边这位了。”

  闫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是一名书法家。

  他的一幅字,曾经拍卖出1.7亿的价格。当时轰动整个书法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现场上的人员看到他,纷纷激动起来。

  “这是闫老吧。”

  “是他,不会错的。”

  “他怎么来了……”

  话还未说话,那位局长就介绍道:“闫老会在这次比赛中,挑选一人作为关门弟子,大家好好努力吧。”

  轰——

  现场气氛顿时热了。

  虽然大家都是书法界的人,对闫老十分崇敬。但闫老,可不仅仅是书法大师一个身份啊。

  即便闫家十分低调,但每次的新闻宣传,都会带上闫家的身影。

  不知道闫家到底有多少产业,但这些人深知闫家在华国的地位,作为闫家的中流砥柱,平日连见一面都没有机会,更不要说拜师了。

  所以,肉眼可见的,他们的神色已经开始绷不住了。

  台下,秦会长既失落又期待。

  侄女儿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就是不知道另外两人有没有可能了。

  不过想想,他就叹了口气,还是异想天开了。

  能进入决赛,不说实力,其中一半的人,身世背景都不会差。

  哪能轮到他们安平县的人。

  比赛已经开始了,大家激动的心情缓缓平复下来。

  秦菲菲不断看向凌兮,心中忐忑:“二叔,你说凌兮能拿到名次吗?”

  秦会长:“在她这个年龄段,能写出那手字的人,很少。不过,和其他人一比……”

  秦菲菲一听,还以为凌兮没希望了,但秦会长接着道:“也实属这个。”他举起个大拇指。

  可能是真的有天分吧,不能怎么能让他这一把年纪的人了,都觉得比不过呢。

  夏莎莎落笔之前,看了凌兮一眼,冷笑。

  看来,她之前还是太仁慈了,才让对方有机会来到京市,还差点在外公面前漏了脸。

  闫老爷子在台上一定盯着下面,尤其是凌兮,他也注意到了她旁边的女孩儿。

  夏家的外孙女儿!

  当初夏国手找到女儿和外孙女后,特意举办晚宴,广邀京市各大世家,为她们撑场面。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也来参赛了。

  想到夏老头拜托过他的事情,闫老微微皱起眉头。

  “时间到——”

  众人停笔,又看了闫老爷子几眼,才不舍的向外走去。

  凌兮也跟随众人出了门。

  夏莎莎则上前,和闫老爷子打了个招呼,“闫爷爷好。”

  闫老爷子温和点头,“小莎也来了。”

  周围的评委见状,都没有说话,有些人也将夏莎莎的名字记了下来。

  达到露脸目的,夏莎莎也不再多留,走到门口时,看到凌兮,嘴角冷冷一勾,径直离开。

  凌兮多敏感的人,对于夏莎莎三番两次不善的打量已心中有数。

  回家路上,她就问了母亲,他们家和夏家有没有纠纷。

  得到凌妈否定的答案,她反而更加困惑了。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59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