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了吗PO脸红心跳(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女秀才)最新章节列表

李润生掏出手帕递给凯瑟克,“这个嘛,我们要从长计议,那个石志坚早晚扑街!这次差点被姓利的玩死,我们也要未雨绸缪啊!”

  “未雨绸缪?”

  “是啊,那利兆天—-”

  没等“二鬼子”李润生把话说完,就听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

  女秘书忙过去开门,没等女秘书询问对方是谁,那人一把将女秘书推开!

  温泽顿和牛雄两人打前,利兆天叼着雪茄,披着风衣进来。

  “利兆天,怎么是你?”凯瑟克怒道。

  利兆天夹着雪茄弹了弹,“唔好意思,凯瑟克先生!你不接我电话,也不肯与我面谈,没办法我只好出此下策,亲自闯进来!”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离开!”凯瑟克扬起下巴,一脸的不耐烦。

  “我还没开口,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没共同语言?”

  利兆天说着打了一个响指,温泽顿上前把一份文件递给凯瑟克。

  “呐,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五千万,我买下你们怡和剩下的四成半股权!怎么样,这个价格应该很合适了吧?”利兆天一脸桀骜。

  “现在除了你之外,九龙仓其他高管全都接受了我的条件,只要你一点头,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怎么样,考虑一下?!”

  凯瑟克是什么人?

  堂堂英资洋行总裁,在香港像他这样的鬼佬一直都是横着走的,哪里被人这样胁迫过,当即大怒:“利兆天,我不会接受的!就算你给再多钱也是没用!”

  说完,凯克瑟毫不客气地把手中文件丢掉地上,还用脚碾了碾,语气轻蔑道:“你们华资想要收购我们九龙仓公司,妄想!”

  利兆天没想到凯瑟克会这么不给面子,当着众人面儿把自己的文件丢掉,还踩了踩。

 文学

  利兆天笑了,走过去弯腰把那份文件捡起来,拍了拍递给身边温泽顿,然后夹着雪茄指着凯瑟克鼻子:“你会后悔的!”

  “是吗,我等着!”凯瑟克一脸的轻蔑!

  “二鬼子”李润生更是扯着尖嗓子对利兆天说:“听到没有?我们老板不吃你那套!以为拿钱就能收购我们股权!你们简直是痴心妄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是英资公司,你们华资算个屁!”

  利兆天看向李润生,指了指他鼻子:“我记着你!”

  “怎么,威胁我呀?我才不怕!”李润生叉腰挺胸,露出威武不屈模样,以此来讨好自己的洋老板。

  利兆天不再多说什么,一挥手:“我们走!”叼着雪茄,转身离去。

  温泽顿看了一眼凯瑟克,又看了一眼李润生随即跟着利兆天离开。

  牛雄则冷哼一鼻子,也转身离去。

  李润生见利兆天被自己吓跑,就更放肆地叉腰骂道:“我扑你个街!别人怕你们利家,我才不怕!我身后有凯瑟克先生撑腰!我顶你个肺呀!”

  凯瑟克见李润生把利兆天等人骂走,很是满意,走过去拍拍李润生肩膀:“你很好,很忠心!”

  “谢谢老板!”李润生忙点头哈腰,“以后还望您多多栽培!”

  ……

  “老板,今晚去哪里开心?”

  当天傍晚,下了班之后李润生询问洋老板凯瑟克道,“我看你好像很不开心样子,要不要我帮您找点乐子?”

  “什么乐子?”凯瑟克的心情哪里能好得了,现在利兆天掌控九龙仓五成半股份,只要一召开股东大会,随时都能抢走他对九龙仓的掌控权。

  凯瑟克觉得自己当初想要利用石志坚来制衡和对抗利兆天是一步臭棋!

  石志坚的失败,让他瞬间丧失了这次事件的主导权!

  要不是自己听信了那石志坚鬼话,把一成股权转让给他,那么现在他手中最起码也有五成半,那么利兆天就算想要抢走九龙仓,也要问过他才行!

  李润生察言观色,“是这样的,最近九龙塘那边来了一批小姑娘,都是十五六岁,嫩的跟水豆腐一样!我知道老板你喜欢这样的小嫩芽,所以让老板帮你预留了一个!今晚要不过去试试?”

  凯克瑟一听这话,眼神闪现一丝淫邪,“是吗?上帝呀!还是亲爱的你明白我的心意!那么就去试试吧!”

  “好勒!老板请上车!”

  ……

  九龙塘。

  一艘稍显豪华的花舫停靠在九龙塘岸边。

  李润生轻车熟路地引着鬼佬凯瑟克朝着花舫上面走去。

  花舫上面,门口两边悬挂着两只红灯笼,明白的人都知道,灯笼一挂等于“夜市开业”,花舫里面一些特色服务包你满意!

  “歪嘴老李!”李润生扯着尖嗓子喊道,“生意上门了,还不赶快出来接客!”

  歪嘴老李是这家花舫的老板,也是个人贩子,大蛇头。

  李润生和他都姓李,算是本家,因此李润生经常照顾歪嘴老李生意,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往往李润生带客人来,歪嘴老李都会热情接待,事后还会给李润生抽一成的回扣。

  换做平时,李润生断不敢把凯瑟克这样身份的人介绍到这种地方———这里不怎么安全,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

  作为怡和洋行总裁,鬼佬凯瑟克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往往去的地方也是超高级超豪华的。不是夜总会,就是私人会所,经常一掷千金,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李润生看在眼里,馋在心里,今晚好不容易见凯瑟克心情不好,就故意引他来这里寻开心,顺便吃俩回扣!

  歪嘴老李听到叫喊声,忙出来探望,一看是李润生这个混蛋,就笑骂道:“原来是本家啊!边个大主顾?”

  李润生就闪开身子,让凯瑟克露出来。

  歪嘴老李一看是个鬼佬,立马热情道:“果然是大主顾!快请进!”上前想要伸手去搀扶凯瑟克沿着搭着的木桥上船,却被李润生推开,“你脏不脏啊,我们老板可是很尊贵的!”

  歪嘴老李就讪然一笑,挠挠头:“是是是!你来扶着,我引路!”心里则骂,“脏你妈的头!大家都是人,边个脏了?!鬼佬难道就不是人?丢你老母!”

  上了船,歪嘴老李回头把搭建的小木桥抽走,李润生扭头看到:“抽走做乜?不做生意了?”

  “呵呵,遇到你们这样的大买卖,小的就不做了!”歪嘴老李裂开歪嘴嘴笑着,露出熏黑的大黄牙!

  李润生也没想太多,招呼凯瑟克道:“老板,我们进去!”

  凯瑟克掏出手帕捂着鼻子,似乎对这里的环境有些不太满意,不过惦记着那个小嫩芽般的女孩子,就忍了。

  ……

  花舫里面地方并不是太大,弥漫着廉价香水和脂粉的味道,仔细去闻,还有一股子阴霉气息。

  凯克瑟进去的时候只见一个女孩子穿着唐衫正斜靠在软塌上“咕噜噜”抽着水烟。

  凯瑟克瞄了一眼,不是自己的菜!

  李润生见凯瑟克皱眉头,就忙道:“歪嘴老李,你不是打电话话我这里有新来的小姑娘吗?还话水嫩嫩的跟豆腐一样!”

  歪嘴老李就屁颠上前:“是啊!是啊!我是这样讲的,两位稍后,那水嫩嫩的小姑娘马上出来!”

  “快点!我们赶时间!”李润生嚷完,回头对凯瑟克谄媚道:“老板,你要是不钟意这里环境,等会儿就把女孩带走,我帮你在九龙城开好房间!”

  凯瑟克捂着鼻子点点头,看向那个依旧靠在软塌上抽水烟的唐装女孩子。

  女孩旁若无人,神情慵懒,丝毫不在意凯克瑟两人的出现。

  歪嘴老李走过去一巴掌甩在女孩脸上,“丢你老母!老子花钱买你来是让你接客!不是让你食烟!看见客人连招呼都不打一下,要你有乜用?!”

  女孩被一巴掌甩醒,这才放下水烟袋,打个哈欠慵懒道:“好了,我去里面叫小妹!老板你帮客人倒茶先!”

  “倒你老母!还不快去?”

  唐装女孩进屋去叫人,歪嘴老李斟茶端了过来。

  凯瑟克看了看茶杯,杯口残留茶垢,也不知这杯子被多少人用过,就恶心地皱皱眉头,觉得来这里是个错误,环境太差了,就看那小妹子新不新鲜了,要是不新鲜,甩头就走!

  李润生也发现了凯瑟克的不满,就又催促:“茶不饮了,人呢,快让出来!”

  “来了!”

  随着说话声,就见唐装女孩扭着屁股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人!

  凯瑟克瞪大眼!

  李润生也瞪大眼!

  然后,他们愣住了!

  只见那人膀大腰圆,满脸横肉!

  哪里是娇滴滴的嫩芽妹,分明是个抠脚大汉!

  最主要这抠脚大汉他们还认识,不是利兆天的那个心腹保镖牛雄,还会是谁?!

  “老板,小心!”李润生忙护在凯瑟克前面,摆出一副护主架势!

  凯瑟克指着牛雄:“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等你咯!”牛雄狞笑道。

  凯瑟克看了看周围,那歪嘴老李也一脸的坏笑,他明白,上当了!

  李润生也明白,自己上当了!被歪嘴老李骗来!

  “该死!你们想怎样?利兆天呢,让他出来见我!”凯瑟克丝毫不惧,依旧摆出高高在上洋资大亨架子。

  “利先生让我问候你,千万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意思?”

  “签了它!”

  牛雄把手中资料丢到凯瑟克面前。

  凯瑟克一看,这不就是今天自己丢回去的那份股权转让协议吗?

  “可恶!决不可能!”凯瑟克冷笑道,“我是谁你应该清楚!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不要说你,连你们利老板都要完蛋!”

  牛雄笑了,“说的是!你是洋人,搞洋人罪名很大的!”

  “算你识相!”

  “那我就搞他咯!”牛雄说完一指护在凯瑟克面前的李润生,吩咐人道,“来人啊,开船!让我们带凯瑟克先生游船河!”

  歪嘴老李:“遵命!”

  “你要做什么?”李润生怕了。

  “很快你就知道!”

  ……

  花舫开到了中央。

  波光粼粼,江水荡漾!

  “把这个扑街抓住!”牛雄吩咐歪嘴老李。

  歪嘴老李上前伸手擒拿李润生:“唔好意思了,本家!多谢你这么久光顾生意,这次就委屈你一次,帮人帮到底啦!”

  “不要啊!你放手!混蛋!”李润生拼命挣扎,奈何他是坐办公室的,歪嘴老李却是跑江湖的,再加上歪嘴老李又叫来两个帮手三下五除二就把李润生给控制住!

  “SHIT!你们要把他怎样?”凯瑟克有些惊慌失措了,见李润生被人堵住嘴巴,四脚朝天,绑成四脚猪模样。

  牛雄刮着下巴狰狞一笑:“凯瑟克先生,我们利先生很有诚意的,今晚邀请你欣赏我们中国传统的刑罚—浸猪笼!”

  牛雄话音落地,歪嘴老李就让人抬了一个大竹笼子过来。

  歪嘴老李嘴里说道:“呐,这就是我们花舫的秘密武器,每次惩罚那些不听话的女孩就用这东西,很是管用!”

  “呜呜呜!”李润生嘟着嘴拼命挣扎。

  牛雄使个眼色。

  歪嘴老李蹲下去,把李润生嘴里塞着的毛巾拔掉!

  李润生忙扭头向凯瑟克求救:“救我啊,凯瑟克先生!我不想死!我不想浸猪笼!”

  凯瑟克神情阴晴不定,对于他来说,李润生只是他跟前的一条狗,死不死和他没什么关系!于是他撇过脸!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0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