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怀孕怜儿|高耸的浑圆

可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怕是……

  “澜澜,”钟念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面色冷静,“我记得这个女人,她就是你哥的特助。”

  “什么?”陆轻澜顿时觉得钟念和苏远的事情又变的棘手起来。

  她不由自主的又朝着病房内看了一眼。

  而与此同时,不知道是不是苏远感觉到了什么,他猛的抬起了头。

  “念念?”苏远的脸上瞬间出现片刻的欣喜,二话不说站了起来,抬脚就要出去。

  床上的女人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人,心突突一跳,她下意识的喊道:“苏总。”

  然而苏远理都没理她。

 文学

  “念念,你怎么来了?”苏远出去,脸上的笑意还没散去,余光却瞧见了她手背上的棉花,眉头倏地一皱,他抓过她的手就问,“怎么了?生病了?”

  谁料到钟念不着痕迹的从他手里挣脱了开来,面色冷淡,瞥过了头,却是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苏远顿觉莫名其妙,他不禁把视线转到自家妹妹身上,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从他出来开始,陆轻澜就一直在注意着他,看到钟念后的开心,察觉到她可能生病后的担忧,完全不是作假,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暗骂这个哥哥真是个榆木脑子。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陆轻澜恨恨道:“念念胃不舒服,刚挂完水,我们要回去了,你还是进去陪里面的人吧!”

  她胃不舒服?

  苏远直接忽视了陆轻澜后一句,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句念念胃不舒服。

  “怎么会不舒服?医生怎么说?”

  然而,回应他的,只是一句:“澜澜,我们回家了,我想睡觉。”

  钟念她,始终没有看自己一眼。

  苏远蓦的就想通了,估计是刚才被误会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急忙拉住她,笨嘴笨舌的解释:“念念,里面那个是我的特助,今天我们两人在车上出了车祸,她伤的比较重,所以我陪她来了医院。”

  钟念依旧没有半分动容,淡漠的甩开了他的手,朝外面走去。

  陆轻澜叹了口气,手肘捅了捅苏远,恨铁不成钢:“换我是念念,我也生你的气!你知不知道念念今天在会所等了你多久?哥你最近这是怎么了?这么不开窍?还不快追?”

  苏远抿了抿唇:“我进去把东西拿了就出来,小澜你帮我拦住她!”

  转身回到病房,他拿好手机和衣服就准备走,顿了顿,他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声音冷淡:“王特助,你好好休息,帮你请的护工还有五分钟就到,最近就先不用上班了,好好休息。”

  “苏总?!”王特助似乎是不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扯出一副疼痛难忍的软弱样子,“你不留下来再陪我一会儿么?”

  “王特助,我留下不合适。”苏远收回目光,心里有了计较,“好好养伤吧。”

  他说完,再也不多做停留,快步走了出去。

  病房内,王特助不甘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神幽怨。

  医院门口。

  会所的经理一直在车上等着没有离开,一见陆轻澜和钟念出来了,立马下车替她们开门。

  而此时,去附近给她们俩买粥的叶庭深也刚刚回来。

  “走吧?”他问,却见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钟念。

  “老婆,发生什么事了?”

  陆轻澜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碰到我哥了,念念没给他好脸色看。”

  她的话音才落,苏远出现在了他们视线里。

  钟念无意间瞥到,心生烦闷,口气不免差了些:“四哥,澜澜,我们回去吧,我现在不想见他!”

  “好,这就回去。”叶庭深点头答应,先搀着陆轻澜上了车,随后自己坐到副驾驶,淡淡的对经理说,“走吧。”

  经理二话不说,直接发动了车子,哪怕苏远已经在拍车窗,都不敢多停留一秒。

  苏远眼睁睁的看着车子驶出了好远,好一会儿他才拦住一辆空出租车,直接报了陆轻澜家的地址。

  一路上,钟念始终闭着眼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到了叶庭深家,她和两人打过招呼后便直接去了客房,陆轻澜想跟去陪着,却被叶庭深拉住:“跟我说说,在医院发生什么了?还有在会所那会儿,念念一开始心情不是还不错么?”

  两人坐在沙发上,陆轻澜无奈,把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末了,她又说:“先申明,我对我哥你气着呢,我不会帮着他的,只是我也不想看到念念不开心的样子。”

  “恩。”叶庭深只是淡淡的应了声,而后把她抱到怀里,“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还需要看你哥。你是知道的,我们几个一直把念念当亲妹妹看待,这事儿在我看来,就是你哥不对,不许帮他知道么?”

  听出他话里故意装出来的威胁,陆轻澜笑了起来,朝着他撒娇:“知道啦,肯定不帮!我也是想着,要给我哥点苦头吃吃,平时看着挺好的,怎么到念念跟前就跟木头似的了?我看着也生气,真是个笨蛋!”

  “是啊,笨蛋。”叶庭深嘴角含笑接道,“哥哥和妹妹一样都是笨蛋。”

  陆轻澜一听,不得了了,立马坐直了身体瞪他:“你什么意思?说我笨么?”大有你敢再说一遍我今晚就让你跪遥控板的架势。

  叶庭深眼中的笑意藏也藏不住,柔声哄道:“我说错了,你哥笨,你不笨,我的轻澜最聪明了。”

  虽然这话听着有敷衍的成分在,但看在他哄自己的份上,陆轻澜也就懒得计较了。

  想起一件事儿,她正准备说,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且很急切。

  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苏远来了。

  特地晾了他好几分钟,她才去开门。

  门外,苏远一脸懊恼和担心:“小澜,念念呢?”

  “睡了。”陆轻澜再次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先进来吧。”

  尽管心里很急,但苏远看得出来,自己妹妹也在生自己气,走到沙发那边,对上叶庭深的视线,他明显的看出了他眼中的不悦。

  “来了?”叶庭深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虽然辈分上来说苏远是他的大舅哥,但现在,他是以钟念四哥的身份在跟他说话,“想好怎么解决和念念之间的问题了么?”

  苏远坚定点头:“我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跟她说清楚,前段时间是我太疏忽了。”

  叶庭深对他这话不感兴趣,他看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念念不仅有我这个四哥,其他几人疼她也是疼到骨子里的,但若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难过伤心,我们几个,不论是谁,都不会放过你。”

  明明说的轻飘飘的,但苏远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明的压力。

  他认真的点头:“我知道。”

  叶庭深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点,他看了陆轻澜一眼,知道她还有话要跟苏远说,便先起身去洗澡:“早点回房休息,刚才跟你说的话不要忘记,恩?”

  “知道啦。”陆轻澜连连点头,又催他,“快去洗澡吧。”

  等客厅只剩下她和苏远后,她故意收起笑容,不满的说道:“哥,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她指的是在医院看到的情况。

  苏远按了按额角,无奈的解释:“她只是我的特助,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抓着我了,又恰好被你们看到。”

  “就只是特助那么简单?”陆轻澜哼哼两声,把今天钟念跟她和染染说的事儿说了出来,“如果只是特助,会衣衫不整的从你办公室出来?还会拉着你的手?”

  “衣衫不整的从我办公室出来?”苏远明显一愣,“小澜,我的人品你还不清楚?我不会喜欢念念的同时,还跟其他女人牵扯不清,更何况,你说的这事儿,我压根就不知道。”

  陆轻澜也糊涂了:“真的?那怎么回事?念念说她没有看错。”

  苏远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我会好好查查。”末了,他又自责道,“我不知道她是因为这事不理我,我……”

  “行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该想的,是怎么跟念念说清楚。”陆轻澜瞪他,想了想,又问,“还有一件事,哥,你老实跟我说。”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0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