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好看(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全章节阅读

穆飔明面上当县令,暗中调查铁矿走私,后者最近有了重大线索,这是有人急了。

  他知道牢房的墙是人为弄塌的,那些逃走的死囚都是有人帮忙。

  苏凉对胡二说的,苏兴哲身体弱跑不出去更走不远这件事,并不是问题。

  原本就算墙塌了,被铁锁链束缚着的囚犯也是出不去的。

  而事实是,不管那些死囚想不想出去,能不能出去,都会有人“帮助”他们。

  而最麻烦的是,接下来幕后之人,到底还要“帮”那些死囚做什么……

  长安脚步匆匆进来禀报,“主子,城南又一户人家报案,天亮之前有人翻墙进去抢了钱,还杀了两个人。”

  穆飔闭上眼睛又睁开,眸中寒意更盛,“悬赏令张贴出去了吗?”

  长安点头,“按照主子吩咐的,提供线索协助抓到一个死囚,赏银五百两。直接抓到一个死囚送回来,赏银千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在北安县,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重赏了。

  穆飔却摇了摇头,对此并不乐观,但没再多说什么。

  大白天,雨下得并不大,但北安县城以及周边得到消息的村镇,家家户户紧闭着门,街上的商铺大都没开业。

  没人出门,张贴出去的悬赏令,看到的人寥寥无几。

  官兵分了几路,挨家挨户调查,同时口头告知重金悬赏之事。

  可半日过去,那些在牢里受了大刑,身子很弱,按理说跑不远的死囚,偏生一个都没找见。

  而县城从昨夜到今日午时,出了五桩命案,都是劫财杀人,在五个不同的地方。

  数量,跟逃走的死囚数一样。

  不知内情的百姓碰上这事,难免会对新上任的县令不满。

  对此,穆飔担心的并非百姓怎么想,而是死了无辜百姓,以后少不得被他的政敌,譬如二皇子拿去做文章。

  若到最后他费尽心力破了铁矿走私案,却因为连个县令都当不好,使得治下百姓伤亡颇重,被人诟病,他会怄死的。

  ……

  在全城戒严的雨天,苏凉和宁靖的马车出现在城门口,便有些突兀了。

 文学

  喝令马车停下,上前来盘查的官兵走近看清宁靖的脸,愣住了,“可是宁公子?”

  作为本届院试的案首,且容貌气质非常突出,前几日又在县城走动过,许多人都知道宁靖长什么样子。

  宁靖将遮雨的斗笠抬起一些,问发生什么事了。

  官兵知道他来头大,不敢得罪,便说起死囚逃跑制造了命案的事。

  “尽量不要在外面走动,若有什么线索,请务必通知县衙!”

  宁靖点头,又压下斗笠,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

  他和苏凉是从胡二那里听说此事后,离开苏家村来了县城。

  下着雨,徒步或骑马都不方便,且突然从村里消失,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便赶着马车进城。

  “五个死囚,五起抢劫杀人,且凶徒都成功脱身,绝对是有人设计的。别的不说,就苏兴哲,他哪有本事做这事?”马车里传出苏凉的声音。

  她想,真正制造命案和恐慌的,恐怕并不是那些死囚。他们只是被人当做工具和幌子。

  碰见宁靖进城的官兵,向长安汇报了此事,长安再次见到穆飔的时候提到了。

  穆飔凝眸,“正要找他!”

  “属下去请宁公子过来!”长安说。

  “如果苏凉跟他在一起,也叫过来。”穆飔吩咐。

  ……

  宁靖和苏凉到了县城的家,正在计划接下来的事,就听到了拍门声。

  “宁公子,我家主子有请!”长安开门见山,见苏凉出现在廊下,便高声说,“主子请苏姑娘也过去!”

  苏凉有点奇怪。穆飔就算没有焦头烂额,也不至于有闲暇找他们说那些没甚着急的事。

  两人随长安到县衙,穆飔住在后面宅子里。

  刚进门,就见雨中跪着七八个不住磕头的百姓,脸上都模糊一片,泪水和雨水,无法分清。

  雨声中交织着哭声,哀求声,令人闻之悲戚。

  长安也有些发愣,不知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忙引着宁靖和苏凉绕开。

  门开着,穆飔坐在暗影中,手里拿着一张被雨水打得半湿的信纸,面色阴沉,如纸上被晕染开的墨。

  “主子,宁公子和苏姑娘来了。”长安恭声说。

  穆飔看过来,放下手中的信纸,摆手示意长安出去。

  长安到外面,把门窗都关好,皱眉看着院中跪着的人,叫来个侍卫到角落,低声询问怎么回事。

  “你刚走,他们就来了,是这次院试前三名秀才的家人。”

  “那三个秀才昨日结伴出发到省城潜山书院去,都被人抓了!”

  “他们三家收到绑匪的信,是那三个秀才亲笔写的,还按着血手印。”

  长安听到这里,狠狠拧眉,“这信里说什么?”

  侍卫脸色难看,“说让用主子的人头,换那三个秀才活命。”

  房中,穆飔把信给苏凉和宁靖看过了,问他们怎么看。

  “昨日出发的三个书生,走得再慢,昨夜逃走的死囚也是追不上的。更别说他们先在城中犯下命案,又出城去抓人,再一早送信到那三家人手里。”苏凉说,“这是有人蓄谋为之。穆大人不是找我们帮忙的吧?”

  穆飔却点头,“是。”

  苏凉不解,穆飔却看向宁靖,“我再问你一次,你得了邢玉笙的牌子,真的只是他恰巧在北安县,你们偶然结识?”

  开口回答的是苏凉,“其实那牌子是给我的。”

  穆飔皱眉,“什么意思?说清楚。”

  “刑世子病重,在秋明山庄休养,因为前任县令千金黄婉儿的关系,我们才认识。我给他医治过,那牌子是谢礼。”苏凉说。

  并非为了跟邢玉笙撇清关系,事实本就如此。

  穆飔知道黄婉儿,因为他让长安调查过邢玉笙在北安县的活动。是在苏凉到县衙告黄婉儿之后,他们才跟秋明山庄有了来往。

  跟苏凉的话完全可以对上。

  否则,若宁靖早就是北静王府的人,不会临考前半月才报上名。

  “我还当宁靖是邢玉笙的好友,原来,是你。”穆飔揉了揉额头,“你对宁靖可真好。”

  苏凉猜到穆飔找他们的来意,铁矿走私案,怕是跟北静王有些干系。而从昨夜到现在北安县出的乱子,必然跟穆飔要查的走私案有关。

  穆飔若怀疑宁靖跟北静王府关系不浅,找他来,又叫苏凉也来,定是想好好“谈谈”的。

  但苏凉没问。宁靖能不说话,就不会开口。

  穆飔得知他们跟邢玉笙交往的始末,果然不再解释为何找他们。

  “当下的事,你们可有解决之法?”穆飔问。

  宁靖站起身来,“没有,告辞。”

  苏凉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穆大人,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不打扰了。”话落就追着宁靖走了。

  穆飔黑着脸,看那两人撑伞离开,一副“没事别找他们,最好有事也别找,没空”的样子。

  长安进门来,“主子,那三个秀才的事,怎么办?”

  若是北安县院试前三名都被杀了,真会很麻烦。

  穆飔冷声说,“我已派人去调兵过来,但就怕来不及。”

  幕后之人知道穆飔的身份,他不可能用性命去换三个秀才。那三个秀才哪怕还活着,也活不了多久了。

  来到北安县后,暗中的调查一直没受到太大阻碍。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0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