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丰满的岳一起出差 英语老师的小兔子又大又软

女人支吾了两声,抽噎道:“老爷在的时候我们可没受过此等委屈。”

  尚清苦涩的一声叹息:“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之前有祖父在所以他们才避让着我们楼府,如今祖父离世,楼家式微,他们自然不会向以往那般对待我们,所以我们更应低调为人,若是有一天我们楼家四分五裂,即便陛下念及旧情照顾你们,但总归是有照顾不到之处,你们那时又该向谁诉苦,日后的日子怕是会很艰难,大家还是各自珍重吧。”

  女人慌了,急切道:“我们楼家为什么会四分五裂,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尚清没有回答,只是低声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我累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屋里陷入了沉默,半晌门才被打开,两个女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夹杂着惊惧疑惑的表情。

 文学

  管家深深地叹了口气:“既是长辈却又是这般的不明事理,就知道拿些琐事来烦大人。”说着转头对小银子道:“小银子公公让你见笑了。”

  小银子摇了摇头:“不会。”

  书房的门被关上,管家在外面说道:“大人,小银子公公来了。”

  尚清道:“你告诉他他的好意我心领了,让他把药带回去吧。”

  “小银子公公这次来不是来送药的,说是有关陛下的事。”

  屋内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尚清微弱的喘息着:“既是陛下的事那便让他进来吧,你在门口守着。”

  “是,”管家说罢走到了院子门口守着。

  屋内的烛火将他的影子映在了窗户上,脚步声渐渐向着门边上靠近,紧接着门板上传来一声闷响,应是有人靠在了上面。

  “陛下发生了何事?”声音紧贴着门板传了过来,与之前的腔调略有不同,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呼吸粗重而又凌乱。

  小银子道:“陛下发现药材丢了。”

  尚清呼吸一滞,缓缓道:“你可有告诉她?”

  小银子支支吾吾道:“没……不过陛下迟早会发现药材是我偷走的,太医院的人一查也会知道药材是治什么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当初你就不应该为我冒险偷药,”尚清无奈叹气道:“既然这样你就把冬虫夏草,人参,灵芝多偷几样,太医院的人也就查不到是什么病了,你跟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她应该不会降罪于你,顶多让你把《本草》抄个百遍。”

  小银子情绪激动起来,颤声道:“大人为何要瞒着陛下,也许陛下有办法能治大人的病呢?”

  “不用了。”尚清轻咳两声,低声道:“若是治好了,我便欠了她,离开也就难了,我虽是选择了一世为臣,但看她和莫逸城在一起我也做不到,若是没有治好,她便会觉得亏欠于我,日后与莫逸城在一起,心中难免会有遗憾,我不想欠她更不想她欠我,如此……两清了。”

  “大人你怎么这么傻?”小银子哽咽道:“你怎么什么都自己承担,这么多年你明知陛下心中有你,而你的心中也有陛下,但你却什么都不说,你若是早一点说出来,也许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

  “有些话即便是说出来,也不一定能做到,若是说早了,今日这局面怕也只会是更糟,我不是没有想过那一步,但终究还是迈不出去……”

  尚清说着一顿,而后又道:“小银子,陛下国事繁重,虽是承诺会照顾楼家,但难免会有大意之处,我离开后,那些曾对楼家摧眉折腰的人日后定会有所反扑,他日楼家就靠你多多照看了。”

  小银子紧紧抓着门板,泪流满面道:“这些小银子都明白,只是……大人日后要怎么办?”

  “我自是要离开帝都的,”尚清浅浅一笑:“说起来我这辈子还没离开过帝都几次,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陈国的大好山河我还从未用脚丈量过,终归是一种遗憾。”

  小银子问道:“那大人打算去哪?”

  尚清笑道:“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等我什么时候走累了,也走不动了,就停下来把尸骨埋在那里。”

  “大人……”

  尚清道:“不要告诉陛下,都是我自找的,她那个人心肠软,少了些虎狼嗜血般的狠辣无情,但若非如此,她也就不是她了。”

  小银子问:“大人是真心喜欢陛下吗?”

  尚清沉默了许久,终于轻轻的叹了一声:“不重要了,就让陛下与我相忘于江湖吧。”

  我缓缓摘下斗篷,静静看着紧闭的门,上前一步,伸出手贴在门边,好似感受他微凉的体温。

  尚清缓缓道:“陛下身边如你这般贴心的人不多,她已经不信任我了,但若是让她知道你曾为我送过药,只怕是连你也会疏远,所以你一定不要让她知晓此事,你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知她喜好,换了别人我终归是不放心。”

  “嗯。”小银子轻轻应了声,紧咬住下唇。

  我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想着他的眉眼,从清晰到模糊,从熟悉到陌生,从甜蜜再到慢慢的化为了苦涩……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0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