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人一起搞你 野外露营区欲仙欲死三

这人怎么小肚鸡肠的?

  顾韫心里刚腹诽完,便听头顶又响起谢衡的声音,“顾娘子站着不动,不会是在心里骂本公子吧?”

  “谢公子说笑了。”顾韫头皮一麻,只能跟着他进了院子。

  角门很小,里面却是另有乾坤。

  走过圆拱形青石门,视线也广阔起来,穿过亭台楼阁,进了一方正院子,四下种满竹子,一房子隐在竹林里。

  顾韫跟在谢衡身后拉开距离,仍旧隐隐能闻到从他身传过来的冷香,这香又勾着她想起前世的一幕幕。

  谢衡喜欢竹子,衣物用品上绣的多是竹子,极少能看到它物。

  记得前世两人有了首尾,一日她又被接去他房中,他中途有事出去,将一件破了的荷包递到她面前让补上。

  顾韫的女红自己琢磨出来的,已经不错,当时看着那洞也没多想,绣了一朵菊花上去,哪知那男人回来后看了后脸就一直紧绷着,一整晚都没让她有休息的机会。

 文学

  第二日清晨让卢植送她离开时,还把那荷包让她带上,改绣好竹子再拿回来。

  此时看这一片竹子,顾韫心情怎能不复杂。

  进了房子,绕过屏风,见这是一处书房,只是里面的格局……顾韫僵硬的身子停在原地。

  竟和前世的布局一模一样。

  窗下的软榻,红檀香木的桌子,四叶屏风后虽看不到,可顾韫就知道一定是床。

  整个屋子都充斥着冷香的味道.

  这香味围绕着四周,慢慢传进顾韫的鼻子,无时无刻在提醒着她,这是谢衡居所。

  谢衡已在榻上坐下,抬眼见她拘谨的站在那,唇角一勾,“顾娘子在害怕?”

  顾韫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对上男人锐利的眸子,呼吸一窒,在男人伸手示意下,走到软榻另一边坐下。

  软榻方几上摆着几本书,顾韫扫了一眼,虽没记住名子,却知道是些兵书之类的。

  骨子里顾韫是惧怕谢衡的,在这里又怎能坐得住,更尴尬的是她手里还捧着半个包子。

  谢衡虽没有说,可目光不时扫落在包子上,便是一句话不说,顾韫也窘迫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前世这男人让她羞耻又惧怕他的威视而委身于他,家中逼她嫁人时她还抱过侥幸想法,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他便是对她无情,也不会不管不顾。

  结果她盼着等着,直到嫁进施家,也不见他现身。

  一女不侍二夫,她曾想过若是施镇若是碰她她便自裁,好在施镇嫌弃她是不干净的,新婚当天没有入新房,第二天便将她放置一个偏僻院子自生自灭。

  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同死去时,重生回来,虽没见过那个孩子,顾韫心中也是恨的。

  可她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又有什么能力去报复呢?

  能做的无非是远离前世事非,不要与谢衡扯上关系。

  不想兜兜转转,自己把自己送到他眼皮子底下。

  谢衡慢慢煮着茶,见对面的顾韫一会儿拧眉一会儿皱脸,五官有时拧在一起,一脸纠结与痛苦,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他手指滑过杯口,垂眸,“顾娘子寻过来,可是送熏香的?”

  熏香?

  荷包?

  顾韫愣了一下,被提醒才记起这事,她本能的往衣袖里摸,拿出一个青褐色的荷包放到桌子上,“小女子自己琢磨的玩意,入不得公子的眼。”

  顾韫有一点好,那就是从来不自怜自悲,落在困境也会想着让自己活的舒服些。

  反正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不管谢衡怎么试探怎么问,也想不到重生这事上来,那便没有什么可怕的。

  谢衡便是有能力去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她打定主意,人也立马轻松起来。

  甚至先前握在手里的半个包子,她这时也不觉得窘迫,用外面油纸包起来放进衣袖里。

  谢衡看了眼她的衣袖,又看了眼放在桌子上的荷包。

  两指捏起来不曾放鼻前细闻,一股淡淡的草木香便透了出来。

  这味道让谢衡并不排斥。

  顾韫见他收了荷包,立即起身,“东西送到,小女也不好多打扰公子,这就别过。”

  谢衡不接她的话,“顾娘子心思通透,这荷包里的香也特别。”

  “公子抬爱,不过是些便宜的玩意,入不得公子的眼。”顾韫琢磨一番,也没想出谢衡要做什么。

  之后便听谢衡道,“我很喜欢,日后就劳顾娘子费心了。”

  顾韫懵了。

  日后?

  堂堂刺史府的公子什么样的熏香买不起,偏看中这杂香?

  哪里是喜欢这香,无非是变着法的吓她,无时无刻的告诉她他在盯着她。

  顾韫心里想归想,却也没胆子说出来,还要一副受宠若惊的回道,“公子不嫌弃就好。”

  失误了。

  这男人喜欢冷香,便是前世送她的香也是清淡的,可见是讨厌味道浓的。

  下次她便弄些浓的过来,让他厌了,自然也不会再让她做香的。

  这一次,顾韫再提起走,谢衡没有拦着,喊了卢植进来,“昨日在建福寺摘的柿子给顾娘子带上一蓝子。”

  卢植嘴角抽了抽,低头应声退出去。

  “被雪打过的柿子很甜,想来顾娘子一定会喜欢。”

  语罢,还意味深长看顾韫一眼。

  顾韫:…….

  这厮昨日也在建福寺。

  又提及柿子,定是看到她爬墙上树的一幕。

  顾韫脸烫的厉害,抿着唇福福身子,扭身退出去。

  被卢植送出来时,她怀里还抱着一篮子柿子,想到谢衡那意味深长的眼神,顾韫只觉怀里的柿子有千斤重。

  为什么她的另一面,总是能被谢衡看到?

  顾韫想着打今日起,她定要安安份份的,让谢衡抓不到她小辫子。

  走出院子,顾韫才想起一事,既然谢衡昨日在寺里,那么她救下王老夫人和徐氏的事,他是不是也知道的?

  徐氏虽不是他亲生母亲,却是他名义上的养母,前世谢衡可是及孝顺的,昨日那样的大事,怎么不见谢衡回府?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11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