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领奖时身上还被塞了玩具:换个姿势继续

 她忍着剧痛飞奔着,突然从树林里窜出来一只雄峻的野马!

  “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赤纱惊喜地叫了起来,

  她正愁徒步速度太慢,如果,可以驯服这匹骏马,骑上它,那么她就可以顺利地逃脱!

  而冷霸天就算能立刻反应过来,去追她,可是,他徒步就算跑得再快,也赶不上骏马的速度!

  赤纱为了能够顺利地逃脱,绝对不可以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更不会让这匹未驯化的骏马,就这样在她的眼底下溜走!

  赤纱立刻解下腰带,将它弄成套绳的形状,她用力朝马匹的脖子套去,很幸运地套住了马匹的脖颈

  马匹突然受束缚,因此受了惊吓, 抬起腿发出一声惊嘶,突然以异常的速度飞奔了起来,想要甩掉身上的束缚。

  不行,她绝对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赤纱咬着唇一用力,紧紧拉紧套住马匹的腰带,由于马匹挣扎的力度过猛,腰带在她细嫩的手心划出道道血丝。

  不行!太危险了!如果她不行立刻跃上马背制服这匹野马, 那么她就会被野马甩到地上再被它的马蹄践踏而死!

  于是,她大叫着,有力的双臂抓牢了腰带,咬着唇一用力,顺势一跃就离开了地面,攀上马背,抓起了用腰带代替的缰绳。

  野马从来未被人骑过, 它岂肯轻易地就让人骑?

  于是,他四只蹄疾如飞电,飕的跑了出去,欲把赤纱从马背上摔下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如闪电般地飞逝而过,马蹄子溅起的碎石“劈劈啪啪”地打在她身上,警告着她随时都有摔下马背散架的可能。

  这畜牲跑得太快了,她再怎么拉紧马缰也无济于事。

  赤纱望着狂奔的骏马,手上挽着一条绳索——那条用腰带代替的唯一马缰。

  被溅起的碎石打在她的身上,划伤她细嫩的肌肤。

  尽管身上剧痛难忍,但她为了能够逃出冷霸天的魔掌,仍然以惊人的毅力,隐忍着。

  有好几次,她就要掉下去了!但她依然紧拉着缰绳,以她从未有过的力气拉紧它们,丝毫不敢放松。

  最终, 那匹野马终于敌不过她的力量,服从了她的命令。

 文学

  它半腾起身子,发出一声长嘶。透过这嘶鸣,她几乎可以听见那匹马同意被驯服的声音。

  “乖乖!好孩子,听话!”赤纱微笑着,温和地拍了拍马头。

  那匹马也似乎驯服地舔了舔她的玉指,然后,放慢了脚步,也不再排挤她,不再想方设法地把她从马背上甩下来。

  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她总算驯服了这匹彪悍的野马。

  赤纱骑着马飞速地跑着。

  她知道如果再次被冷霸天抓住, 他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她现在所有能够做的事情只有尽力地逃跑!

  赤纱骑着马总算穿越了翠绿的竹林,马上就可以抵达大路上,转入逃往明月国的道路上

  可是,就在这时一辆很豪华的马车从旁边的小路上窜出来。

  不行, 得甩开那辆马车,她猛抽着身下的马匹,非常时刻也只有对不住它了。

  可不知是什么原因,那马车一直都和她并驾齐驱,并且越来越靠近她。

  马车上的人是谁?难道他们也想捉住她向冷霸天邀功不成?

  她正想着,马车门开了,一只男人的胳膊伸出来搂住她的腰,把她从马背上拖进马车。

  赤纱吓了一跳!他们在干什么?她挣扎,但挣不过擒住她的力道。

  经历了刚才的一切,她已经精疲力尽了,根本就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进行挣扎。

  唯有无奈地让那股强劲的力道擒住她的腰际, 将她拖进黑暗的车厢内。

  不知道未来的命运将是如何,她感到了恐惧!

  倒是在最后一瞬,她看见从车夫的位置上跃下一个人骑在马上,勒转笼头,跑向另一个岔道口。车门关上了。

  那只手紧紧地搂住她。

  他是谁?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不知道。

  她不明白自己是安全的,还是危险的。

  她挣扎着想摆脱他,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冷冷地说:“想甩掉本皇子,门都没有!”

  冷霸天?这是冷霸天的声音?

  他怎么可能在这?

  他不是在还昏倒在温泉里的吗?他……

  赤纱抬起头,是他!那张英俊的面孔是绝对不会错的。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逃跑?还敢伤害本皇子,你是不是嫌活得太长了?”

  冷霸天修长的手指紧紧捏住她光洁的下巴,冷冷一笑,声音带着冷酷的威胁。

  赤纱怔住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命运何其捉弄!

  她想方设法,尽一切最大努力地想要摆脱这个恶魔,可最终,还是无法脱离他的魔掌!

  无论她三番四次地想要逃跑,却竟然又被他牢牢地抓回到身边,这到底是孽缘抑或是天意?

  下巴被他捏的生疼,赤纱咬着牙说道: “无论是多少次,只要我一天还未断气,我都会一直地试,直到从你的魔掌中逃脱为此!”

  “你这个贱人……”

  冷霸天明显被激怒了,他使劲捏紧了她的下巴,满意的看着她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看来,本皇子给你的惩罚还不够多!”

  冷霸天邪魅的黑眸紧盯着她,像野兽盯紧了可口的点心、怎么也舍不得放过。

  好可怕!赤纱吓得一身冷汗,每当冷霸天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就觉得好可怕,那眼神凶猛得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似的。

  就在她吓得失了神的同时,他拉下腰带,一只手更将她的手制于身后,紧紧地捆住。

  “你要做什么?”

  她被他的狂暴吓住了,想奋力抵抗,又怕更惹怒他,只能无助地掉着泪。

  她噙着一双水亮的泪眼瞪着他,桃红色的衣服将她本就雪白的肌肤衬得更粉嫩,犹如娇艳的玫瑰。

  见她哭得整张脸都红了,冷霸天怜惜地放开她,不舍地舔着她的唇。

  “别怕,只要你乖乖的,不要反抗,我就不会生气,更不会伤害妳。”

  他轻声诱哄,吮着她的唇,安抚着她,大手也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

  “嗯啊……你……你不要这样……”

  赤纱甩着头,发簪早已因激烈的挣扎而掉落,发丝微散,衬着潮红的小脸,像团诱人的火焰。

  想反抗的手被冷霸天用腰带绑住,这个动作让她不由自主地弓起上半身。

  冷霸天满意地笑了,低下头吻住她半启的红唇。

  “啊!不要……”他的吻,挑拨着她敏感的神经,让她不由自主地拱起身子。

  “你喜欢的,不是吗?”他邪气地笑了。

  微睁开眼,赤纱轻扭着身子,被吻得喘不过气,某种东西在啃蚀着她的意志。

  看着她的扭动,冷霸天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不,那个恶魔又在欺负她了,怎么办才好?

  赤纱惊恐地颤栗着身子,揣测着他接下来的意图。

  不料,他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加深了这个吻。

  他将属于她的甜美香津尝个彻底,不留一丝空隙。

  “唔唔……”赤纱的小手用力抵着他的肩,她想抗拒他的吻。

  可他的气息扑鼻,让她的抵抗渐渐软弱,不由自主地软在他怀里,任他逗弄。

  唇瓣轻启,此刻,她已经无力抵抗地瘫软在冷霸天宽阔结实的怀中。

  就在她无力抵抗时,一个幽香扑鼻的小药丸,在冷霸天用舌尖的半推半送下,滑下了她的喉咙。

  “你卑鄙……”赤纱想破口大骂,可是,不知怎么地眼皮越来越沉重。

  不知不觉,疲倦的感觉侵袭上来,她感到很累很累,连眼前的冷霸天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在车厢有节奏的晃动中,沉沉入睡了。

  但即使在梦中,也不曾安生。

  梦中冷霸天又来纠缠着她、肆意地羞辱着她。

  无论她怎样挣扎,也不得挣脱!他在她耳边邪笑着说:“这就是女间谍该得到的下场……”

  “不,我不是女间谍……”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1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