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晃一晃正好掩盖我 重口调教不喜误进

 可现在既然是老邹先开口——如果彤叔真的一点都不急,也没有对黑水崖的开发区志在必得,那你老邹应该稳坐钓鱼台才对,你急急忙忙催什么?

    想到这里李达康微微一笑:

    “呵呵邹生,您知道我只是个大陆来的实习生,所以有些话吧,我觉得我还真是不能说,大家看那栋楼……”

    李达康手指往窗外一指,把大家的注意力成功的吸引到窗外,而他指的那栋大楼,“华懋置地”几个大字熠熠生辉。

    李达康继续说道:“我一到香江就听说,好像那栋大楼的原主人之所以出事,可能就和一个风水先生有关吧。”

    听到李达康这样说,在场诸位个个都露出怪异表情。无它,因为李达康现在说的,竟然是香江社会的一则八卦,是发生在大家周边真实的八卦,并且最近这则八卦还挺热,在坊间闹得沸沸扬扬。

    事情是这样的:这栋大厦的主人姓王,此人是香江的一位大地产商。嗯,别看这个香江老王在内地的名声不够响亮,然而在80年代,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富豪榜前6的常客,最高时曾排名第4.

    只不过这位香江老王的命不好,前后曾遭遇过两次绑架。

    第一次,是用赎金赎回来了,然而这家伙还不吸取教训,竟然又遭遇第2次绑架。

    这第2次绑架,大概是发生在90年还是91年,然后这位香江老王就再也没能回来。

    在真实历史中,即便是到李达康穿越的2021年,这位香江老王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香江社会比较有名的悬案。

    老王失踪后,他膝下无二无女,但是有一个结发妻子,所以诺大家产就归了那位结发妻子。

    他的妻子姓龚,这位龚女士的名气还是很大,因为继承了这个“华懋置地”之后,她不仅一举成为整个香江排名第一的女富婆,并且她做生意的本事还相当厉害,她的精明连濠江赌王何生都赞叹不已。

    “华懋置地”在这位龚女士的带领下继续发展壮大,尤其是最近几年达到巅峰,先后在整个香江开发了700多个项目——-

    香江就那么屁大点地方,在如今的90年代,几年之内开700多个项目,可见这个“华懋置地”的风头之健,目前的声势其实并不逊色彤叔多少。

    不过这位龚女士虽然精明能干,却有一个缺点被人诟病,那就是她好像特别迷恋风水。

    尤其是他们公司聘请的一位陈姓御用风水先生,龚女士简直对他言听计从。

    言听计从也就算了,偏偏对于这个陈姓风水先生,龚女士还出手大方,前前后后给了他17多亿港币。

    于是就在最近两年,整个香江就开始传八卦了,说那个老陈哪里是什么风水先生,没准就是龚女士相好都不一定。

    并且说香江老王六七年前的失踪,都有可能就是这两个人联手干的。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嗯,其实李达康也没那个本事知道真相。

 文学

    他只知道大概在真实历史中的十年之后,那位龚女士也去世了,然后围绕她的遗产争夺在整个香江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世纪案件。

    所有矛盾即便都是集中在那个陈姓风水先生上面。

    本来他已经骗走17个亿也就算了,龚女士的亲属也认,可是那个家伙贪心不足蛇吞象,在龚女士亲属已经拿出一份遗嘱的情况下,他也掏出一份遗嘱,说也是龚女士亲自所立。

    而在他掏出了的那份遗嘱中,龚女士说把自己大概三分之一左右的遗产(当时大概价值400亿左右),赐给那个陈姓风水先生。

    后来围绕这两份遗嘱,双方打了好几年官司。

    甚至为了鉴定老陈手中那份遗嘱的真伪,香江有关方面还特意跑到美国去请顶级鉴定专家,最后判定老陈手中的遗嘱是伪造。

    老陈当然不服,然后他继续上诉,甚至在他上诉期间,他还抛出一些个人隐私录音录像带,以证明自己确实和龚女士的关系亲密(不过好像并没有实锤,无非就是两人在一块有说有笑,看着好像比较亲热的关系而已)。

    这场官司一打好说几年,到了最后,可能是全体香江人民都不愿意那位陈姓风水先生得到龚女士的遗产,当然也可能是有关方面掌握了更关键的证据,最后判定老陈诈骗罪名成立,让他到香江的监狱里领盒饭去了,整件事情才算结束。

    在今天,李达康之所以把大家的注意力往这件事情上引,他当然不是无聊之为了八卦。

    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的缓兵之计找一个借口。

    由于这则八卦就在身边,整个香江几乎是众所周知,因此倒不用李达康多费口舌,稍作停顿之后,李达康这才对邹阿铨说道:

    “邹生,都说人心最为难测,虽然通过昨天的接触,我也觉着这个解先生确实不错,可我这样一个年轻人最多看个表面,怎么能看到这种人的人心?呵呵,说句大家不爱听的话,我甚至觉得,就咱们今天在座的这几个人,应该都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完全看透一个人吧?可能彤叔才有那个本事,所以我有一个建议,咱们就别在这瞎操心了,邹生您看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把这个解东阳领去见见彤叔,让彤叔亲自掌掌眼,由他亲自把关,他要觉得行,那咱们就启动下一步,如果他老人家觉得还不行,这个人可能不符合要求很难掌控那咱们还不得重新去找过吗,您说是不是?”

    “我看你才是最难掌控……”

    老邹同志嘴角微微抽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现在当然没法说,彤叔现在其实就在楼上,他还等着等大家一致通过后,最好由麦亨利提出趁热打铁,然后让老邹半推半就,最起码先草签一个合作协定,今天就把6比4的比例确定下来。

    可今天的剧本竟然没有按照彤叔的预想来。

    由于这个年轻大陆仔的这番话,“趁热打铁”神马的基本就已经彻底落空。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年轻后生仔的这番话看似谨慎过头,却让你根本无法反驳,甚至还只能顺着他的意思了。

    他刚才可是说,这件事最后让彤叔做主。

    嗯,自己虽然是老板的心腹,可是当着这些人的面,自己能说自己做的了这个主吗?

    再说了,假如自己今天还真就强行做这个主,那会不会引起麦亨利他们的怀疑呢?他会不会洞悉自己这边其实同样迫切的心理?

    想到后面这一层,老邹同志不禁深深看了李达康一眼,心说难道是这个年轻人已经觉察到什么?不太可能吧,这个大陆仔还如此年青,怎么可能像一个经年老狐狸?

    尤其是这个人的笑,你看你看,笑得是如此天真,笑得是如此无邪。他应该没有本事洞悉我方的真实意图吧?

    如果不是这样,那他是不是真的出于谨慎?不仅是在解东阳的事情上谨慎,他自己本人也小心谨慎,这才不肯轻易表态?对对,应该就是这样子的。

    不对不对,从和这个年轻人的接触情况来看,这哪里是什么小心谨慎之人?

    整个计划就是他构想设计出来,能想出这种计划的人,能是那种循规蹈矩小心谨慎的人吗?

    在连转好几个念头之后,邹阿铨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他越琢磨就越觉得这个大陆来的年轻后生仔真的不简单。

    “呵呵,阿康的谨慎还是很有道理那行吧麦生,那我就去请示彤叔,并请他亲自来把这个关,如果他也觉得满意,那我们再来商谈下一步的合作好不好。”

    麦亨利还想说什么,却被李达康在底下连踢两脚——-

    嗯,虽然麦亨利还不明白李达康为什么踢自己,但李达康已经来香江2个多月了,还是取得了麦亨利一定的信任,尤其是李达康的能力已经得到了麦亨利的认可。

    因此尽管不明所以,麦亨利还是把自己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1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