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下面流污水的说说|新婚护士的哀羞

顿了顿,继续道:“灵丫头,快上车吧!叔载你回村去。”

  “……”众人。

  一句话将他们堵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是啊!

  队里这辆拖拉机,一直都是楚大队长在忙前跑后。

  据说队里账上钱不够,最后还是大队长自掏腰包补齐的…

  别说这辆车了,若不是老楚家出钱修路,他们村子估计至今还是山路……

  想到这些,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难看。

  就,躁得慌。

  有些事情,往往经不起回忆。

  一旦想通了,就会清楚的发现自己最为不堪的一面。

  “灵丫头,那什么…我这还赶着去县供销社买点儿东西,就先走了啊。”

  “刚好我也要去供销社,咱俩一起。灵丫头,我们先走了哈,咱回头再聊!”

  “……”

  十几个人麻溜跳下拖拉机,纷纷尴尬地跟楚灵打了声招呼,然后逃也似的进城去了。

  看着众人这幅模样,楚灵嘲讽地扯了扯嘴角。

 文学

  收回视线,她道:“师父,我扶您上车吧!”

  “嗯。”邓元杰颔首,没有多问。

  每个地方,都有这种见风使舵的小人,平日里远离一些就好。

  师徒俩上了车,拖拉机很快就‘突突突’地行驶起来。

  就连楚灵都没有想到,走到半路的时候,居然又遇到了徐末沉。

  楚灵:“……”

  这人怎么总是阴魂不散?

  想到他徐老,她到底还是叫王师傅停了车。

  然后冲着还在埋头走路的徐末沉喊了声:“徐大哥,上车一起回去吧!”

  徐末沉脚步一顿,诧异的抬起头来。

  他下意识问:“小灵儿,你怎么在这儿?”

  “……”楚灵。

  这话问的…

  她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

  心里腹诽着,面上却是不显。

  她淡定地指了指邓元杰道:“我昨天去了趟省城,接我师父来家住一段时间。”

  “哦,原来如此。”徐末沉点头,表示了解了。

  背上扛着的蛇皮袋确实挺重,于是他也没跟楚灵客气。

  将蛇皮袋往车斗里一扔,便单手一撑跳上拖拉机,然后在楚灵的对面坐下。

  “王师傅,可以走啦!”楚灵喊了一声,便看向徐末沉:“徐大哥,徐爷爷现在身体咋样?”

  马上就要出任务了,临走之前刚好可以给徐老调理一下身体。

  不论是看在老爹的面子上,还是看在他jun人的身份上,她都不可能坐视不管。

  听到楚灵问起爷爷,徐末沉下意识皱眉。

  良久,才说:“之前情况还算可以,但这段时间……“

  他顿了顿,继续说:“最近,不容乐观。”

  爷爷这病时时刻刻都需要用钱,所以他昨晚连夜去山里打猎,凌晨就扛着猎物去县里了。

  先是在黑市买了些细粮、麦乳精和旧棉衣,然后又托朋友买了些药。

  楚灵颔首:“行,我知道了,晚上我再过去瞧瞧。”

  对于徐末沉未说完的话,她哪儿能不明白?

  朱建家仗着自己是代理队长,就以为转正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

  平日里行事,那叫一个嚣张…

  所有他看不惯的,无论老少全安排去做那些最苦最累的活儿。

  想必,徐爷爷也是因此而病重的吧?

  楚灵突然想起山上那颗人参精,心里顿时有了计较。

  一路上,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前面的王师傅也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话。

  不知不觉间,一行人就到了村口。

  “灵丫头,我就送你到这儿了,我还得回县里办点儿事儿,你们自己走回去成不?”

  村口距离村里并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左右。

  “成。”楚灵点头,从布袋里拿出五块钱:“王师傅,这是我们三个人的车费和油费。”

  把钱往拖拉机上一放,赶紧扶着邓元杰回村。

  “哎,灵丫头!你等等!”回过神来后,王师傅立马追了上去:“要不了这么多钱。”

  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收钱,结果小丫头竟然给了五块!

  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说他坑人小姑娘?

  听到身后的气喘吁吁的声音,楚灵脚步一顿。

  她转身看向王师傅:“不多,平日里一个人也要两毛,就当我包车了。”

  末了,她继续道:“王师傅,你赶紧去忙自己的事儿吧!咱得公私分明,不能搞特殊。”

  如果包车的话,五块钱确实不算多。

  “……”王师傅顿住。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还能怎么着?

  只能叹了一口气,想着晚上结算的时候,跟队里把这事儿说一说。

  以免有些爱嚼舌根的人,以为人家小姑娘占用集体资源了。

  哎!

  多好的一家人啊?

  也不知道村里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整天就知道搞事情!

  楚灵不知王师傅心中所想,就算知道了也会一笑置之。

  三人到了分叉口,她跟徐末沉约好时间后,就带着邓元杰回去了。

  推开院门,见老爹正在厨房里忙活,三个哥哥则是在堂屋捣鼓着什么?

  她冲着屋里喊:“爹,我回来啦!”

  末了,一脸好奇地问:“大哥、二哥、小哥,你们在干啥呢?”

  四人听到熟悉的声音,纷纷放下手里的事情跑出来。

  “闺女小妹,你昨天上哪儿去啦?”

  说好去县里一趟,结果就一去不复返了…

  看家人一脸焦急的模样,楚灵心中微暖。

  她挽着邓元杰的手,跟家人介绍道:“爹,大哥、二哥、小哥,这是我师父,也是乔知q的外公,师父姓邓!我接他老人家来咱家长住一段时间。”

  四人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忙打招呼。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2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