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在没人的地方要了我(我在英语课上强干英语课代表)最新章节列表

这奖给我,评委会应该很开心吧?或者说如果我愿意拿这奖,他们应该很开心吧?

  想着宁为此时的内心活动,一时间田言真觉得燕北大学这座庙着实有些小了,真的快要容不下这尊大神了。

  毕竟真要说起来可不止是ACM那帮人没资格评议宁为的成就。

  这让田言真都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尤其是刚才给老姚打那个电话都让他觉得掉份。更让他有些想模仿宁为的语气:“嗯,想来他们是应该感觉荣幸。对了,那边还给我留了个电话,出于礼貌你等会还是给别人回个话过去吧,如果不是想打电话,回封邮件也行。”

  “如果是出于礼貌的话……嗯,那您还是把电话给我吧。等会我回办公室路上就能顺便回过去。如果又要发邮件的话,又要浪费时间。这种邮件不太放心让三月回复,怎么说呢,它对礼貌的理解好像跟我们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文字方面的东西跟它沟通经常会偏题,还是笨了点。”

  说完,宁为砸了咂嘴,好像又说远了……

 文学

  “行吧,我把那边留的电话发到你微信上,你等会给回过去。其实叫你过来也不光是拿奖的事情。这边咱们宁班已经确定要办了,学校对这次宁班的选拔也很重视,招生办那边压力也挺大的。要抢好生源嘛,那边也跟我说,看能不能让你配合他们拍几个宣传视频,小访谈之类的做招生用。”

  说完,顿了顿,又解释道:“知道你忙,但这事必须得你上,你在年轻人中间很受欢迎,尤其是许多孩子都把你当榜样了。你说点什么他们应该能听,所以这个事情你应该没问题吧?”

  宁为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只要不需要长篇大论的准备就行。”

  田言真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用准备什么,就是你对未来那些学弟学妹或者说你未来那些学生们的一些鼓励跟关怀的话都行。多说点好听的话,让那些优秀的苗子愿意来我们这里就行。”

  听了这话,宁为更放松了,应道:“行,田导,回头您直接让招生办那边的老师联系我就行。宁班不宁班的咱们先不谈,毕竟这属于功德无量的事情,万一那些孩子们选了隔壁那所学校,人生直接毁了一半,现在研究数学跟人工智能还选择出国,那人生不就全毁了,所以这个宣传的确应该做。”

  这话说得至情至性的,田言真觉得挺爱听。

  “行,那回头我就让那边通知你啊。另外还有件事,我最近重新确定了一个新的选题方向,你来看看有没有兴趣。如果也有兴趣,做你的人工智能数论研究累了的时候,也可以选择这个命题来换换脑子。”

  说完,田言真将自己整理出来的开题报告递给了宁为。

  好吧,导师研究的课题,宁为觉得还是要看看的,不过他看报告的速度很快,大概扫了一眼就明白田言真新的研究方向了。

  很巧,这方面的命题宁为的确是有些兴趣的。真不是想拍田言真的马屁,事实上有了现在的地位,宁为也的确不需要在拍谁的马屁,但其实对无限维流形的研究其实跟人工智能也有联系。

  无限维的流行,无限维的李代数,无限维的函数空间、算子空间……这些都是极具想象空间的内容。

  事实上对于自然包容的一切都需要来使用无限维的概念来解决,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人工智能领域。一个无穷维的数学结构,如果单从结构的生成元和其之间的关系的角度看,非常复杂,很难有什么数学直觉,但如果这个无穷维的数学结构描述的是一个有无穷维自由度的物理系统,这就很有意思了。

  于是看过开题报告之后,宁为毫不犹豫的说道:“行,田导,这个论题我收着了,不过我觉得咱们要做就要找个更细分的研究方向,等我考虑好了,咱们再谈。”

  “哈哈,好,有你这话就行,我也会考虑一下的,你去忙吧。”田言真微笑着说道。

  心情是很美好的,到了他现在的地位,其实自己还能不能拿奖的心已经淡了,即便没淡的话,有了宁为这么个学生,他也不懒得表现出对于一些国外认证的奖励抱有太期待的态度。

  但是能在自己退休前,还有开创性的研究成果,他还是很期待的。

  能更多的窥见一些数学本身的奥秘,本就是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不是吗?

  ……

  走出办公室,宁为照着田言真的吩咐回了个电话。

  没办法,华夏是文明古国,最基本的礼貌的确还是要有的,人家把奖给了他,不管在不在乎,说声谢谢掉不了一块肉。其实最重要的是,宁为现在不太缺钱了,国际电话打得起了。

  如果回到他还在江大的时候,这个电话大概率是不会打的,如果一定要打,那也是借导师的电话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当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有大钱了就能以超然的态度去看那些小钱,当然这里的小钱指的不止是那点越洋通话费用,还有图灵奖的奖金。这也是能硬气的根本。这就跟男人贪图人家身子的时候,往往能舔得如同圣斗士般为女神生、为女神死,为女神奉献一切都还不自知已经失去所有原则,成了舔狗其实是一个道理。

  有图会软,无欲则刚。

  所以宁为能如此硬气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金钱的魔力。其实宁为觉得他如今的心态,大概也能在镜头前说一句,我不喜欢钱,对钱完全没兴趣,但他不会说,因为讽刺的是,敢于说出这句话是建立在他现在已经很有钱的基础之上的,所以索然无味。

  更气人的是他本可以选择不这么有钱……

  如果早知道他现在基本上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比如住的别墅是送的,出行需要用车了总有专车接送,而且还能根据接送人数不同,去处理的事情不同,切换车型;出远门还有专机接送,还不找他要钱,就连出门请客吃顿饭,最后都是柳唯默默的结账,这让他那些躺在银行卡里的钱毫无意义……

  不对,意义还所有的,比如现在可以让三月用来玩游戏。

  ……

  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通,这大概是一种涵养,既不让打电话的人等太久,也不会显得自己这边太过急迫。

  “你好,我是宁为。”没等对面询问,宁为抢先做了自我介绍。

  “哦,宁博士,你好,我是ACM委员会主席,你可以叫我奇米。”

  “你好,奇米。”

  “好吧,宁,想必你已经知道获奖的消息了,恭喜你,成为这一届图灵奖的得主!”

  激情的语调被转换成信号又重新还原成声音传入宁为的耳中,然后这位ACM协会主席也在下一刻听到了宁为的回应。

  “哦。”

  很平淡,没有波澜的声音让奇米一时间有些惘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谈话。

  对面的情绪着实太寡淡了些,就好像拿的不是图灵奖,甚至比不上大妈超市买完东西,抽中了一个三等奖,可以免费拿一管某不知名品牌的牙膏更激动。

  好在似乎意识到了这种反应可能不太礼貌,对面又开口了:“其实导师的意思是,打个电话谢谢大家,然后我把你的号码拉进我的通讯录,这样也算多个朋友,只是我相信如果你此时处于我的位置,也会觉得这事实在没什么好兴奋的。”

  “也并不是我看不起图灵奖,但你知道的,米奇,如果我还只是一个单纯的科学家,一定也会很开心,很激动,觉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说不定晚上还会请大家吃顿饭。但是站在三月奖发起人的角度,我拿这个奖其实没啥好开心的。毕竟三月奖其实也包含了计算机这一块,属于竞品。放到商业环境的角度,咱们现在就属于友商。”

  “友商本就是天然的敌人,这话想必你也不会反对吧?现在网络上各种品牌曝光出的各种负面新闻,我不说全部吧,起码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友商的杰作。真的,之前我根本不了解这些,只以为是人们获取网络消息便捷了,很多消息都是自然发酵。”

  “但自从在商业领域跟一些公司有了合作,又大概了解了一些传播学方面的知识之后,才知道哪怕是网络上,某件事情要有一定的传播量,没有背后推手其实很难。当然我并不排除意外爆火的事件,但这种爆火时间的数量极少,更多的还是人为爆火。花钱引流、炒作对手负面新闻这块,大家都属于常规操作。尤其是竞品竞争激烈的那些友商们这块更是必修课。”

  “所以本来嘛,我已经做好了今年拿不到图灵奖的准备。也准备好了等到图灵奖正式宣布的时候,尝试着炒作一下强人工智能之父竟然与图灵奖失之交臂的话题,万一效果爆炸对于三月奖来说就赚了。毕竟公信力这东西嘛,每少一点,就意味能影响的人少一点。直到最后无人问津,都有一个过程。”

  “但现在你们把奖颁给我了,计划都落空了,所以你也不可能指望我能有多开心。你说对吧?当然要说失望也不至于,只是少了一个传播的爆点。略微有些可惜。”

  奇米认真的听着,思绪有些飘忽,事实上图灵奖最终还是颁发给了宁为何尝不是因为类似的原因。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3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