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在厨房添我下面 花珠被舌头轻轻挑开

 或许就像江漓漓说的,叶守炫这个人……

  哎,不行,她要先想想自己!

  陈雪莉打断自己的思绪,走过去低低地冲着叶守炫“喂”了一声,说:“我不能搅和进去。”

  “你那一脚——”叶守炫说,“你很难摘出来。”

  “我不管!”陈雪莉一扬下巴,“我是为了帮你,你必须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你怕什么?”叶守炫纳闷了,“你这是见义勇为。就算闹大了,也是受表彰的行为。”

  “你不懂。”陈雪莉皱着眉说,“我们要低调。”

  “……好吧。”叶守炫想到陈雪莉的身份,隐隐约约懂了,“我尽量。”

  女孩子已经打完报警电话了。

  这件事也已经传回叶氏,叶嘉衍派了人过来。

  合作什么的,是不必再谈了。

 文学

  女孩子有些惊慌,看向叶守炫,“叶经理,工作的事情……”

  “别担心,谈不成也不是你的错。还有,我们不愁找不到合作的人。”叶守炫看了胖子一眼,“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替你讨回公道。”

  吃瓜群众听了,纷纷称赞叶守炫是个好领导。

  陈雪莉更加意外了——她没有想到看起来混不吝的叶守炫,关键时刻竟然拎得这么清。

  她现在懂江漓漓为什么会说,多见几次,她或许会对叶守炫改观了。

  有些人,的确不是一眼就可以看穿的,给人的初印象也不一定准确。

  胖子终于挣扎着起来了,看了看陈雪莉,发现她不好惹,于是决定找叶守炫算账,“你……”

  “咳!”有人提醒道,“叶经理,你哥还是很护着你的嘛,还叫了人过来帮你。我听说叶总很护着叶太太,没想到也很护着堂弟。”

  “叶总?”胖子如梦初醒,看着叶守炫,“你是叶嘉衍的堂弟?”

  “不管我是谁,”叶守炫眯了一下眼睛,“你今天都死定了。”

  胖子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很多人都知道,叶晋康的小儿子在叶氏最难的时候,毅然决然加入叶氏,帮了叶嘉衍不少忙。

  但是,这个叶家最不受关注的小辈,一直保持着低调,也就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胖子没有想到,今天来跟他谈事情的,就是叶晋康的小儿子。

  他嗖地把矛头对准陈雪莉,说:“警察来得正好,我要报警抓你!”

  陈雪莉:“……”有没有搞错?

  叶守炫把陈雪莉往后一拽,整个人护在陈雪莉面前,冲着胖子吼回去:“你有本事,冲着我来。”

  胖子哪里还敢针对叶守炫,说:“一码归一码!”

  “呵!”叶守炫冷笑了一声,“孬种!”

  陈雪莉看着叶守炫,根本来不及体会这种被保护的感觉,更来不及感动。她绝对不能惹出什么事情来,否则就要被提前召回部队。

  挨处罚什么的,倒还好说。

  最关键的是,提前回部队,她就完不成季慎之交给她的任务了。

  认识这么多年,这是季慎之拜托她的第一件事,她一定要办得漂亮。

  早知道她就让叶守炫挨揍了!

  就在陈雪莉焦虑的时候,叶守炫又说:“提醒你一句,她是我嫂子的朋友。”

  胖子愣住了,“什么?”

  “你耳朵聋了?叶守炫重复了一遍,“我说她是我嫂子的朋友。否则,你觉得她为什么帮我?”

  叶嘉衍的弟弟,胖子不敢得罪。叶嘉衍太太的朋友,他就更不敢了。

  叶守炫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对付胖子!

  陈雪莉不由得懊恼——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懊恼之余,她看着叶守炫的背影,突然觉得,叶守炫不那么魁梧壮硕的身材,也可以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不出叶守炫所料,胖子不敢动了,甚至不敢再叫嚣。

  他回头低声对陈雪莉说:“一会儿警察来了,只要没有人提到你,你就不要开口,懂吗?”

  “哦!”

  陈雪莉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

  末了,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太听话了,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来了。

  了解清楚基本情况后,警察让所有涉事人员全部去一趟警局。

  “我也去。”陈雪莉说,“警察同志,我目睹了全过程。”

  “走吧。”警察示意陈雪莉一起上车。

  车子开出去一段路之后,叶守炫实在是忍不住好奇,用口型问陈雪莉:“你怎么回事?”

  陈雪莉也用口型回答:“特种兵的事你少管。”

  叶守炫:“……”

  陈雪莉拿出手机发信息,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其实只是发出去了一条信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叶守炫要被带走那一刻,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如果警察拒绝她,她不介意亮身份。

  但是,她跟来警局干什么呢?她担心的事情,明明一条信息就可以解决啊!

  这时,季慎之已经回复了,说他等一下过来。

  陈雪莉这才放心了,不着痕迹地看向叶守炫和他的下属。

  小姑娘显然被吓坏了,不安地看着叶守炫,毫不掩饰自己的脆弱,以及对叶守炫的依赖。

  叶守炫身为上司,不仅展现了他负责任的态度,也充分展现了他的风度,说:“这件事,公司负责,你只要把事实告诉警察就好。一切损失和后果,我和公司承担。”

  小姑娘点点头,“叶经理,谢谢你!”

  “别说那些没用的。”叶守炫一脸正气,“我们公司决不允许员工委曲求全。”

  从头到尾,叶守炫都没有强调自己的英雄主义,一直在强调公司对员工的负责。

  但现在,小姑娘信仰和依赖的,显然是他。

  陈雪莉意识到,叶守炫应该是看出了小姑娘的心思。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3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