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燕帧谢襄第一次肉:校花被司机欲死欲仙全文

谁十多岁的时候能有看破红尘般的淡然?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种意境不经受几次大挫折,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咋可能有那么深入的感受?

  更别提这些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还都是老师们的心头宝,都是在无数老师悉心保护下成长。别说优秀的老师不偏心,同样是学生,随便教教就能把书本上的内容完全学会,甚至还能举一反十的学生,跟一个怎么学成绩都上不来的学生比起来,显然前者在老师眼中可爱许多。

  人从来都是希望付出能有回报的,很少有例外。老师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从最浅层的心理上分析,起码代表着老师的付出能得到肉眼可见的收获。尤其是那些本来很调皮,但是在老师的帮助下,成绩突飞猛进的孩子,更能让老师们收获极多的满足感。

  想想看吧,这种在老师诸多赞誉下成长起来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傲气?甚至许多人本就默默的把宁为当成了偶像。再配合上宁为说的这些掷地有声的话,绝对是说到许多孩子心底去了。这也直接让宁班在这些孩子心中有了不太一样的感觉。在加上招生老师们的说辞,他们也只能帮这些孩子们申请一个加入宁班的机会。

  毕竟宁班全国只招那么几个人,而且直接由年纪轻轻已经取得超凡成就的宁教授代课,就是冲着大科学家的方向培养的,更给了孩子们一种宁班跟其他班级不太一样的感觉。

  这么说吧,这种话宁为说出来真的给人一种舍我其谁的畅快感,这种班如果错过了,说不定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哪怕是学生家长,听了宁为这番话,大概也是会心动的,因为如果你想说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能吹的同时,想到他的成就又会觉得这人虽然说话狂傲了些,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这个世界上同一年斩获沃尔夫奖跟图灵奖的人,宁为还是第一个。更可怕的是,他还同时刷新了这两个世界级奖项最年轻获奖者的称号,不止是前无古人,甚至许多人已经断定,后无来者也是肯定的。

  没办法,科学越往后发展,开辟的支线越多,需要用于学习的时间就会越长,24岁别说科学创新了,能不能确定自己未来想要学习跟研究的分支都是问题。

  先不提这样一个人吹出的牛本就有可信度,站在家长的角度只要想想24岁的宁为已经有如此成就,十年后、二十年后乃至于三、五十年后的宁为又会成长到什么程度?跟宁为这样的有钱还有能力的学术大佬有了师生之谊,怎么看都是件很划得来的事情。

  更别提今年还是第一届宁班招生,而第一届总更容易让人记住……

  退一万步说,自家孩子当时可是被宁为大佬的宣传视频忽悠去上宁班的,未来如果发展的不好,或者不及预期,那宁教授是不是要考虑拉孩子一把?被一个世界公认的前途无量的科学家拉一把,这位科学家还是公认的亿万富豪的时候,未来怎么样也不会太差吧?

  学阀是怎么形成的?还不就是因为亲疏有别?

  所以这效果自然是极好的,好几个还在燕北跟华清之间犹豫的孩子,在看了这些视频之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燕北,副作用则是这些视频不可避免的开始在网上流传开来。

  对于燕北大学的招生老师来说,他们可以控制自己,不把视频上传到各类小视频软件上,但是孩子们或者家长们想要在朋友圈秀一下总不能控制。

  在这个短视频横行的年代,当小视频出现在朋友圈也就意味着出现在所有网民们面前,尤其宁为还是那种自带话题性且还在热搜上的人物,他的视频自然更容易流传。

  更别提他说的那些话在常人听来还那么……的特别。

  是的,只能说特别,因为不同的人听了观感各不相同。有人听了觉得很解压,就喜欢听牛逼的人吹牛逼;有些人觉得很骄傲,毕竟连官媒都说了宁为代表着华夏的年轻一代;还有人觉得略有不适,华夏人崇尚谦逊嘛,这年轻人虽然很厉害但这么说话容易没朋友啊;还有些人想要破口大骂,宁为啊宁为,你这么说话是瞧不起谁呢?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视频还是火了,火得一塌糊涂,甚至已经有网友开始总结起宁为那些经典语录。不止是这次视频这些,几乎是宁为流传在网络上所有视频上的语录然后做成鬼畜音乐,歌名就叫《我是本科生》。

  毫无疑问,这歌名取自宁为在STOC大会上最后的发言,虽然当时是用英文发言,但对于鬼畜大神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简单点的直接加个字母,复杂的点可以从宁为其他公开发言中给凑出来……

  当然这段MV中,各种宁为公开发言的视频片段也是绝对不能少的。

  “在STOC会议上,听到我这个本科生的发言,你们荣幸,荣幸,荣幸了吗?如果你们不感觉荣幸,我就就就就就把你们扫进历史的垃圾,垃圾,垃圾堆……最优秀,优秀,优秀的学员才能进宁班,图灵奖、沃尔夫都扫进垃圾,垃圾,垃圾堆啊,什么华清、MIT、哈佛、普林斯顿全都扫进垃圾堆……”

 文学

  显然宁为能提供的素材很丰富,因为这鬼畜持续了整整三分钟,朗朗上口的旋律,配上酷炫的歌词,加上宁为倾情本色出演,先是迅速在B站迅速走红,然后飞速火遍全网。

  火到了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这段鬼畜视频出现不过两天功夫,连鲁东义都会唱这首《我是本科生》了……

  但当这首歌火了之后,研究中心最生气的却不是宁为,事实上宁为的心态很好,对这首鬼畜还挺喜欢,在三月贴心的帮他将这首鬼畜下载到电脑上后,他还会不时的打开看看,听听,毕竟人都需要休息的。

  如果要说不太满意的地方,大概就是有些视频片段选取的角度不太对,显得有些太真实了,或者说,把他颜值方面不太满意的地方,完整的呈现了出来,这就有些不友好了,从审美学的角度讲,这种视频发出来不是应该修修图么?

  如果不是宁班开班在即,事情比较多,宁为真有种开发一款傻瓜式且特别好用的视频修图程序,免费提供给那些UP主用,但是软件只给修改自己那张脸的权限,气死他们。

  所以最生气的是露西·罗恩。因为在这首大火的鬼畜里还真有她的戏份,虽然只是一句带过。

  “……那里是哈,哈,哈,哈,哈佛女教授都不能涉足的场所……”

  就因为这句歌词,露西·罗恩专门下载了华夏国内版的一款知名小视频软件,将宁为那些为招生录制的小视频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随后这女人出离愤怒了。

  真的,她能原谅宁为对哈佛不屑一顾,也能理解宁为将宁班吹成世界第一,但她现在免费当宁为的助教图的是什么?图的不就是这个男人曾亲口答应过她,会对她言传身教,保证她能在这十年里获得长足的进步,甚至有能超越宁为的盼头。

  就为了这许诺,她可是要付出十年的青春啊,十年后她可就三十五岁了……

  在露西·罗恩的理解中,所谓的言传身教可不止是随时能去找宁为问些不懂的问题,更是能在实践中得到指点,最重要的时间不就是在实验室中吗?难道新设计的算法不都是需要先在实验室环境下做验证吗?所以未来宁班那帮小屁孩儿都能去的实验室她却不能涉足?

  露西·罗恩很生气,虽然她的中文水平并不支持能说出“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种句子来描述心情,但暴脾气却能让她立刻放下所有事情,冲进了宁为的办公室。

  “宁为,我需要你立刻给我一个解释,这个视频是怎么回事?”女人愤怒的举着手中的手机质问道。

  “嗯?什么视频?”宁为抬头困惑的看了眼愤怒的女人,然后接过露西的手机,播放,很快自己的声音传了出来:“……宁班优秀学员寒、暑假都有在我们的核心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学习的机会,这个机会非常难得。包括刚刚加入到我们团队的助教,来自于哈佛高等研究院的露西·罗恩教授,目前也没资格去观摩我们的实验室……”

  “别说这话不是你说的!”露西愤怒的看着宁为,质问道。

  怎么说呢,之前两人间的争论还能解释为学术上相互看不顺眼,但这种事情就是妥妥的欺骗了!

  宁为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嗯,的确是他说的话,声音做不得假。而且稍加回忆,他便能记起这些话语的内容,甚至还能回想起当时他是站在第三栋楼边说得这番话,正对着田言真办公室的窗户……

  然后宁为抬起头问道:“所以,我说这些有什么问题吗?”

  露西·罗恩愣住了,她既震惊与宁为的无耻,同时又发现宁为皱起眉头时的样子,竟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似乎有了种威慑力,甚至有些像她曾经的导师——威尔逊教授皱起眉头的样子,在这目光的逼视下,虽然理很直,但气似乎没那么壮了……

  “当然有问题,你的意思是我作为你的免费助教,甚至以后没有去实验室参与研究的机会,这是我绝对绝对无法忍受的!”

  虽然放缓了语气,但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吐出的,以此来强调她的不满。

  “露西,你的语言能力还需要锻炼啊……”宁为笑了笑,然后长叹了一声,自语道:“哎……难道我还得辅导这女人基本中文语法知识?”

  “什么意思?”露西愣了愣,追问道。

  “很简单啊,目前不但你没有资格去观摩这个实验室,其实我也没这个资格。”宁为笑了笑,说道。

  “嗯?”露西·罗恩愣了。

  宁为让自己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漫不经心的说道:“请注意,我的原话是,宁班优秀学员的寒、暑假都有去我们核心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学习的机会,虽然我们汉语中没有未来进行时的固定格式,但是宁班还在筹备,最早的寒假也是明年的事情了,所以这里其实是个未来时的表达。”

  “而在说你没有资格的时候,我特别用了目前这个词,这个词代表的是现在。我甚至可以说目前没有人有资格能去观摩我们的人工智能核心实验室,包括我,因为这座实验室目前还在建设中啊。我这是为了宁班招生录制的视频,拿你来举例,只是为了适当的表现出能进这座实验室的机会有多难得而已,所以这也值得你怒气冲冲的来找我?”

  露西·罗恩整个人都呆住了,所以汉语真的还能这么玩的?难道真是她太实诚了?

  “这……”

  “这什么这?给你交代的任务都做完了吗?那么多学生的资料需要梳理,咱们可要对所有对宁班有兴趣的孩子负责,正式面试之前我们需要对那些苗子做一些了解,还有笔试的题目,你一定要多斟酌一下,既要分出层次,把真正的人才筛选出来,赶紧去忙吧?在这发什么呆?”宁为挥了挥手,打发道。

  “好的……”感觉自己没了道理,露西·罗恩默默的点了点头,应了声,但想了想,大概还是觉得不保险,再次确认道:“所以,宁为,未来我肯定是能参与核心实验室里项目研究的对吧?”

  宁为平视着露西·罗恩,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当然,不过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你,如果你要参与这些研究,需要完成一些手续。这总不过分吧?”

  “嗯!那我去了。”说完,露西·罗恩扭头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发现柳唯正站在宁为办公室门口欣赏着院子里的风景。

  “你是怕我揍他吗?”露西气哼哼的问了句。

  柳唯犹豫了下,然后诚恳的答道:“其实不是,我是怕一些误会导致伤害到你……”

  露西·罗恩又愣住了……

  柳唯想了想,继续说道:“其实,如果你把他当人看,心情是不是好受了许多。”

  “你是说不把宁为当人看?”露西·罗恩侧过头,看着柳唯,略显疑惑的重复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4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