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玲雨公憩止痒小说|不能再往里面进了

他嘴角微微一勾,回过头来,说道:“让他跟。”

  他正愁着怎么不动声色地把他要做的事告诉叶如茵呢,现成的耳目就跟来了。

  苏家。

  苏竞岑靠在床头,紧皱着眉头,按了按自己的腿。

  没有任何知觉。

  佣人小心翼翼地在一旁伺候着,不敢说话,害怕说错字。

  助理的胆子大些,看出了苏竞岑的心思,安慰道:“爷,您才开始治疗三天,应该没有这么快见效果。”

  苏竞岑让他们下去,他要休息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滕少晴说,他这腿,她能治,只是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如果是叶如茵……

  叶如茵只花了七天,就把烈梓越的病治好了。

  不不不,他这病,和烈梓越的病不一样。

  就算叶如茵说她能治,说不定,也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行。

  他应该相信滕少晴,等腿好了之后,亲自走到叶如茵面前,对她说:“看,世界上不只有你一个神医。”

  苏竞岑刚进入梦乡,突然感觉很明亮的光射在自己眼皮上。

  恼火地睁开眼,看到了烈西昀的脸。

  苏竞岑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进来的?”

  烈无伤揪着他的头发,轻蔑地看着他:“就凭你那些保镖,想拦住我?”

 文学

  苏竞岑的手往枕头下摸去。

  枕头下,有一把他防身用的枪。

  烈无伤像是长了透视眼似的,先他一步,把枕头下的枪拿了出来,抵着他的眉心。

  苏竞岑一动不敢动,喉咙发干,死亡的恐惧笼罩着他。

  他真的很害怕烈无伤就这么一枪把他崩了。

  “你想干什么?”他艰难地问道。

  烈无伤道:“听着,我不会干涉滕少晴给你治病,不过,你要是敢动叶如茵和她女儿,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从脖子以下全部瘫痪,生不如死。”

  烈无伤离开好一会儿之后,苏竞岑才狠狠地喘了口气。

  他刚才,差点儿自己把自己给憋死了。

  他狠狠地锤了下床,把保镖和管家喊了起来,发了一大通脾气,把今晚负责值夜班的两个保镖狠狠罚了一遍。

  ——

  左辰回到家,叶如茵还醒着。

  “你跟踪他了?”她了然地问道。

  左辰“嗯”了一声。

  “看到什么了?”

  “他去的地方,我查过了,户主叫苏竞岑。”

  “玉泉路1号?”

  “嗯。”

  “苏竞岑现在确实住在那儿。”

  叶如茵确认了烈无伤的去向,心情有些微妙。

  要是烈无伤知道她是烈梓越的亲生母亲,恐怕会缠着她要她和他结婚。

  但烈西昀不会。

  烈西昀,深深地厌恶着,擅自爬上他的床、擅自生下他儿子的女人。

  ——

  烈无伤回来之后,特意去看了叶如茵卧室的灯光。

  发现还亮着灯,他的嘴角微微一勾,却没有去打扰她。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4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