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太大了我难爱:村官玩全村美妇

但她的哭,并不是为了讨债,而是愤恨。她恨自己没有认清,没看出陶右狼子野心,还一度想要与他合作。除此之外,还有身旁人的嘲讽。

  “我家只有凌玦一个孩子,娶妻更要门当户对,婚后的生活才会好过。戚家如今,怎么能配得上我儿子呢?”

  “戚妙妙,你居然对我一个老人这么无礼,难怪我儿子看不上你!我告诉你,退婚是我儿子提的,你还想怎样?!”

  “就这?居然是少爷的未婚妻?她连林婉都不如。”

  回忆涌上心头,陈韶美对她的侮辱,路人对她的唾弃。每一个场景,都堵在她心口,像一根针。

  “说那么多干嘛?你倒是快点走啊!”戚妙妙一边哭,一边催促:“你不是要去叶家吗?带我去,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周凯长叹一声,发动了车子。好不容易熬到解约,偏偏被戚妙妙搅黄了。那解约文件,只有叶凌玦亲笔签字的才算。方才打斗间,戚妙妙将几份签字合同撕毁,已经没有法律效益了。

  且不说戚妙妙是叶凌玦未婚妻,单是这文件,就够烦恼了。

  车子发动,四周景色飞速倒退。

  彼时的叶家别墅,浴室水雾弥漫。叶凌玦推门而出,身上披着浴袍,头发还湿漉漉的。

  “少爷,公司出事了。”陈逸走上前,将抚远办公室视频打开,上面清晰记录了戚妙妙和陶右的争吵。

  看着视频,叶凌玦不由得皱着眉头。陶右和戚妙妙有共同的秘密,叶凌玦早在跟踪林若卿去游乐场时就知道了。而且他们的纠葛,似乎还在四年前。

  四年前,他签下陶右,随后和林婉离婚。在这之后,林婉莫名毁容离世,他也患上了失眠症。

  所有奇怪的事情,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少爷,我调查到一件事。”陈逸见他脸色沉重,便继续汇报:“戚妙妙在四年前,曾经汇出十几万,这些钱经过各种渠道,最终流入了同一个账户。而那账户的主人,正是陶右。”

  一笔笔汇款记录横在眼前,让叶凌玦绷紧神经:“戚妙妙给陶右转钱?会不会和林婉出事有关?”

  “据我核实,少夫人出事当天,陶右并不在现场。但他此前曾在魅蓝宾馆做服务员,和少夫人有一些接触。”陈逸摆出一系列照片:“四年前,少爷曾经在魅蓝宾馆丢失了证件。”

  “那一晚。”叶凌玦脑子里闪现慌乱的场景,莫名烦躁起来:“再多的怀疑也没用,你去通知戚妙妙,让她明天来找我。”

  说完这句,叶凌玦转身上楼。转过楼梯,他望着空荡荡的长廊,突然想起林婉。

  那是一个清冷的早晨,林婉像平日那样,早起来到他门前:“凌玦,我今天有事,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那时的他只想睡个好觉,便拉紧被褥,根本没有回应。

 文学

  他到底有多厌恶林婉?就连回复她一句,都觉得多余。

  可那样恶劣的态度,林婉早就习惯了。不同的是,她比往常多说了一句:“公司在魅蓝宾馆聚会,说是可以带家属。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或许是高跟鞋离开的声音太吵,他并没有真的睡着。辗转许久,他竟神不知鬼不觉去了魅蓝宾馆。

  隔着人群,林婉一身黑色长裙,摇摆在舞池。她那笑颜如花的模样,至今还留在叶凌玦脑中。

  回忆戛然而止,叶凌玦的心情有些沉重。

  推开卧室,床榻上是熟睡的林若卿。她肌肤白嫩,脸颊微红,嘴里还叫着他的名字:“叶凌玦,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

  平日里高冷敏感的林若卿,喝醉后居然是个爱哭爱闹的,这倒真让叶凌玦感到意外。走近些,他为她盖好被角,细细欣赏她的睡颜。睡着了的林若卿,和普通女孩没什么区别,甚至让人怜惜。

  他忍不住凑上前,贴上一个吻。

  “唔”两唇相碰,温热的气息传来。

  林若卿玉手搭上他的脖子,将这吻延长下去。

  这一霎,叶凌玦瞪大了眼镜。怀里炙热的美人,再一次使他热血沸腾。

  一个翻身,周围喧嚣退散,只剩下两人的喘息。

  窗外月色浅淡,乌云深重。

  别墅门外,面包车刹车驻留,惊醒了佣人。

  “这儿就是叶家?”戚妙妙率先走下车,惊奇的看着眼前风景。

  百里庄园一望无际,月光倾泻而下,泉水雕塑都带着幽蓝的光晕。而整个别墅,又有十几个城堡,戚家的规格在这里,根本不够看。

  如此硕大的屋子,戚妙妙也是第一次见。她转过头,见大门附近摆放的花瓶,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一想到这样的屋子,以后都是她说了算,戚妙妙的心情登时好了许多。

  为了荣华富贵,被人骂几句,有什么好哭的?

  正在这时,陈逸走了出来:“少爷已经歇息了,戚小姐还是明日再来吧。”

  “哦,好的。”听到这话,戚妙妙满心欢喜,完全忘了自己来这儿的初衷。

  “陈管家,麻烦您将文件转交给叶少。”周凯小心翼翼递上文件,还不时端详陈逸和戚妙妙的表情。

  解约能不能成,全靠忍。

  乌云遮盖月光,黑暗包围了四周。

  百里外,碧湾波翻浪涌,正是落潮的时候。

  海景房内,陶右站在跑步机上,闭眼奔跑。强烈的运动,消耗着他体内水分,脑海逐渐翻涌出尘封的记忆。

  四年前的那天晚上,他带着面具,走到林婉面前:“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那时的林婉一身黑色长裙,包裹出姣好的身材,但神情拘束,甚至有些难过。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48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