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泄不通金银花露:宝贝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好,”宋羡道,“那就等到虎子来。”

  宋羡说完开始揉捏谢良辰的手指,力道刚刚好,让人觉得很轻松。

  宋羡揽着她轻声道:“天冷了,下雪前我得回镇州去。”

  谢良辰点点头:“皇帝曾说过打了胜仗会将几个州分给你,至少一两年之内,你要常在八州处置公务吧?”

  宋羡望着谢良辰:“你来吗?这里曾是广阳王的属地,你会不会来?”

  谢良辰微微一笑:“就算不是广阳王属地,我答应了几个村子要前来帮忙,教他们识药材、熟药材,代州有农户会养牛羊,这个地方也适合放牧,我还想教大家做线穗。”

  宋羡道:“你喜欢代州吗?这里有些冷。”

  谢良辰没说话。

  宋羡低下头看谢良辰,只见她嘴角上扬噙着一抹笑容:“这段日子镇州留下了许多羊毛,都是些不太好的杂毛,里面还可以混一些牛毛、骆驼毛做成毛毡子。”

  谢良辰说完看向宋羡的腿:“我做一双毛毡的长靴,宋将军愿不愿意穿?”

  “穿,”宋羡立即道,“冬日里我天天穿。”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宋羡就这样静静地半搂着谢良辰,揉完了一只手,又去捉另一只。

  直到外面传来虎子的声音:“辰阿姐,我们分好药了。”

  谢良辰这才站起身。

  宋羡低声道:“分完药了,是不是也没有别的事了?让常安说你没在这里行不行?”

  当然不行了,谢良辰在离开代州之前,还得照顾几个村子的病患,虎子和几个孩子要与她一起前去,她不见了,虎子就要到处寻找。

  谢良辰道:“程将军没四处找你吗?”

  军营里堆积了不少公文吧?这个时候,朝廷公文一日会到几封,哪个都需要宋羡亲自查看。

  谢良辰道:“晚些时候我去看军中的伤兵。”

  去看伤兵,自然也能顺便看看宋阿弟。

  宋羡这才不情愿地答应了,松开了手,眼看着谢良辰走出去。

  院子里传来虎子欣喜的声音:“阿姐,我们都准备好了,昨天阿姐让背的药材我也会了,不信阿姐考我。”

 文学

  谢良辰温声道:“好,边走边考。”

  两个人渐行渐远,宋羡整理了衣袍也走出来,常安立即跟上前:“京城送来了加急公文,程将军在中军大帐等着您呢。”

  宋羡点点头,大步走出了院子。

  “宋将军是不是有急事?”瞧见宋羡离开的村民不禁低声道,“刚刚来的时候,看着还挺高兴,走的时候就沉着脸。”

  “该不会又有战事了吧?”

  “别说这个,让人提心吊胆的。”

  “我去问问王里正。”

  村民们觉得,这等重要的事,一定要禀告给王里正知晓,宋将军是大齐的主将,从宋将军脸上就能看出福祸。

  ……

  代州有宋羡戍守,萧兴宗的兵马只敢停留再应县外。

  听说三皇子被抓,萧太后立即派出人马前来应县查看情形。

  “为何要让三皇子出征,而非是你带兵前去?”

  这样的问话,萧兴宗每天都要回答一遍,他没能拿下谢良辰之后,三皇子葛坤的兵马就将他阻拦在灵丘。

  萧太后答应带出的兵马全都听葛坤的号令,就算萧兴宗身边还有人手帮忙,却也敌不过那些人。

  萧兴宗精神比往常憔悴许多,虽然没有因为征战受伤,却也是眼窝深陷。

  萧兴宗道:“我劝谏三皇子不要亲自带兵攻打代州,三皇子却……”

  辽国官员冷冷地道:“这么说,萧大人没有错,都是三皇子一意孤行了?”

  萧兴宗的义子宗璞忍不住道:“我义父的确劝谏几次,我们皆可作证。”

  辽国官员望着宗璞目光中闪烁出几分讥诮的神情:“你别忘了,你可是辽国的臣子,凡事要为大辽思量。”

  这话让萧兴宗皱起眉头。

  宗璞眼露厉色:“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怀疑义父?”

  萧兴宗伸手阻止了宗璞继续说话。

  几个辽国官员对视了几眼,还是那人开口道:“损失了这么多兵马,就连三皇子也被拿下,萧大人却好端端的,没有伤到半点,我听说齐人打了胜仗之后,宋羡好久没有出现了,昨日萧大人带兵前去,宋羡却亲自站在城楼上,这是什么道理?难道不是萧大人与宋羡里应外合?帮助宋羡顺利拿下了八州之地?”

  萧兴宗道:“宋羡前去,只不过他想要抓我罢了,我归顺大辽,与宋家父子为敌,安插眼线在宋家军中,宋羡早就想要除掉我。”

  萧兴宗虽然这样说,但他知晓辽人一定不信,当他看到宋羡站在城楼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宋羡的用意。

  宋羡就是要让辽人对他起疑,此举简单却十分有效。三皇子被擒,萧太后向他问罪,眼下又多了猜忌,只怕他在辽国没有了立足之地。

  萧兴宗站起身:“我与诸位大人是在商议如何才能救回三皇子,大人们想要治罪我,也不急于一时。”

  萧兴宗说完向外走去。

  “你去哪里?”

  军帐中官员话音刚落,萧兴宗就被军头拦住。

  萧兴宗皱起眉头。

  “太后娘娘担忧三皇子安危,心急如焚,我劝赵大人还是不要浪费时间。”

  之前辽人恭恭敬敬唤他一声“萧大人”,如今恢复了他的本姓,一个个俨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们这是早就盼着有这一日。

  萧兴宗深深吸一口气,却忍不住喉头一痒,一阵咳嗽。

  “赵大人还要多多注意身子,”官员道,“太后娘娘还等着您回到都城,仔仔细细禀告此事,赵大人没有来大辽之前,也是齐人一员猛将,为何与高豫兵马联手,却还拿不下一个代州。”

  宗璞听到这话,又要上前与官员争辩,却听到外面一声惨呼,紧接着宗璞看到一脸鲜血的胡古冲了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49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