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我错了POP校园|用茄子玩弄她下面h

 自从上一次舅甥二人的书房争锋过后,祖宅内的所有人会察觉到老爷与大小姐的感情……

  怕是生变了。

  “老爷,大小姐即刻就来,您别着急。”刘叔笑着打圆场。

  “怎么没有虾饺?小厨房没有做?”程望熙捏着眉心,疲惫感太强烈,再加之睡眠质量并不好,导致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做了,很快就好。”

  “大小姐来了?快入座用早餐吧。”刘叔脸上的笑容着实有些勉强,看着程迦蓝温声问候。

  餐桌上一时间只剩下咀嚼声。

  “今后,最好减少出门的次数,时间不多了,我给你找来了形体老师,你可以先开始训练,明年的这个时间成人赛开始,机会难得,不要浪费。”程望熙没有胃口,草草用了几口清粥,便主动挑起话题。

  “舅舅,训练与出门并不冲突的,我不会为程家招惹是非。”程迦蓝说得温吞,举止娴雅,态度官方,竟挑不出一丝错处。

  见此,程望熙手指微顿,所有的话再次被堵在喉间。

  上不去,下不来,晦涩难忍。

  “老爷,您该去公司了,大小姐已经通知了秦先生今日不必再报道,您就放心吧。”刘叔语气匆促,向着程迦蓝递眼色,眸中尽是央求之意。

  “刘叔记性不错。”程迦蓝淡淡道。

  很快,祖宅只剩下程迦蓝一个主子,刘叔几度想要开口劝解,可终究还是放弃了。

  当事人的事情,外人穴嘴,岂不是和稀泥越搅越乱?

  “大小姐出门注意些,不要受了寒,天气很凉,而且……老爷其实心底很在乎您。”说罢,刘叔恭敬地退步,不再作声。

  没有得到程迦蓝的回答,刘叔心中哀叹。

  这一天来得太快了,快到老爷一点准备都没有。

  “管家,这大小姐出门的事情我们可还要上报给老爷?”

  “看住自己的嘴,今日大小姐一直在祖宅,哪里出门了?”刘叔忽然疾声厉色,气势倒是骇人。

  闻言,一水儿的佣人垂首不语,管家这是想要从中调和啊……

  只是,瞒着这个,帮了那个,最后能起到作用么?

  *

  北冥瞮很听话,穿着程迦蓝亲手挑得风衣乖乖等着她,纯黑色,衣摆很大,走路步步携风。

  男人就站在门口,勃勃英姿,写满了倜傥与不羁。

  宽肩雄厚,给人以强烈的安全感与蓬勃的张力,背对着程迦蓝似是在望景,随性洒然。

 文学

  身后的脚步声细碎而又轻盈,侧身回首,墨镜遮盖住男人的眉眼。

  却遮不住那超逸逍遥的桀骜气。

  见到心心念念的倩影,墨镜下方的那张薄唇瞬间弯起一抹浅弧,线条分明的下颚线冷硬霸道。

  “过来宝贝儿。”北冥瞮朝着女人展开双臂。

  下一秒,冷不丁被扑了个满怀,北冥瞮嗅着程迦蓝颈间的香气,剑眉高挑。

  “换香水了?”声音微沉,极具磁性的低音炮将每一个字都变为了鼓点,敲击着程迦蓝的心房,频率逐渐加快。

  很不受控。

  “喜欢么?”程迦蓝眯起美眸,声声诱惑。

  绝版DIVA,昭示着白色蕾丝下最性感的女人,无需额外动作,轻勾手指便可引得无数男人一拥而上地拜倒在她心口。

  “喜欢。”

  “我现在就想撕了这身衣服,你说,这样会不会闻得更仔细,嗯?”北冥瞮故意蹭着那人的颈窝,微微冒出的胡茬儿格外扎人。

  分明生了张让人不敢侵犯的冷面俊容,就是这唇间吐出的字眼,却浸满了风流。

  当真是……

  不动如山,动若火掠啊。

  不过,这话大大满足了程迦蓝小小的女性自尊。

  值得表扬。

  ……

  先前**徐家高级打手中的两个人办事还算是利落,他们告诉北冥瞮徐成天的打算,此刻,后者正沉着脸色等待程迦蓝的到来。

  北冥瞮没有给出具体时间,显然就是想要磨他的性子。

  给他一个下马威。

  相比于程迦蓝的惬意,徐成天水米未尽已有足足十个小时,纵然心底暴虐气息乍起,但,面容仍旧是一派冷肃。

  论定力与装模作样的技术,徐梵音与她父亲差远了。

  看着毫无收敛的北冥瞮,徐成天一双虎目寒芒乍现,好像有什么马上就要抓住了,但就是抓不到。

  这对主仆,感情倒是好啊。

  “程小姐。”徐成天声音不变,根本看不出是得了旁人蔑视的模样。

  就连动怒……

  都没有。

  平淡到令人发指。

  “徐某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今日同样不说暗话,只要你能放过徐家,那么徐家的三分之一财产就都是你的,至于徐梵音,徐家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半晌。

  气氛压抑,徐成天定力强悍,可程迦蓝同样如此。

  没有作声,没有表态。

  很显然,这个诚意她程迦蓝不满意,见状,徐成天眸色暗下一个度,三分之一的徐家产业已是他最大的让步。

  运输线已经被他全部切割出去了,剩余产业左不过就是些商业店铺与一些黄金地段的楼盘而已。

  不过,这些财产钱生钱的力度如何能够与运输线上的生意相比?

  所以,程迦蓝的态度,他料到了。

  “能拿出来的,徐某已经都拿出来了,程小姐,徐家产业的三分之一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吃下去,对你没坏处。”徐成天冷静地分析。

  “真的都拿出来了么?”程迦蓝似是不解,虚晃地问了一句。

  话落,徐成天瞬间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不要紧张,既然是谈条件,总留着底如何能让人信服?上一次的江家在我面前亦是如此,最后还不是被全族灭掉?”程迦蓝笑得温柔。

  最初,程迦蓝收集运输线的目的,就是拿到那个试剂。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