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最后一排被C细节 爸爸吃饭时还要放在里面

作为北境顾氏女的立场。

  等等,顾露晚何时在乎起北境的立场了。

  抓住这一点思绪,顾露星不安道,“臣女愚钝,不知怎样的决定,对大魏和北境算好。”

  顾露晚道,“你有这份心便是极好的,现在一切未定,你先做好在万寿节为陛下献舞的准备。”

  顾露星木木然起身领命。

  ………

  又一日,一众朝臣又是在大殿上跪到宫门快下钥才离去。

  能立在朝堂的,十个里面有六个老,三个不算老,一个不算年轻。

  连跪五日,便是年轻后生都吃不消,遑论他们。

  左缠右扶,一个个走起来双腿都不停打颤。

  中书省的朱、方两位侍郎,一左一右搭着汪直,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该请葛老出面了。

  坠在后面的言励和何尚书,则在朝彼此发牢骚。

  何尚书怪道,“都是你瞎参合,整得这叫什么事啊!”

  言励吹胡子瞪眼,“不愿意跪,你可以不跪啊!”

  这跪是言励开了头,他一开头,郭佳那边的人只能配合,对面的人也跪。

  而礼部作为当事人,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只能跟着跪。

  “老夫不跪能行吗!”何尚书一边感慨,一边摇头,“老顽固,这次真是被你害死了。”

  言励听这个害死了,知道不是埋怨跪得累,而是他们如此,其实和逼宫没什么分别。

  双方都妄图裹挟圣意,逼迫陛下决断。

  速来明哲保身的何尚书,何曾做过这样的事,可不是被他害死了。

  ………

  北玄宫后寝殿,作为被皇上最后召幸的霍婕妤,此时洗漱完毕,在寝殿内等候萧风奕前来。

  她百无聊赖,一会站,一会坐,一会躺,时不时走到殿门朝外张望,问一遍陛下何时会过来。

  候着伺候的太监宫女只说不知。

  霍婕妤被敷衍的烦了,怒道,“那陛下一般什么时候过来?”

  奴婢就是奴婢,便是在北玄宫当差,明面上还是不能够忤逆上意,是以一众宫人听得她发火,只能跪下请罪。

  心里却免不了嘲讽。

 文学

  如今的后宫,皇后他们见的多,但没近身服侍过,虽然传言皇后难伺候,但人家是皇后,有端着的资本啊!

  接下来是葛皇贵妃,名副其实的名门贵女,温婉大方。

  林采女虽也是大家出身,但可能因为是庶女,举止小气一些,但为人和善。

  至于武、曹两位婕妤,与霍婕妤算是同出武将之家,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一个大气、一个活波,没有仗着身份高贵,拿他们撒气。

  就这个霍婕妤,脾气暴躁还蠢。

  不过硬要夸的话,也不算毫无可取之处。

  好看,虽然其他几位贵人也好看,但她生得格外美。

  一双狐狸眼魅惑动人,算是这后宫,美貌仅次于皇后的美人。

  霍婕妤看伏跪在地上的众人,更为恼怒,“本婕妤听得耳朵都要生茧了,除了说不知,该死,你们会不会说点别的。”

  “教习姑姑应曾教导,说妄议陛下是宫中大忌。”

  霍婕妤没听出声音从哪传出,直接骂道,“哪来的贱婢,胆敢说教本婕妤。”

  话音刚落,她便看到一身玄色龙纹常服的萧风奕从外走进来,身后的陈平喝止道,“放肆。”

  霍婕妤慌忙跪下,“嫔妾该死。”

  萧风奕抬手制止陈平,“不知者无罪,你们都下去吧!”

  一众转跪向萧风奕的宫人们应诺,鱼贯而出,陈平最后退出去,让候在殿门口的两个小太监,关上了门。

  萧风奕坐到龙床上,道,“起来吧!”

  霍婕妤后悔没给皇上留个好印象,不敢起身,“嫔妾有罪,不敢起。”

  萧风奕沉声,一字一顿道,“朕叫你起。”

  霍婕妤忙认错,才站了起来。

  萧风奕道,“走过来些。”

  霍婕妤照做,萧风奕又道,“抬起头来。”

  萧风奕见过很多美人,他不是耽于美色的人,眼前的美人勾人,却勾不了他。

  他问道,“是你对皇后安排进御之序有意见?”

  萧风奕知道顾露晚突然整出了以抓阄来定进御之序,必有诱因,他没问,但见过几人,他心里也猜出了七七八八。

  霍婕妤吃了一惊,眨眼,埋头道,“嫔妾……”开口却说不说个所以然。

  萧风奕笑了笑,“朕是会吃人吗?”

  霍婕妤抬头看向萧风奕,虽然她听到的每一句话都不算和悦,但她看到的人,自始神色温和。

  霍婕妤摇了摇头。

  “那何必怕朕。”萧风奕笑道,“你的性情,朕很喜欢。”

  霍婕妤懵住,随即大喜,“谢陛下夸赞。”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