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田里有桃花全:快感娇喘呻吟润滑高潮

谁料江珊却告诉他李嫚出去了,“你妈有事出去几天,暂时回不来。”

  “江姨你知道我妈去哪儿了吗?”江澈着急,他怕李嫚为了躲避他才出去的。

  江珊摇头。

  江澈像泄了气的气球,他决定去找江父。

  江父的办公室宽大敞亮,干净整洁。

  父子两人随时能擦出火花。

  “爸,我不明白一件事。”

  江父以为他是说孙小茹的事,“江澈,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有太多的诱惑。将来你就会明白,你也别怨我。”

  江澈不赞同江父的说法,前世他也成功了,所谓的诱惑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我只知道成功的男人背后会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而不是简单的一句诱惑就可以掩盖你犯下的错误。”

  江父喝了口茶,对江澈做出承诺,“你放心,我的公司只能由你来继承,我也只会让你继承。”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事。”江澈不想和江父继续讨论继承人的问题。

  江父沉默,示意江澈继续。

  “沈雄出狱了。”

  “你说过一次了。”

  江澈深吸一口气,“爸,妈说不想我亲手把你逼上绝路。”

  “说说吧,为什么想调查当年的事。”江父随意靠着座椅。

  “我只是想还沈雄一个公道。”

  江父听完他的理由,有点失望。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看看吧。”

  江澈看到照片上的内容,瞳孔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父。

  没多久就气冲冲破门而出,离开江父办公室。

  李嫚独自坐大巴车来到偏僻的村落,逢人就问,“请问赵杰家住哪儿?”

  路人纷纷摇头。

  刚开春没多久,又是偏僻的地方。冻的李嫚脸色青紫,双唇泛白。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可她仍然没有放弃,继续往前。

  好不容易找到赵杰,可早已物是人非。现在的赵杰已经不是当年的赵杰了。

  一间破旧的小屋,几张老旧的桌椅板凳,一块摇摇欲坠的黑板,差点握不住的粉笔头。

  小屋里却书声琅琅。

  李嫚惊讶所见所闻,耐心的在屋外等学生放学。最后走出来的是一位质朴的老师。

  “赵律师。”

  男人闻言脚步一顿,随后像没听见一样离开。

  李嫚慌了神,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赵杰。”

  赵杰停下脚步。

  “沈雄的事,我们能谈谈吗?”

  见他停下,李嫚道出来意。

  赵杰自嘲般笑了,“有什么好谈的。”

  一直到离开,赵杰不曾看过李嫚一眼。

  李嫚也不灰心,重振旗鼓跟了上去,反正她来的目的就是要把赵杰带回去。

  江澈时间有限,假期结束就得回学校上课。高三的时间很紧迫,虽然他胸有成竹,却也得遵守纪律。

  顾嫣自从被江澈训了以后,有一段时间没去找他。可如今和江辰联手,想对江澈打击报复。

  年少无知,经不起打压,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她由爱生恨。终其缘由,不过是那点可笑的自尊心罢了。

  像江澈这种耀眼的人,走到哪儿都有人芳心暗许。

  青春期悸动的荷尔蒙总是无处发泄。

  江辰看在眼里,心中嫉妒。江澈不仅成绩比他好,还得到江父的偏爱。现在更是夺走了属于他的光辉。

  在他没来一中之前,那些少女口中讨论的都是江辰,不仅因为江辰家里有钱,还有他出色的外貌。

  可如今听到的全是关于江澈,心有不甘。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江辰可是深信不疑。

 文学

  终于到了周五,江辰的计划开始了。

  沈清和程芸相约回阳平,丝毫没有注意被人尾随了。直到程芸到站下车,那群人才接近沈清。

  公车上人很多,几个混混故意挨着沈清站一起。为首的靠近沈清,拿出一个硬物抵在沈清后腰。

  沈清吓得不敢动弹,准备叫人。

  那男人低着头,小声说道:“别出声,否则下一次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沈清果然被吓住了,乖乖听话。

  “下一站下车。”

  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屁股,沈清慌了。下车的地点刚拆迁,基本没有人会来这。

  几个混混带着沈清去到一处拆迁房附近。

  带头的男人玩弄着手里的小刀,“你也别怨哥几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本分。”

  “你们想干什么?”沈清太过于害怕,说话都在颤抖。

  “也不做什么,只是给你点颜色瞧瞧。也让哥几个好交差不是。”

  说完几人对视大声笑了出来。沈清听着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身鸡皮疙瘩。

  几人上下打量着沈清。

  现在沈清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脸蛋也长开了。胸前鼓鼓的,很饱满,不由引起这些人的邪念。

  几人走近沈清,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污秽。

  “等一下。”沈清双手死死拽住肩上的书包带。

  为首的男人也沉得住气,“还有什么想说的?”

  “大哥,我,我还是第一次。咱们换个地方行不?”

  “哈哈。”

  “想不到还是个雏。”

  带头的男人很满意,制止其他人,自己走近沈清。

  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小妹妹你别怕,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大哥,我不想和他们,就我们俩好不好?”

  沈清在策划如何逃走。

  “行,依你。”

  男人带着沈清越走越远,剩下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啊。”

  远处草堆里传来杀猪般的尖叫。

  沈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捂着裆部在地上来回翻滚,疼痛难忍。想也不想撒开腿就跑。

  见状不对,几个混混赶到自家大哥身边。关心问道:“大哥你还好吧?”

  “好你妹,给我追,把她带回来。臭娘们看我不玩死她。”

  躺在地上的男人见几人没动静,气急败坏,“追啊。”

  “哦。”

  几人这才追了出去。

  沈清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发了疯似的不停奔跑。

  看到有人,想也不想就跑过去。可谁知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花臂哥刚出来没几天,和一众兄弟出来散心。也没想到这么快就会遇见沈清。

  “救,救救我。”沈清上气不接下气,说完弯腰大口大口喘气。

  花臂哥身边人阴阳怪气,“哟,还以为谁呢?这不把华哥送牢里那小姑娘吗?”

  沈清抬眸,看到熟悉的面孔。也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花臂哥再坏也只是要钱,落入那群人手里说不定小命都没了。

  “只要你救我,我愿意给你钱。”

  花臂哥不屑,冷笑一声,“你凭什么以为有钱我就会帮你?”

  “你之前不就是要钱吗?”沈清天真的看着他。

  不说还好,一说花臂哥想到就觉得憋屈,转身离开,不打算多管闲事。

  沈清着急,快要哭了,无助和害怕让她恐慌不已。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被他们带走。”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