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俞贺朝第一次做肉车 丰满尤物极度颤抖潮喷

却见李慕白接到后台拿上来的诗文,先看了一遍,身体微颤,“这……”

    全场之人都发觉他的异样,凤姐好奇道:“李慕白先生怎么了?”

    “好词!真的是好词啊!”李慕白激动的说道:“我平生还未拜读过如此佳作呢?”

    众人一笑,李慕白好假啊,没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李慕白面色凝重的双手捧起诗词,缓缓念读道: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伊人蓦然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原词是主要写的对故国的思念之情,不符合现在的场景,所以林飞稍微改动了一番,把思国情怀,改成了儿女情长的思念之情。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

    李慕白念完,喃喃道:“好词啊……”

    他虽然精通国文,更精通于文章研究,但在诗词一项也却不算顶尖,只能说的过去,真要和那些诗神相比,他当然甘拜下风。

    此刻,他觉得写这首诗词的人就是诗神。

    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首优美的诗词显然也完全征服了他们。

    那些不服气的文人们也都闭口不言。

    李慕白高声说道:“大家以为,这首诗词当不当得第二名?!”

    “当得!”

    “那有人不服气吗?”李慕白笑道:“不服气的人就亮出你的诗词和这首比一比,让大家评判一下,到底哪一首更好。”

    众人默不作声了。

    李慕白得意洋洋,虽然不是自己所写,但这可是捧场月如姑娘的,他当然高兴。

    他这种深情倒让别人越发相信这首诗词时他所作。

    东辽青年诗鬼江书名突然站了起来。

    李慕白眯着眼睛笑道:“原来是江大才子啊,怎么,江兄自认为自己的诗词可以于此诗相比,那不妨亮出来给大家鉴赏鉴赏如何?”

    “慕白兄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不服,我只是想,兄台这首诗写的非常好,在下相当服气,所以,更想看看兄台写的排名第一的诗词。”

    “对啊,我们也想看。”

    李慕白也懒得解释自己非思雪了,既然思雪不出来,那自己就代他接受众生的敬仰吧,反正以后,真正的思雪亮相,别人也不会说自己是冒名顶替,毕竟自己自始至终也没承认自己是思雪啊。

    “好,请出思

    “是啊,少爷可是调查了他很多资料的,那么,少爷,你认为他是思雪或者东风雨,还是同一个人?”常无极问道。

    “只是有可能,毕竟他已经十多年不玩音乐,不动笔杆子了,他的水平应该只降不升,能在这种地方崭露头角的话,他的水平好像还达不到。”西门风说道:“不过,我看好像也不是李慕白,更不是那个范家的饭桶,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他们一定令请了高明。”

    两人点点头。

    却见李慕白接到后台拿上来的诗文,先看了一遍,身体微颤,“这……”

    全场之人都发觉他的异样,凤姐好奇道:“李慕白先生怎么了?”

    “好词!真的是好词啊!”李慕白激动的说道:“我平生还未拜读过如此佳作呢?”

    众人一笑,李慕白好假啊,没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李慕白面色凝重的双手捧起诗词,缓缓念读道: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伊人蓦然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原词是主要写的对故国的思念之情,不符合现在的场景,所以林飞稍微改动了一番,把思国情怀,改成了儿女情长的思念之情。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

    李慕白念完,喃喃道:“好词啊……”

    他虽然精通国文,更精通于文章研究,但在诗词一项也却不算顶尖,只能说的过去,真要和那些诗神相比,他当然甘拜下风。

    此刻,他觉得写这首诗词的人就是诗神。

    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首优美的诗词显然也完全征服了他们。

    那些不服气的文人们也都闭口不言。

    李慕白高声说道:“大家以为,这首诗词当不当得第二名?!”

    “当得!”

    “那有人不服气吗?”李慕白笑道:“不服气的人就亮出你的诗词和这首比一比,让大家评判一下,到底哪一首更好。”

    众人默不作声了。

    李慕白得意洋洋,虽然不是自己所写,但这可是捧场月如姑娘的,他当然高兴。

    他这种深情倒让别人越发相信这首诗词时他所作。

    东辽青年诗鬼江书名突然站了起来。

    李慕白眯着眼睛笑道:“原来是江大才子啊,怎么,江兄自认为自己的诗词可以于此诗相比,那不妨亮出来给大家鉴赏鉴赏如何?”

    “慕白兄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不服,我只是想,兄台这首诗写的非常好,在下相当服气,所以,更想看看兄台写的排名第一的诗词。”

    “对啊,我们也想看。”

    李慕白也懒得解释自己非思雪了,既然思雪不出来,那自己就代他接受众生的敬仰吧,反正以后,真正的思雪亮相,别人也不会说自己是冒名顶替,毕竟自己自始至终也没承认自己是思雪啊。

    “好,请出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啊,少爷可是调查了他很多资料的,那么,少爷,你认为他是思雪或者东风雨,还是同一个人?”常无极问道。

    “只是有可能,毕竟他已经十多年不玩音乐,不动笔杆子了,他的水平应该只降不升,能在这种地方崭露头角的话,他的水平好像还达不到。”西门风说道:“不过,我看好像也不是李慕白,更不是那个范家的饭桶,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他们一定令请了高明。”

    两人点点头。

    却见李慕白接到后台拿上来的诗文,先看了一遍,身体微颤,“这……”

    全场之人都发觉他的异样,凤姐好奇道:“李慕白先生怎么了?”

    “好词!真的是好词啊!”李慕白激动的说道:“我平生还未拜读过如此佳作呢?”

 文学

    众人一笑,李慕白好假啊,没这么自己夸自己的。

    李慕白面色凝重的双手捧起诗词,缓缓念读道: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伊人蓦然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原词是主要写的对故国的思念之情,不符合现在的场景,所以林飞稍微改动了一番,把思国情怀,改成了儿女情长的思念之情。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

    李慕白念完,喃喃道:“好词啊……”

    他虽然精通国文,更精通于文章研究,但在诗词一项也却不算顶尖,只能说的过去,真要和那些诗神相比,他当然甘拜下风。

    此刻,他觉得写这首诗词的人就是诗神。

    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首优美的诗词显然也完全征服了他们。

    那些不服气的文人们也都闭口不言。

    李慕白高声说道:“大家以为,这首诗词当不当得第二名?!”

    “当得!”

    “那有人不服气吗?”李慕白笑道:“不服气的人就亮出你的诗词和这首比一比,让大家评判一下,到底哪一首更好。”

    众人默不作声了。

    李慕白得意洋洋,虽然不是自己所写,但这可是捧场月如姑娘的,他当然高兴。

    他这种深情倒让别人越发相信这首诗词时他所作。

    东辽青年诗鬼江书名突然站了起来。

    李慕白眯着眼睛笑道:“原来是江大才子啊,怎么,江兄自认为自己的诗词可以于此诗相比,那不妨亮出来给大家鉴赏鉴赏如何?”

    “慕白兄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不服,我只是想,兄台这首诗写的非常好,在下相当服气,所以,更想看看兄台写的排名第一的诗词。”

    “对啊,我们也想看。”

    李慕白也懒得解释自己非思雪了,既然思雪不出来,那自己就代他接受众生的敬仰吧,反正以后,真正的思雪亮相,别人也不会说自己是冒名顶替,毕竟自己自始至终也没承认自己是思雪啊。

    “好,请出思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