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不想让抽出来:一根手指就让你叫成这样

 抛开朱晓燕的身份不提,也抛开一切的人情世故,我们几个人其实相处的挺愉快的。

    夜幕慢慢袭来,月亮取代了太阳,星星们也从深蓝色的天穹里闪现出来。

    山里的夜格外静谧,如果大家都不说话,那么就只剩下山林里的生物们所发出的叫声,以及篝火噼里啪啦的声响。

    偶有一只灌,或者老鼠窸窸窣窣地从不远处的草地上飞快地溜走。

    我在想,这么独特的山中之夜,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发生呢?

    大家一边吃着烤肉,一边喝着茅台,一边畅聊。

    南海北地地谈论着,但是都没有谈及工作相关的事情。

    连喝了几杯,大家的谈性似乎更浓了。

    李立阳一边抽着烟,一边仰头看向天空,感叹道:“这是多么宁静的夜晚啊!诗仙李白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要我说,想今晚这样把酒言欢的快乐时光,实属难得!”

    我接话道:“李白还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所以咱们应该享受当下,李总你说对吧?”

    李立阳冲我一笑,然后端起酒杯和我单独碰了一下。

    就今天和李立阳相处来看,我跟他真的很有话聊,不管是谈论什么,我都能附和上。

    而李立阳也对我表示很欣赏,甚至还一个劲的在朱晓燕面前夸我。

    喝下这杯酒,李立阳又不吝啬的向我夸赞起来:“小飞可真是有文化啊,燕姐,真没想到你身边还有这样有文化的人。”

    朱晓燕似乎都有些没想到,我当然也只是讪讪一笑说:“李总说笑了,我就是平时没事时喜欢翻翻书看,比起李总还是差远了。”

    朱晓燕笑笑道:“李白我也知道啊,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是他写的吧?”

    大家都笑了起来,当然不是嘲笑的意思。

    李立阳又向我们问道:“那你们可知道李白这个名字是怎么由来的吗?”

    朱晓燕接话道:“这个我知道,据说是他自己取的,对吗?”

    李立阳点点头道:“没错,不过燕姐你可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给自己取这个名字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小飞,你知道吗?”李立阳又将目光投向我。

    我讪讪一笑道:“我知道也不多,据说是李白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还没想好合适的名字。那年春天,李白的父亲对妻子说:我想写一首春日绝句,只写两句,你母子一人给我添一句,凑合凑合。其中一句是‘春风送暖百花开’,一句是‘迎春绽金它先来’。”

 文学

    当我说到这儿,李立阳的眼睛亮了一下,面露欣喜之色,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继续说道:“李白的母亲想了想就说:火烧杏林红霞落。李白等母亲说罢,不假思索地向院中盛开的李树一指,脱口说道:李花怒放一树白。”

    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李白的父亲一听,拍手叫好,心里想到这句诗的开头一字不就是自家姓吗?这最后一个白字用得正好,正说出一树李花圣洁如雪。于是,他就给儿子起名叫李白。”

    等我说完,李立阳双手一拍,颇为欣赏的看着我说:“不错!真是一字不差啊!”

    我摆手,谦虚一笑道:“李总过奖了,只是这个我刚好知道。”

    朱晓燕插话道:“这么巧吗?你怕不是刚才拿出手机查询的吧?”

    我很是无语道:“燕姐,你有看见我动手机吗?”

    李立阳又讪笑道:“燕姐,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啊!即使小飞是凑巧看到这个故事,可如果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即使现在给他看一遍,他也未必能记住。”

    李立阳这话说得朱晓燕完全接不上话了,不过再看她时,她却一脸欣慰的样子。

    虽然朱晓燕一直在否定我,可是在她这里,我始终是她的人,我这是在给她长脸啊!

    这时,李立阳又对我说道:“小飞,你这么有文采,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环境工作啊?”

    我深感惊讶,还没等我说话,朱晓燕便接话道:“李总,您这是要挖走我的人呀?”

    李立阳笑笑道:“我只是惜才,如果燕姐不愿意那就当我没说过。”

    朱晓燕却说道:“没关系的,李总,只要你想要我可以把他给你,但是还得他自己做决定。”

    这下又把球抛到我这里了,李立阳也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沉默了稍许后,才说道:“抱歉李总,我或许没你说的那么有文采,我就是一粗人。”

    李立阳扬了扬手道:“没关系,你这么选择我也挺欣慰,不过改日一定与你一醉方休!”

    这话说的我都很不好意思了,再偷偷看了一眼朱晓燕,她仍是一脸的欣慰。

    我摸着鼻子,迎着李立阳的目光,笑了笑道:“承蒙李总的厚爱!”

    大家围着篝火又聊了一会儿,月亮突然钻进了云层里去了,深蓝色的夜空顿时变得幽黯起来。

    突然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这山里的天,就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了。

    好在大家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奔波了一天也都累了。

    我们一共四个人,四个帐篷。

    将东西都搬进帐篷后,都各自向各自的帐篷走去。

    雨还在下,篝火已经熄灭,除了帐篷边有一盏营灯之外,似乎天地间黝黑一片。

    帐篷的门缝处透射出一圈光亮,在雨夜里,那灯光显得十分诱人。

    我坐在帐篷边上,很快地吸了一支烟,然后钻进了睡袋里。

    想起今天经历的事,却毫无睡意。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