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乱惀小说怀孕:狗狗太大了会撑坏的

我急切的向她问道:“燕姐,怎么了?”

    她一脸不悦的冲我道:“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我……我这不听到你在叫么?出什么事啦!”

    她仍不说话,我也拿她没办法,只好退出了她的帐篷,一边对她说道:“行,我出去。”

    刚退出帐篷,她又叫住我:“等等。”

    “又怎么了?”我又无奈的返回她的帐篷。

    她抬起脸,眼中含着一种痛楚,还带着一丝羞耻感说道:“我……我被咬了……”

    我随之一愣,向她问道:“被什么咬了?咬哪儿了?”

    “不知道什么东西,总之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她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被什么咬了你也不知道,那被咬到哪儿了?给我看看伤口吧。”

    她低头不语,表情难堪,眼中又掠过一抹羞耻感。

    见她这样子,我好像明白了,多半是咬到胸口位置了,因为她的手一直按在那里。

    我又对她说道:“我跟你说,山里的东西多半是有毒的,你最好给我看看伤口,我才能分辨是被什么咬的……万一是毒蛇,那就惨了!”

    “应该……不是蛇,我也说不清楚……我当时睡着了,它冲我脖子里爬进去的……然后、然后……”

    从她这隐忍的痛楚表情来看,伤口一定是有毒的。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急忙奔上前,蹲在她面前对她说道:“你让我看一下啊!如果有毒,必须尽快处理的,你再拖就处理不了了。”

    朱晓燕不是那种很内向的女人,她只是不愿意给我看而已。

    我真有些无奈了,只见她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而且白中透着微紫,嘴唇也是红里透着紫,苍白的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渗出。

    经过我多年的户外探险经验看来,这就是中毒的迹象!

    我也不等她给我回答了,直接冲过去,用野蛮的方式将她拉了过来,然后一把将她的保暖内衣从肩膀上往下一滑。

    整个雪白的肩膀瞬间露在我的眼前,还有她胸膛的一片雪白。

    多美的形状,像一件品相极好的白玉。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气血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此刻,我要是再说自己毫无邪念,那我一定是虚伪的。

    可当我的目光落在她左胸上角时,我所有的邪念顷刻间烟消云散,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从这伤口的形状来看,我一时也有些分不清是什么东西所致,但能肯定的是咬她的东西一定有毒。

    那里有一小片洪总了,局部的肌肤轻轻隆起,红肿中心处呈暗紫色,就像淤血那种暗紫色。

    我靠近,俯身,仔细端详着那伤口,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所致。

    朱晓燕一直保持着一种姿势不敢动,她将连瞥向另一侧,紧咬着下唇,看得出来已经很难受了。

    如果是其她女人,估计现在早已经被吓哭了,可她朱晓燕好歹也是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人,没那么娇气。

    “你凑那么近干什么啊?”朱晓燕忽然开口问道。

    “我不不看清楚是什么咬的,我怎么帮你治疗啊?”

    “你去打卫星电话给俱乐部那边的工作人员,叫他们派医生来啊!”她急声道。

    “来不及了,我跟你说,你这伤口不简单,有毒的。”

    要是别人,早就被我这句话给吓晕了,可朱晓燕却沉声向我问道:“那怎么办?”

    “你别动,我好像知道是什么咬的了。”

    没错,我看出来了,从这伤口来看,不是蛇也不是其它什么生物,而是蜘蛛。

    是的,只有蜘蛛咬的伤口才会是这样,曾经我们一起探险的一个队员也是被毒蜘蛛所咬,就是这种伤口。

    我还记得的上次是怎么处理的,当时也没有多想,将心一横,便直接将脸朝她胸前的伤口贴了过去。

    有淡淡的好闻的香气……

    她转过脸来,又羞又急的看着我,眼中被惊愕充满了。

    我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嘴巴凑了上去!

    “你……你干什么!你……”朱晓燕被我吓坏了,不断伸手将我往外推。

    她的力气本身挺大的,可现在中毒了虚弱得厉害。

    我不顾她的反抗,继续用力吸允着伤口,将里面的毒血全都吸出来。

    我记得上次我们那个队员被毒蜘蛛咬伤就是这么处理的,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可朱晓燕却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以为我在非礼她,她不断把我往外推。

    边推,还边冲我大骂道:“滚开啊!你给我滚啊!……”

    我依旧没有管她,吸一口就往外面吐一口,再吸,再吐,一直重复着……

    渐渐地,她不再挣扎了,因为她知道我不是在非礼她了。

    我没吸一下,她的身子都要微微战栗一下,鼻唇还嘤咛一声。

 文学

    直到我认为把伤口的毒液全都吸干净了,我才停了下来。

    她的脸色还是很苍白,没那么快好的,只是这样能有效防止毒液继续往身体里蔓延。

    我也不敢多停留,奔出她的帐篷后,就跑去小溪边,蹲在溪水边上喝了一大口水。

    我知道我必须要将我嘴里的毒液漱干净,否则我就会有危险。

    连续漱了好几口后,我才缓和过来,想起还在帐篷里的朱晓燕,她的伤口还需要做一些处理,不然还是会受到感染,导致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不敢停留,又急忙跑回帐篷找到手电筒,再次来到朱晓燕的帐篷前,我对她说道:“你千万不要睡,多喝水,我去给你找点治疗伤口的东西。”

    “咱们上山时,不是带着急救包吗?”朱晓燕向我问道。

    “那急救包里的东西不管用,我都看过了。”

    “那在这深山老林里能找到什么东西?”

    “这个你就别管了,记住我说的,不要睡着,要多喝水,等我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7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