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小时要了我3次:我和丰满麻麻的幸福生活

 朋友挠了下头说,“我也是才回来,我妈和她拌了几句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说是咋回事?”

    我点点头,没有理会朋友,只是看着檀香烟往一个地方飘,我顺着烟雾出门,在跨过门廊时,回头问朋友,“你岳父去世多久了?”

    朋友吃了一惊答,“三个多月,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干这一行,当然知道的。”说完,我就盯着他家的窗台,那边一直影影绰绰的闪动,我心里也就有了底,踩灭了烟头,拉朋友回到了屋里,对朋友说,“你爱人是受刺激导致的失心疯,别的你也别问,我告诉你怎么做。”

    朋友点头,我接着说,“我等下慢慢的接过孩子,你接着背上你爱人,让你母亲拿些冥纸给我,你父亲开我的车,我们去外面一趟,剩下的交给我就好了。”

    朋友点点头,也不多问,我过去拍了他爱人头顶三下,慢慢的接过孩子,而朋友爱人也不再那么闹了,他背起她,我把孩子抱到其它屋子,拿着纸去了外面,然后到了刚刚的窗台上扫了几下,嘴里说,“跟我走吧!”

    就这样,我们上了我的车,后告知朋友父亲开到很远的一个路口,我也下了车说,“我会在路口西北角烧掉这些纸,如果我烧完这些纸,你爱人大哭一场,那就好了!”

 文学

    朋友继续点头,我下去走到路口西北角,燃了纸张,等着纸燃尽时,我回到车边,听到了朋友妻子的一边大哭一边喊着爸爸。

    我不喜欢哭声,所以点了根烟,默默的离开了一段距离,等到第二根烟燃尽时,我回到了车里,朋友妻靠着朋友已睡着了,朋友使眼色问,“怎么样?”

    我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朋友看我喝了酒,送我回了家,并且给了我一些修车钱,我最后也没有要,他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淡淡的答,“人家父母都不在了,即使不爱,也对人家好点,这样‘他们’在九泉之下,也能放心了。”

    朋友点点头,我们再无言语……

    爱并不会因为离开而放弃,保持着爱的信念,直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份爱,依然存在。留下真正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大道理,就足够了。人生一世,或如草木一秋,又如蝼蚁几日,因为学会了博爱,教会别人博爱,这段旅程是值得的!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5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