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PO四个男主:扶着美妇的腰干白屁股

读者们知道,必须学会包容。

  否则,肯定会被白洁气得吐血。

  “书名叫什么?”

  众人不再吐槽,急忙点开小说。

  书名——胜天半子!

  众人一愣,胜天半子?这是什么意思?

  “她写的肯定是围棋。”

  “胜天半子,好大的口气。”

  “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胜天半子。”

  很多读者起了好奇心。

  君无双眼前一亮:“胜天半子?有意思。”

  “围棋?”

  唐九目光一闪,他倒要看看,白洁到底写了什么。

  罗坤推开古越的门,“越哥,他的小说发布了。”

  古越眼前一亮,“写的什么?”

  罗坤缓缓说:“胜天半子!”

  古越色变。

  这一夜,棋痴古越没有研究棋局,而是看起了小说。

  书中。

  西庄有个棋痴,人们都称他为浑沌。

  浑沌对万事模糊,惟独精通围棋!

  他真的很痛苦。

  因为找不到对手,他非常孤独。

  没办法,他只好跟自己下棋。

  南三十里有个小村叫官屯,住着一位小学教师,是个围棋国手。

  两人惺惺惜惺惺,英雄识英雄,成为至交。

  后来的日子里,教师常把一些棋界事情讲给他听,讲到近代扶桑围棋崛起,远胜夏国,浑沌露出鲁莽性,破口骂道:“妈的,杀败扶桑!”

  君无双赞叹:“好一个杀败扶桑!”

  “好一个杀败扶桑!”

  无数人赞叹。

  古越也看的热血沸腾。

  他没说话,但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出,他杀气凛然。

  书里,笔锋一转,讲起了浑沌幼时的经历。

  儿时,一个瘸子老塾师教会他围棋。

  几年的自然灾害,先生饿死了。

  浑沌自生自长,跑野山,喝浑水,长成了一条铁汉。

  他的棋浑然天成,有一股巨大的蛮力,常在棋盘上搅起狂风骇浪,令对手咋舌!

  无论再坚实的堡垒,他强攻硬打,势必要将其摧毁!

  官屯教师常常感叹:“这股力量从何而来?国家队若是……”

  文化交流团的人看到这里,纷纷沉默。

  尤其是罗坤,他不禁感慨:“哎,我们就缺了他的这股蛮气。”

  书中,转眼之间到了腊月三十。

  时值黄昏,漫天大雪。

  浑沌出门,迷失了方向。

  借着月光,他发现自己在一处山坳,平整四方,如棋盘。

  平地一侧是刀切般的悬崖,周围黑黝黝大山环绕。

  浑沌晓得这地方,村里人称作迷魂谷。

  陷入此谷极难脱身,更何况这样一个雪夜!

  “妈的,不能在这儿冻死!”

  浑沌转过几个山角,隐约看见亮光。

  急赶几步,来到一座雅致的茅屋前。

  浑沌大喜:“得救了!”

  他莽莽撞撞举拳擂门。

 文学

  屋里有人说:“是你来了,请!”

  浑沌进屋,迎面摆着一张大床,蚊帐遮掩,看不出床上躺着何人。

  “什么毛病?冬天怕蚊咬?”他心说。

  “你把桌子搬来,吾与你下棋。”蚊帐里传出病恹恹的声音。

  “有了避风处,还捞着下棋,今晚好运气。”

  但浑沌又有几分疑惑:“听口气那人认得我,却不知是谁。”

  “浑沌,你不必张望,下棋吧!”蚊帐里的人开口。

  “老师高手,饶我执黑先行。”浑沌不敢托大。

  蚊帐中人并不谦让,默默等他行棋。

  浑沌思忖良久,在右下角置一黑子。

  蚊帐动动,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

  浑沌觉眼前一亮!

  那人落子棋盘中央。

  浑沌大惊:“这全不是常规下法!哪有第一着占天元位置的?”

  他伸长脖颈,想看看蚊帐里究竟是什么人。

  “你不必张望,你见不到我。”

  声音绵绵软软如病中吟,比女子更细弱,但又带着仙气,仿佛从高远处传来,隐隐约约却字字清晰。

  这声音叫浑沌深感神秘,暗叹今夜有了奇遇。

  浑沌抖擞精神,准备一场好战!

  棋行十六着,厮杀开始。

  转瞬之间,浑沌陷入绝境!

  浑沌额上沁出一层汗珠,心中狂呼:“来吧!拼吧!”

  左上角就是决战场!

  然而很快,他再次陷入绝境。

  蚊帐后面的人,简直不像是人,棋力强的离谱。

  危急关头,一阵阴风扑开门,瘸瘸拐拐进来个老先生。

  浑沌闻声回头,居然是那死去多年的私塾先生。

  既已死,怎么又在这荒山僻野露脸?实在太蹊跷了!

  紧急中,浑沌顾不得许多:“老师,老师,帮我一把!”

  私塾先生瘸行至桌前,捻着山羊胡子俯身观棋。

  阴气沉重,灯火如豆。

  那白臂翘起食指,对准罩子灯一点,火苗倏地跳起,大放光明。

  老先生一惊,身子翻仰,模样十分狼狈。

  帐内冷笑了一声,似在嘲讽。

  浑沌心中愤愤:“这局棋,一定要赢!”

  瘸子先生似乎知道对手不是常人,一招手,门外进来了他的同伴,是古时的一个围棋大师。

  紧接着,又有其他几个朝代的围棋大师进入草屋。

  最后,春秋时代的弈秋进屋。

  围棋史上的英豪们全都来齐了。

  浑沌端坐桌前,目光集中在那只手上。

  那只手,如同天地主宰的手!

  浑沌明白,他是在与无法战胜的对手交战。

  但,他想赢,一定要赢!

  大师们皆不言语,神情肃穆。

  浑沌的穴位被一人一指按住,他顿时觉得脑子清明,心中生出许多棋路。

  他拿起黑子,毅然投下。

  突围开始。

  这一刻,就好像两位立在悬崖边上的绝世剑客,各自抽出寒光闪闪的宝剑,开始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斗。

  围棋在此显示出慷慨悲歌的阳刚之美,它不是温文尔雅的游戏,它是一场血肉横飞的大搏杀!

  历代棋圣们绞尽脑汁,指点浑沌。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6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