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大凶器全文 跪下含好不许吐出来

“放心,没什么大问题,野山参不是寻常草药,有些事情要多多了解才行,价格也不那么容易谈拢的,这都是正常的。

  我们在此地多年,对温家早有了解,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且等等就行。

  木姑娘要是有什么别的事,可以先去做事,做完再回来等也可。”

  木婉青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这样,确实不能一直把时间浪费在等待上。

  于是向黄师傅询问了镇上书坊书铺的位置,便先离开医馆去买医书了,估计等她买完医书回来,白大夫也该回来了。

  黄师傅给的位置果然和她上次去的那书坊的位置不同,找过去是家书肆,接地气很多,人也不少,衣着都很朴素。

  木婉青上前去向书肆老板询问了书单上的几本书,询问的前四本,三本都有。

  老板人也很和善殷勤,“姑娘,这三本书我给你找来了你看一下。

  这本贵些,要一两半银子,另外这两本加在一起算一两银子就行,三本一共是二两半银子。”

  木婉青接过书翻了翻,第一本稍厚一些,约有她的手掌厚,另外两本都较薄,连上本的一半都没有。

  这还是医书,少有较厚的,而书塾学的那些四书五经,可都是极厚的,单从这一方面来看,买书的价格就少不了。

  想要供应一个读书人要花的钱更少不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寻常学子花在买书,买笔墨纸砚上的钱,不比束脩少。

  她付钱买下了这三本书,又继续问了书单上其他的七八本书,老板回答其中的五本都有。

  虽然她现在有上千两银子,但身上一般只带个三两左右,这足够应付目前她绝大部分的需要。

  但今天来镇上本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就不可能带着太多钱。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可以回海棠院去取。

  “那这五本书加起来一共要多少钱?”

  书肆老板低头一阵,道,“要七两银子三百铜钱,要是姑娘都买了,就算七两。”

  木婉青点了点头,“那这五本先在这里放着,我回去取钱来。”

  在老板的应承下,她离开书肆回去取钱。

  回海棠院取了钱一路往书肆去,她心情很是不错,买来这些医书,花时间翻看完,钻研消化一番,便能掌握这方世界绝大部分的是医术。

  如此一来,以后身边人有个小病小灾她便完全能处理的了,不需要依靠别人的帮助了。

  这属实是件好事,值得高兴。

  接着她又开始想这次这支野山参能卖多少钱,钱到手后又该如何安排的事情。

  照白大夫的说法,这支野山参该怎么也少不了两千两银子的,甚至可能更多些才是。

 文学

  这次的钱入手,加上之前的那些,买下农庄是足够了。

  至于买草药种子等的花销,这个不急,可以慢慢来,也不一定立刻就要把整个农庄种满。

  再说,最多一二个月青野药坊的收入就能凑够种子钱。

  不过主要问题该是,她如何处理得了如此多的草药种子。

  一亩地需要十斤草药种子,五百亩地就需要五千斤草药种子。

  而一缕灵力至多能改良个四五斤草药种子,她现在一个月能用的灵力扣除其他必须用的量之外只剩二百缕左右。

  也就是说,她一个月最多改良一千斤草药种子。

  如果农庄要全部种植优质草药的话,一共要五个月的时间才能将全部的种子改良完。

  当然,可以不必这般辛苦,种一部分普通草药就是了。

  但总体来说,几个月的改良种子期跑不掉。

  木婉青轻叹了口气,走进了书肆中。

  见她进来,书肆老板眼睛瞬间亮的吓人,立刻折回柜台提起那早就用布条捆扎好的一摞书。

  “姑娘,这五本可是都要了?”

  木婉青点头,随后取出七两银子来放在柜台上。

  老板立刻将书放到她面前,小心提醒道,“书有些沉,姑娘当心着些。”

  虽然心全都跑到一旁的银子上去了,但老板的表面功夫做的还是很足的,这是他拉拢客人的本钱。

  这些识文断字的书生小姐,最是在意这些,若在他们面前对钱太过热切,反而不好。

  木婉青心中无语,这几本书哪里沉了?

  不过性格使然,她只是平静地接过书,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书肆老板见人走了,忙把银子收起来,心里乐不可支,嘴都笑的要合不拢了。

  一共九两半银子哎!

  放从前这得是书肆三五天的收入,但是这半年来书肆收入锐减,得小半个月才能卖到这么多。

  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买书,是有多少钱才能这样花。

  不过虽然这姑娘长得不错,但是看起来不像是哪家的小姐,而且买的都是医书,莫非是镇上又要开一家医馆了?

  老板想了一通,等下一位客人进来时,就把这些都抛诸脑后了。

  木婉青回到了济民医馆,买书来回花费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但是白大夫还没回来。

  这多少有些不对劲,半个时辰的时候还能说时间太短没谈妥,但现在都快两个时辰了,有必要谈这么久吗?

  黄师傅依旧淡定,反而还有心翻看她买的书,“你买这基本花了多少钱?”

  “七两银子。”

  “那还好,差不多值这个价,没有被坑。这家书肆我之前买过几次医书给孤儿们翻看,价格还算公道,买书可以去。”

  木婉青怀着心事点头,时不时看向门口的方向。

  好在,半个时辰之后,白大夫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白大夫疲惫至极地在桌对面坐下,灌下一杯茶,缓了好一阵才和木婉青对视,说话。

  “木姑娘,这种事是真的不能再来一次了,就这次,我这把老骨头都差点儿搭进去。”

  两人对视着,忽然都笑起来。

  笑的黄师傅莫名其妙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就差直接问,你俩笑啥了。

  白大夫半天才止住笑,和善却认真地说道,

  “为了把这事糊弄过去,我把一切都推到一个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老友’身上去了。

  温家要是顺着我说的去查,保管把他们自己查迷糊了也什么都查不到。

  不过,他们要是从济民医馆这边开始查起的话,即便我们约束好自己人,他们也能查到些什么。

  倒不一定猜到是你,毕竟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只是木姑娘你这般总归不太妥当。

  不若你拜我为师,这样也好有个遮掩。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71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