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地的那些事:丰腴美妇撅着雪白的肉臀

“小莲,你让院里洒扫的小桂带阿牛哥去如厕。再去厨房弄些茶水点心之类的给阿牛哥尝尝。”我朝小莲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人先带出去,我和刘伯要单独聊会儿。

  小莲跟着我这么久,自然是明白我眼神里的含义,忙对阿牛哥说道:“阿牛公子,请随奴婢来。”

  待两人走后,我便朝刘伯问道“刘伯,人都走远了,您谁有什么事情要单独交待吗?”

  “哎,自凰主走后,阿牛这孩子就时常看着个什么东西在那发呆,只要一有人走近,便将东西藏进怀里。后来我才看清楚,那孩子竟私藏了凰主的耳环。想来那孩子自从见过凰主之后便对您存了些心思。我深知那孩子是不可能高攀上凰主您的,所以这才带了他前来找您,名义上是归还您的耳环,实际上是想让他看看自己和凰主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刘伯摇着头说道。

  “刘伯放心,我对阿牛哥只是朋友之谊,待会儿我自会和他说清楚。”我这人就是这样,对于那些喜欢我而我不喜欢的人,我会直接告诉他们,绝不会像有些人一样,吊着他们,让他们心甘情愿地当备胎。

  “那就好,我替那孩子多谢凰主。”刘伯说着就要跪下去,被我给喝止了。

  这动不动就跪的‘不正之风’得好好在凰卫中改一改。

  “听闻前段时日凰主在法业寺遇袭,还受了重伤?”刘伯关切地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现下也好的差不多了。”我如实说道。

  “凰主您之前说不让影古他们跟着您,我就觉得不妥,这次来,也是想跟您说说,还是让影古率暗部的兄弟在暗中保护您,不然老奴觉得不安心阿。”刘伯说着又要跪下来恳求我接受他的提议。他这一激动,就又叫自己老奴了。

  我一把拉住,立即表态:“刘伯说的对,我不该不听您的话的,你放心,回去后您就派影古过来。”

  “好好好,有凰主这句话,老奴也就安心了。”刘伯跪是不跪了,改成抹眼泪了。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对了,刘伯,我之前一直想着在城郊买处宅子,也好接兄弟们下山生活,省的整日里住在那山洞里面。不过,现下我想,咱们不如开个店铺,一来可以赚些银两,二来也方便隐藏身份,您觉得如何?”为了避免像爷爷一般的刘伯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我找了个话题来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当然,这也是我一直想找他商量的事。

  “凰主能为兄弟们着想,老奴甚感安慰”说着又要哭起来。好在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就停了下来。

  “不知凰主可有想好咱们要开个什么样的店铺呢?”刘伯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了很久,不过最终难不倒我,脑中早就有了个不错的主意:“咱们就在杨水河畔开家歌舞乐坊。专门表演歌艺和舞艺,不做皮肉生意。这种地方三教九流都有,也方便兄弟们藏身。而楼里的艺人们,有兄弟们的保护,也不怕有好事者欺压她们。还有就是这种地方容易探听消息,而这些消息对我们有利的话我们可以加以利用。即使已我们无关的话,也可以卖给那些有需要的人,您觉得呢,刘伯?”

  “凰主想的周全,只是不知凰主有没有更具体一些的计划?”刘伯追问道。

  “这些我也想过了,咱们就让莺莺和飞羽来镇场子,有了他们两个,这乐坊也就不愁没有生意。其他的姑娘,我们可以去找,实在不行去别的楼里挖些过来。到时候刘伯您就来做这乐坊的掌柜的,您为人处事老道,阅历丰富,定能将乐坊管理好。”

  “承蒙凰主您看的起,老奴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刘伯说完激动的又要下跪。再一次被我拦了下来。

  我从床头掏出一个盒子,打开放在刘伯的面前“刘伯,我这有些银子,我出门不便,这几日您就带着莺莺和飞羽多去这杨水河畔转一转,看看有哪家青楼做不下去要转让的,咱们就顶下来做。”

 文学

  刘伯看着盒子里的银票,有些局促,不知道该不该拿的样子。

  “这里面也就两万五千两,我知道拿去开店可能有些不够,也只能先紧着这些银子来吧。地方偏些没关系,等咱们赚了银子再换个更大点的地方。”我忙解释道。

  “老奴不是这个意思,老奴知道凰主您已经倾尽全力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奴才更加惶恐啊。您才接任凰主不久,还未给凰卫指派过任务,便把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为凰卫谋生计,凰卫们受之有愧啊。”终究刘伯还是跪了下去,根本都拦不住的。

  “刘伯这是什么话,你们都是我的人,你们好我才能更好,再说了,我这是投资,将来我可指着这乐坊赚大钱的。”我笑着说道,将装银票的盒子塞到他手上。

  “老奴定不负凰主所托”刘伯擦了擦眼泪,郑重地说道。

  “什么不负所托啊”公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忙将刘伯扶到座位上,只是慌忙之中,忘了收起装了银票的盒子。

  “公子,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我心虚地问道,好似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一般。

  “今日衙门没事便回来看看”公子语气平淡地说道。

  “什么呀,他明明是听闻府里有人来找你便着急赶了回来,放着衙门那一堆事不管。”是楚无愿的声音,只见他着形色匆匆地跟在公子后面,像是一直追着公子一般。

  楚无愿的话也成功的换的了公子的一个白眼。

  “就是刘伯来看我呀,有什么不便吗?”我有些不悦地问道。心想莫不是我在这侯府里连会客的权力都没有?

  “只有这位刘伯吗?”楚无愿朝着屋内各处打量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哦,还有阿牛哥,我让小莲带去别处了”我补充道。这才想到公子定是为了阿牛哥赶回来的,这小气劲,不就是做农活比不过人家吗?也太记仇了吧。

  “哦,还有阿牛哥呢。。。”楚无愿一脸暧昧地盯着公子,尾音还拖得特别长。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公子瞪了一眼楚无愿,说道。

  “姑娘拖老夫办的事,老夫一定办妥,天色不早了,老夫也得回去给院里的鸡鸭喂食了。”刘伯见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起身就要辞行。

  “时值正午,不如用了膳再回去吧。”公子说道。

  “是啊,您交代我的事我还没做呢,不如用了午膳再回去吧”我也挽留道。

  “也罢”刘伯最终同意了。

  乘着准备午膳的空挡,我找到了阿牛哥,想要把话和他说清楚,只是还没等我开口,阿牛哥便说道。

  “安姑娘,之前我不知道您的来历,以为您只是一般的农家姑娘,没想到您。。。今日我才知道刘伯说的云泥之别是什么意思。”阿牛哥搓着手,不安地说道。

  看来刘伯的计划是过于成功了。不过这并非我本意,便说道:“阿牛哥,感情这种事是不在乎身份地位的,只在乎两情相悦。我们之间没有可能并不是因为身份有高低之分,相反我也只是个丫鬟,并不是大家小姐,说白了咱们的身份地位都一样。只不过,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所以你没有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那你喜欢谁?苏公子吗?”阿牛哥着急地问道。

  “我曾发誓要一辈子陪在公子身边,所以除非我不在了,否则我是不会离开公子的。”这是我在得知公子为了保护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后,在心里暗暗发下的誓言。不过我还是给自己留了路的,到时候穿回去不在这个世界了就不关我的事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阿牛哥听完垂头丧气地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H, dada,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9lu.com/1367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